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7 月 24 日

回憶堡壘 陳葒

一聲「Take care!」「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陳葒,與患癌的妻子李慧筠(Fion)從此成永訣,沒有電影橋段中呼天搶地的離別場面,更沒有一蹶不振意志消沉,喪妻僅一個多月的陳葒繼續馬不停蹄工作,一切恍如微風掠過水面,泛起淡淡漣漪,然後回復水平如鏡。

但放下工作,四十八歲的陳葒返回愛巢,一磚一瓦,皆是亡妻精心布置,「這些瓷磚是我們在墨西哥時,她挑選。」人去,物仍在,這個家成了回憶的堡壘,處處盡是舊人的影子。死亡或許是患者的一種解脫,但對於生者並不是話放手就能放手,自言理性、實際的陳葒,人前堅強,人後亦難免受悲傷來襲,「哀傷是必然的,真係要等時間沖淡。」

撐起他繼續走下去的精神支柱,大概就是三名子女及一班基層學生。○九年他毅然辭去年薪逾百萬的校長要職,投身義務補習工作,家庭重擔就靠亡妻扛起,「別人說我偉大,其實她才最偉大。」如今孑然一身,他仍要窮盡所能守護亡妻留下的這個家,以及一班無助的基層學童。

回家再也不見妻子身影,每見舊物盡是思念,時間是陳葒治療傷痛的良藥。

 

陳葒駕着四驅車,走過泥濘小路,帶記者走進貝澳的獨立屋寓所、他的「回憶堡壘」。路阻且長,換來的是清新空氣和幽靜環境,「希望環境好一點,會對她病情有幫助。」陳葒憶述,太太一三年首次確診乳癌,接受半年化療後,他們舉家搬進貝澳。

「這個玻璃櫃是我特別留給她的,放的都是她的東西」、「整間屋都是她設計的,用甚麼瓷磚,花園籬笆的高度,都由她決定」……步入住所後,他所講所思全都圍繞着亡妻。正放暑假的二女剛巧睡醒,把陳葒從回憶中喚醒。他隨即拿起平底鑊煎漢堡扒為女兒做早餐,窗外的陽光灑落他身上,地上的身影顯得特別單薄。陳葒苦笑說:「幾年前,有次太太出國數月,我才自學煮中餐,太太則多煮西餐,仔女都較喜歡吃西餐。」

他廚藝生疏,但二女對着「父親牌」漢堡包吃得滋味,臉上不帶一絲喪母的哀怨。也許是母親患病三年多,飽受癌魔的折騰,十三至十七歲的兩女一子,早已將死亡當是對患者的一種解脫,內心的糾結迎刃而解,痛過哭過,生活又回復正常。陳葒也坦言,「他們說(情緒)OK,我也沒嘮叨再追問。」

陳太接受化療後,一家飲食也講究健康,陳葒更不時與她一起跑步,「她原本不喜歡的,跑兩步都喘氣,後來愛上了,今年跑馬拉松。」說好的約定,今年一月生變了。太太突然腰骨痛,檢查發現癌指數上升,一度因肺炎進入深切治療部,「曾經有兩次以為要見最後一面。」

太太留下的婚戒,現時戴在陳葒左手無名指上,愛妻之情從未忘懷。

 

 

 

黛玉mode

搬家、改善飲食、運動……一切以為能趕走癌魔的工夫,最終只是徒然,陳葒聽到醫生「判刑」後,久久才回復冷靜,「要發生的總會發生,與其自怨自艾,不如想辦法面對。」

陳葒放下工作,留守病榻前與太太共度最後時光。夫妻情深心照不宣,臨終時太太一聲:「Take care !」便撒手塵寰,留下陳葒獨自追悔,「我天生不是細心的人,病人很敏感,水不夠暖、半夜她醒來時我卻睡得太熟,如今想起始終做得不夠好。」

陳葒與太太八九年入讀浸會學院(浸大前身),在迎新營中相識。「她不是林黛玉式的女仔,為人硬淨,好獨立。」陳葒被她的性格吸引,遂發動情詩追求攻勢。一年後,他終於虜獲芳心,九四年結為夫婦。

在廿二年的婚姻裏,他們除了家庭,還着重自己的私人空間,「都會一齊去旅行,但更多時是一個人孭背囊去旅行。」對於子女,他們都奉行無為而治的管教哲學,只要子女不牴觸品格底線,兩夫婦從不過問,哪怕最終發現是錯,也讓子女從錯誤中汲取經驗。

回到太太最愛的貝澳沙灘,令陳葒懷緬的舊事多,要向前看的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