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7 月 10 日

心安是歸處 傅穎

對一個地方有沒有歸屬感,不在於環境,乃在於心。

傅穎(Theresa)自一一年跟前男友羅仲謙發生過爭執分手後,便轉攻內地發展,一三年更於北京定居,此後在港幾乎銷聲匿跡;近日為了宣傳首次填詞的新歌〈最好是你〉,和書展推出的新書《長成自己喜歡的模樣》回港露面,一切已人面全非:舊男友已跟楊怡拉埋天窗,舊餅碎成員吳雨霏去年已作人妻,楊愛瑾守得雲開做正印,鄧麗欣卻和方力申分了手……至於她自己呢?

雖說人離鄉賤,然而眼前這個北漂,感覺明顯比數年前的她,輕鬆自在得多。

「喺北京,我一個女仔,幾年嚟試過冇工開,要慳住咁生活;又試過遇人不淑,畀人利用。我個人好遲鈍,經歷咗咁多嘢之後,成三十歲人,先嚟學識乜嘢叫防備心,乜嘢叫做判斷力,哈哈哈!

「不過呢兩年,我喺嗰邊已經好好多,我簽咗內地姜武(姜文的胞弟)間公司,多嘢接咗;又識咗好多朋友,包括一啲喺嗰邊做嘢嘅香港人,我哋成班北漂成日都會約食飯,好開心!同埋又識到o依家個男朋友啦……感覺好似落緊根咁。」說到這裏,她一臉冧樣。

「以前,我覺得香港充滿負能量,好大壓力,o依家我每次返嚟,反而好有放假感覺,出街唔會戴口罩同黑超;對我嚟講,香港同北京都好有歸屬感。」

是的,只要活得安適坦然、了無牽掛,哪裏都可以是「家」。

世界末日

大概是因為跟羅仲謙鬧翻分手事件,得罪都要講句,一一年的傅穎,即使隔住份報紙雜誌,或者個mon,都覺得負能量爆燈,幾恐怖!

「都係o架!嗰段時間,我無論工作定愛情,都去到一個崩潰嘅狀態,兩樣嘢都冇咗,生活重心完全失去晒平衡,個人好lost,根本handle唔到任何嘢!

「羅生件事、公司(遭當時經理人公司星皓雪藏)、餅碎(跟其他成員不和),然後又話我整容……好多好多嘢,啲輿論壓力令我覺得,我做乜嘢都係錯!我點解仲要喺度呢?當時對我嚟講,呢個世界發生緊乜嘢事,都同我冇關係,因為我自己個世界都已經冇咗!我嗰陣其實已經係失去晒理性,我覺得自己乜嘢都唔好,應該要搵個地方匿埋,唔好再出嚟見任何人!所以我嗰陣出街,唔係戴帽戴黑超,就係戴口罩,我好驚畀人影到之後,唔知會寫我啲乜,好大壓力!」

回想起來,有後悔當時自己所做的事嗎?「最大致命傷係,當時嘅我,只要覺得嗰啲嘢係真嘅,就講出嚟,冇諗過咁會令出面嘅人,對我有乜嘢睇法。」

一一年跟前男友羅仲謙爭執分手,Theresa以世界末日來形容那時自己的狀態。「整個人都失晒理性,根本handle唔到所有發生緊嘅事。」

在北京長居了好幾年,她說已經對那裏有了歸屬感。「因為嗰度已經有我嘅工作同朋友。」

死慳死抵

星皓讓她冷靜至翌年,便安排了她到北京拍電影、到台灣拍電視劇,暫離是非地,外界其時均以「避走」來形容她。「我自己反而幾appreciate公司咁嘅安排,可以畀我離開一個對我嚟講充滿負能量同壓力嘅地方,一天都光晒!」

一三年,公司更索性安排Theresa轉攻內地發展,她便開始在北京長居,以便跟當地的劇組和導演會面。「之前喺香港冇乜工作,唔多錢(剩),我當時只係帶咗五萬蚊去,點知半年嚟,我只係見過一次劇組,完全冇工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