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6 年 07 月 20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脫髮

荷爾蒙治療在腫瘤科已用上超過六十多年,遠比近十多年才崛起的標靶治療早得多。標靶治療是一種針對助長腫瘤擴散的份子靶點的藥物,嚴格來說,荷爾蒙治療的機理也算是標靶藥物,但由於荷爾蒙治療這名詞已起用多年,所以繼續沿用。

長久以來,荷爾蒙治療多用於乳癌和前列腺癌,也有用於甲狀腺癌和子宮內膜癌,但後兩者效果稍遜。要對付擴散性前列腺癌,病人都會單一使用荷爾蒙治療,就算是晚期病人,通常可控制病情三年或以上。乳癌方面,除了荷爾蒙治療之外,還有其他顯效的治療包括化療及標靶治療可用,故能長時間控制腫瘤。

以往,乳癌治療多數會跟次序地單一使用荷爾蒙治療,不會合併其他藥物。醫學科研不斷進步,近數年已發展出能增強荷爾蒙藥效的標靶藥物,它亦能逆轉開始對荷爾蒙治療產生的抗藥性。這突破自四年前mTOR抑制劑開始,而周期蛋白依賴性激酶抑制劑(CDK4/6抑制劑)則於一年前獲批准使用。雖然這些與荷爾蒙治療有協同效應的標靶藥,副作用比單用荷爾蒙治療的多,但能為病人提供更多治療選擇,尤其是希望避免使用或推延使用化療的病人。

 

 

 


十二年前成功與乳癌搏鬥的Sarah,今日成為了CDK4/6抑制劑的受惠者之一。五年前,她感到胸口痛兼氣喘,最初不以為然,後來經掃描發現胸膜有腫瘤和肺積水,當時首要確定腫瘤是否與之前乳癌有關,還是另一個獨立生長的原發性肺癌,以便決定最合適的治療。可是,腫瘤組織化驗結果還是無法分辨兩者,遂再嘗試尋找有否非吸煙肺腺癌帶有的單一基因改變情況,卻仍無發現。雖然胸膜腫瘤對雌激素受體ER呈陽性反應,但原發性肺癌也可有同樣情況,令醫生及Sarah無法決定治療方案。

當時,Sarah可考慮用化療藥,同時針對乳癌和肺癌,但如此一來,便無法分辨所患何病。可幸她當時症狀少,決定先試用荷爾蒙治療六周,結果腫瘤真的縮小,證明她患的是乳癌了。之後兩年,她利用荷爾蒙治療控制腫瘤,可惜其後病情惡化,需要加入mTOR抑制劑,成功控制腫瘤九個月,但自此情況惡化,Sarah開始接受化療。

由於她一直抗拒脫髮這副作用,便選擇使用不會脫髮的化療藥,但這類藥物的選擇已所剩無幾,近月她的病情轉差要換藥,卻只餘下兩個治療選擇:CDK4/6抑制劑(配合荷爾蒙治療)或化療藥taxanes。醫生估計taxanes對她有效,但會引致脫髮,最近批准使用的CTK4/6抑制劑併合荷爾蒙治療嘛,一旦無效而容許肝腫瘤嚴重惡化的話,可能會錯過使用taxanes的機會。

經一輪深思熟慮,Sarah寧要CTK4/6抑制劑及荷爾蒙治療,也不要引致脫髮的taxanes。不過,腫瘤科醫生提醒她,未來要密切監控病情,以免腫瘤大幅破壞肝功能,令她無法承受taxanes化療。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