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16 年 07 月 24 日

FFx Shirley哭訴兩年性奴血淚史

幸福從來不是必然的。

早就輸在起跑線,卻還是命途多舛!

香港MK女子組合FFx本來就以「騎呢」著稱,四位成員楊澤怡(Shirley)、周葆諭(Christy)、李詩詠(Ceci)及潘穎琳(Mizaki),近日更爆發連串是非,四位成員之中唯一的大學生Shirley,七月初被另外三位成員大數三宗罪並被踢離隊,更指控Shirley帶隊出席飯局,有作不道德交易之嫌。

想不到事情峰迴路轉,早前Shirley接受本刊專訪,激動大爆被經理人何英傑(Sam)逼作性奴兩年的血淚史。無論是否自願,Shirley卻從未拒絕,竟然是因為一個「很天真、很傻」的理由。

「我怕拒絕會被踢出FFx,我好喜歡唱歌跳舞表演,如果被踢出FFx,就會冇繼續做娛樂圈的機會。」Shirley嚎哭說。自小父母離異,缺乏雙親關懷,在兒童之家長大的Shirley,天真的以為找到真愛,誰之卻被棄如敝屣,就連本來情同姊妹的三位成員,現在都恍如仇敵。最讓她傷心的,是不少人懷疑她入行後出賣身體搵快錢。

「我只係想做娛樂圈,但我唔係雞!」兩行眼淚,從她赤紅的雙眼湧出。

幸福從來不是必然的。 早就輸在起跑線,卻還是命途多舛! 香港MK女子組合FFx本來就以「騎呢」著稱,四位成員楊澤怡(Shirley)、周葆諭(Christy)、李詩詠(Ceci)及潘穎琳(Mizaki),近日更爆發連串是非,四位成員之中唯一的大學生Shirley,七月初被另外三位成員大數三宗罪並被踢離隊,更指控Shirley帶隊出席飯局,有作不道德交易之嫌。

 

四十三歲FFx經理人何英傑(Sam),早前亦承認與二十一歲的Shirley曾經有親密性關係。

 

月前FFx四女接受本刊訪問時,就不時出現Shirley(前)被其餘三女孤立的情景,後面三人有說有笑,只得Shirley一個做動作。

 

洩慾工具

騎呢女子組合FFx,早前發聲明宣布拆夥,楊澤怡(Shirley)被踢出局,更被昔日好姊妹數臭,指她脾氣差鬧走贊助商、經常爭做主角扮大家姐,及安排飯局疑為搵快錢等三宗罪,其經理人Sam亦突然宣布離職,但原來這一切,當中都另有內情。

Shirley日前接受訪問,聲淚俱下地控訴,兩年來一直被四十三歲經理人Sam當作性奴,就連月經時都被迫上床,甚至被動粗,更試過迫玩車震。

「佢要我做佢女朋友,但其實只當我係性伴,鍾意就,唔鍾意就鬧,每次收工都帶我去大埔一間時鐘酒店開房,唔肯就話要踢我走,我太攰唔想做就被打,試過嚟M都要做。」

大量慾照

在Shirley與阿Sam「拍拖」期間,據知兩人曾在不同地點拍下大量親密「慾」照,近日就有兩張私密慾照流出,一張Sam和Shirley頭貼頭地親密互攬自拍,似乎當時兩人極之甜蜜,另一張Sam和Shirley更是親密狂啜,證明兩人的「親密」關係,而Sam亦承認兩人曾拍拖兩年,並有親密性關係。

對一個自小缺乏愛的少女來說,這段被扭曲的關係,或許正是她能夠繼續實現做明星志願的方法,讓這段關係持續了兩年多,最後於今年初結束,Shirley對本刊聲稱原因是,她發現Sam曾兩度因從事色情行業入獄,她即堅決斬纜。

「Sam一直隱瞞,原來他坐過監,我真係接受唔到,唔想再糾纏落去,於是決定分手。」但原來噩夢還未完結。

據知Shirley和Sam曾拍下不少親密照,其中一張兩人攬實狂啜,另一張則頭貼頭狀甚甜蜜。

 

迷糊甩衫

今年五月初母親節當日,Shirley與Sam已經分手多月,但當日卻發生了一件讓Shirley至今仍然難以忘記的痛事。

「當日是母親節,我們表演完就各自回家和家人吃飯,本來已經送晒其他人返屋企,架車去到大圍時,Sam突然發脾氣,之後就去將軍澳接另一隊員Christy、元朗接Mizaki,Ceci在坪洲未能出來,Sam在車上不斷用粗口鬧我,鬧到凌晨點幾兩點,更要我下跪認錯,最後我頂唔順癲癇症發作暈低。到我醒番時,架車已經去到我大學宿舍樓下,我發現自己衣衫不整,胸圍扣甩咗、褲頭的鈕扣又鬆開,當時車上面只剩低Sam同司機,兩個女仔已經走咗。我當時好驚,於是即刻衝落車返上宿舍,發現原來已經凌晨四點幾,我即刻打電話問司機,車入面有冇裝cctv,我想知發生了甚麼事,司機說沒有。我好驚,之後就去睇醫生,仲驗埋孕,幸好最後並沒有懷孕。」

遇上如此恐怖經歷,為甚麼不報警求助,查個水落石出?「我好驚一報警,搞大件事會被人踢出FFx,我最大心願就是唱歌跳舞,若果被踢出去,我就沒有辦法繼續留在娛樂圈工作,所以最後都沒有報警。」

說時Shirley再度爆喊,眼淚不斷湧出,可知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又面對多大的壓力,更曾因為此崩潰鎅手而入院,又試過服藥,甚至曾經意圖自殺。「我試過在海港城海邊大喊,差點就跳了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