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7 月 10 日

我們這一家 方叔華神父

扶康會創辦人方叔華神父獲選為最新一屆「無名英雄」,表揚他為本港智障人士無私的奉獻,他卻將一切榮耀歸功於這班智障人士,「他們教曉我要面對自己的缺點,他們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他這番話令人似懂非懂,但造訪他與智障人士之家後,才領略箇中真締。「每個人都有缺點,我們要接受自己as we are。我發脾氣,他們的反應令我知道我發脾氣了,他們幫我、鼓勵我改善。」方神父眼中的這班「家人」不擅「偽術」,真摯的相處,就像照鏡子一樣,誠實地照出各人的不足,勉勵他接受自己的缺憾。

本來屬於地球另一邊的方神父,六七暴動期間來港傳教,至今已近半個世紀,燃燒大半生的青春照亮一直被人遺忘的弱勢社群。「我屋企喺呢度(香港),唔會離開佢哋。」他偶然返意大利老家,方知不再屬於那兒,「佢哋覺得我說話好怪,原來我用緊五十年前的意大利話。唉!世界變得好快。」方神父笑笑說。

方叔華神父(右二)與幾位智障人士同居十九年,同悲同喜,互相扶持,比家人更親。

獲得2016年香港無名英雄獎,方神父(左一)謙虛地說,智障人士教曉他面對自己的缺點,他們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每天帶家人到何文田散步,一起做運動,已成神父的生活日常。

位於何文田的扶康家庭院舍「邂逅軒」,附近街道每日都有一幕扣人心弦的畫面上演:一名白髮蒼蒼的外籍老人步履蹣跚,拖着一名比他年輕三十歲以上、氣力比他大的智障男人散步。這位老人家每踏一步也顯得吃力,卻毫無怨言,他就是七十六歲的方叔華神父。

方神父長有一對碧藍色的眼睛、筆直的鼻子,五官和膚色與這班智障人士截然不同,但他們卻親如家人,在「邂逅軒」同一屋簷下生活多年,每天一起吃過早餐,方神父便帶部分成員散步做運動,風雨不改。

約千平方呎的「邂逅軒」,目前住了五名患智障的男女舍友,大部分是孤兒,或親生父母無力照顧。「想佢哋明白,佢哋的生活好靚,有好大的價值。佢哋唱歌跳舞好叻,我唔識。」方神父用流利的廣東話說,希望他們與健全人士一樣能享受家的溫暖,體會生命的美好,「智障人士住醫院時,天天不是吃藥就是睡覺,沒有生活樂趣,沒有朋友,只會變得消極。」

其中一位舍友王勇,家人離棄了他,「邂逅軒」十九年前成立,他便一直住這裏。早上,方神父替王勇剃鬚,王勇替神父揼骨,「好小gesture(舉動)意義好大,由這些小事開始新的一日,我覺得好舒服,好開心。」他說時雙眼散發難以形容的喜悅:「我話我唔會離開你。」

先進與落後

相見好同住難,會嗌交嗎?他大笑:「佢哋好敏感,容易嫉忌,唔想有人做佢波士。有一個後生我八年,在家中算最老,有第二個叻少少,佢反應就好強烈。佢哋係人,所以會有反應;講唔到出來,會用身體語言表達,佢哋欣賞你做佢朋友,如果你唔尊重,佢哋會明白,無人要接受被人look down(看不起)。」智障人士從不虛偽,跟他們相處,就像照鏡子,看到自己的不足。方神父謙卑地說,「每個人都有缺點,我們要接受自己as we are。佢哋鼓勵我,要接受自己的缺點,佢哋先至係真的無名英雄。」

目前,該會有四間扶康家庭院舍,大部分為自負盈虧,馬會贊助部分經費。方神父笑言,香港辦慈善從不缺錢,最缺的是地方和開放的心,「社區、團體初期有歧視,驚康復者,以為係開精神病院,最重要係團體合作歡迎佢哋融入社會,inclusion好容易講,做呢,唔容易做到。首先唔好歧視佢哋,融入社會唔會有好多問題,相反社會可以發展多點。」

香港這個先進的城市,人們的思想有時卻很落後,來自地球另一邊的方神父,經過近半個世紀的生活體會,已看透這種社會特質。方神父生於意大利米蘭北部一處叫 San Giovanni Bianco 的鄉郊,意譯是「白色聖若望」,因為該處常被白色的霧氣籠罩,充滿詩意。

但他生於一九四○年、二戰打得火熱的亂世中。家有八名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七,爸爸在電力公司工作,惜四十八歲因心臟病離世,當時他僅五歲。

問他成立家舍的困難,方神父說,從來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世人對殘疾人士的偏見。

邂逅軒舍友不會掩飾情緒,遇上家人扭計,身為兄長的方神父,主動開解他們。

十五歲唸完小學,他對媽媽說想做神父,對方沒反對,他於是進了天主教修道院,一讀就是十四年。期間,他經常祈禱感召到要去遠方傳教,要做「特別的使命」。在他晉升為神父前,米蘭宗座外方傳教會會長問他前往外地傳教的意願,年輕的他答:「如果可以避免去一些要學習複雜語言的國家就好了。」會長聽後沒任何表示。一個月後,收到電報:「恭喜你,你被派去香港傳教。」方神父說:「我知佢特登派我去。」

「菠蘿」,是方神父來港後第一個學懂的中文。他眼睛一瞪解釋,「菠蘿」在他字典裏,不是吃的東西,而是炸彈,因為他剛抵港便遇上六七暴動,到處是土製炸彈。

當年生活條件惡劣,政府雖然興建大量七層屋邨,但仍有不少低下階層住在木屋及寮屋。方神父首項任務是到北角半山探訪木屋居民,但不久他脊骨出毛病,家訪做不了,反而經常要出入醫院。年僅二十七歲的他躊躇滿志,卻無法實現抱負,心裏極難受,但亦要無奈接受。之後,他返回意大利動手術,「初來港,唔知點做神父,只知唔要做普通的神父,關心唔止教會的人,還有未認識耶穌的人。」

健康問題令他沮喪,但意志堅定。三年後他重返香港,上天再安排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智障人士組織家庭。方神父跟隨早已來港多年的達碑立神父,組織義工隊安排聚會、夏令營等活動,逐步建立網絡。但一九七七年,達碑立神父不幸車禍辭世,方神父臨危受命成立扶康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