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7 月 15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陳村粉不應蒼白

前星期某一個酷熱無比的閒日,與老友專程坐直通車上廣州吃一餐,目的是品嘗聞名羊城的黑叉燒和脆皮叉燒。吃出滿口油的脆皮叉燒不是我杯茶,幸用腩肉燒製的黑叉燒味道和口感都出色,不枉此行。不過,令人更留下印象的是陳村粉。

其實當日一行三人叫滿一檯餸菜,叉燒有兩款,雞也要了兩種做法,當然還有其他的,但大家翻閱重甸甸厚厚的菜牌時,不約而同看到陳村粉。我默不作聲,深恐提議出來被視為過份,事關眼前的東西已吃不完,還要加一大碟河粉!畢竟三人行必有勇士,有人以試探口吻提出,迅即獲一致通過。
以前我絕對無興趣吃如此「齋」的河粉,若果一定要加粉麵,乾燒伊麵有韭黃草菰,有調味亦會上色,炒過亦較香;齋陳村粉與齋腸粉無異,雖然有一碟豉油奉上,但看到蒼白得可憐的粉條,心淡口亦淡,所以起碼要吃排骨陳村粉啊,打一個豉汁拌勻,味道絕不寡。

本欄早兩期說腸粉,蝦米蔥粒的腸粉澆上豉油已不知幾好味。齋腸非我所好,如淨吃陳村粉一樣。直至人大了,飲食的經驗長了,卻偏偏遇上食物愈來愈古靈精怪,才漸漸懂得欣賞原始真味。當然,過程當中需要一點催化劑。第一次吃出齋腸的真滋味,要感激狄娜啟蒙。

她應該是軒尼詩道一號熙信樓喜萬年的常客,與她吃過幾次飯,地點都選在喜萬年其中一個布置懷舊的偏廳。夥計知道她的喜惡,其中一道她愛吃的,竟然是拉腸粉,一碟雪白的腸粉,只在碟邊加幾條菜。

 

她夾兩條腸粉過來,作為後輩盛情難卻,硬着頭皮吃了,心想奇女子為甚麼喜歡吃如此沒味兒的東西,於是特別用心的吃。
結論是:當年喜萬年的腸粉是有味的。後來對人說出這個領悟時,有人覺得我對食已走火入魔,好心開導我說世界所有食物本來都有味!這個見解真的不敢苟同,如今自問飲食經驗不算淺薄,對目下的飲食往後我很認真的吃腸粉、米粉、河粉,可以很確實肯定,坊間絕大部分米粉,辜負了「米」之名,根本一丁點米味都沒有;河粉更不堪,只談得上滑和薄,似粉皮而不是幾十年前吃到的沙河粉。

「乜都冇」的拉腸粉有味,是踏實的米香。俱往矣,今時今日真米香難求。雖然大陸和台灣黑心食品事件多如天上星星,返內地吃東西有如冒險,但偏偏不少人告訴我,內地有些地方仍吃到有味道的陳村粉,就是因為這樣,每次在內地遇上有陳村粉,總會心動。

當日在廣州吃這碟陳村粉沒教人失望,但比起早前在順德吃的,還是有點不及。老友聽到我的評語,拋下一句便埋頭繼續吃粉:「吹毛求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