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7 月 22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人生幾何遇上靚鹹魚

偶爾會到香港仔的周記茶餐廳買盅頭飯,北菰滑雞並非所好,因此不在考慮之列,通常只在鳳爪排骨與免治牛肉飯兩者取捨,但不知免治牛供應少還是最受歡迎,有一半機會吃不到。其實還有鹹魚肉餅飯備選,但只會在喉嚨稍有不適避免吃帶辣的排骨飯時才選。

多年來從未在街上吃過愜意的鹹魚肉餅,絕不是我吹毛求疵,事實上已沒有計較是否新鮮肉,當然更不會在意肥瘦比例,連肥瘦也不論時,自然不會問肥肉有沒有與瘦肉分開剁;至於鹹魚,根本不會看清楚是鰽白,抑或白花,還是馬友,因為很大機會是其他廉價的魚種,知道了也沒意思,同時究竟是霉香還是實肉也不會問,因為仔細看一眼已可分辨,難道不是霉香便退回去?

友人聽我細說鹹魚肉餅的種種,知道我竟然會求其接受坊間的貨色,讚我肯「揸頸就命」!無他,已經沒有寄望,便無所謂了,只要那件鹹魚未變黑,依然會淺嘗一點。

 

 


對鹹魚有一種莫名的情意結。永遠都記得小時候在旺角街市看到的情景,一個非常小的攤檔,有位駝背的老伯伯,一手拿起生鏽菜刀,另一隻手執起一根粗如手臂的木棍敲落刀背,為的是借力在「實的的」的鹹魚上切出一塊來,而霉香鹹魚則不用太費勁。老伯伯的檔口經常只有幾條鹹魚,也不是其門如市,他卻日復日弓着身子獃在檔口,我喜歡吃霉香鹹魚,就是從那道生鏽刀鋒下開始。

吃得鹹魚抵得渴,鹹魚理所當然是鹹的,但市面鹹魚肉餅用的鹹魚死鹹的多,鹹腥魚味欠奉。有腥味好過鹹到苦,況且我從來不怕腥,畢竟腥與臭是兩碼子事。雖然醫學上言之鑿鑿論證吃得多鹹魚會致癌,但大個仔之後因種種原因一個月吃不到一次,所以有得吃時更無畏無懼。無畏無懼不單只是自由的最高境界,還是追求美食的極致境界。

這一夜置身尖沙咀的老牌高級食府,因事遲到,赴會時已有人點了幾道小菜,沒想到其中一道正是鹹魚蒸肉餅(見圖),所以當侍應捧到桌前,簡直喜出望外!驚喜,是僅憑一眼便看出那件鹹魚是極品。自小在自家的雕刻工場見金多過見銀,始終不能靠肉眼判斷黃金的成色是否達到「9999」的標準,得依賴試金石,但說到鑑定鹹魚,我有把握看得準。

到這個關頭,不得不揚手請侍應端幾碗白飯來,白飯是鹹魚肉餅的絕配。真慚愧,平日自己為找靚鹹魚已不手軟,竟然仍不及這家知名食府的買手,可見搵食談何容易,搵一級美食更是難事。

再靚的鹹魚都是鹹的,但實在太滋味,白飯吃光了,白吃鹹魚也在所不計,人生幾何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