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6 年 07 月 04 日

勇者無懼 鄧婉穎

要走出自己熟悉的「安全網」,勇氣是不可或缺的。

開雲集團(Kering)前亞太區總裁鄧婉穎(Mimi Tang),於時裝界無人不識;國際品牌Gucci能拓展內地市場,她更是功不可沒。

不過,Mimi於一四年年底,決定離開工作了十六年的「安全地帶」,投身自己喜歡的慈善工作,去年更在黃竹坑開設「穎語工作室」,把她在零售業市場的四十五年經驗,開班教各行各業的從業員及管理層。

「我希望把我多年的management經驗,與不同行業的人分享,令他們在逆市中,仍然對自己的工作有信心,懂得面對高低起跌。」

有勇氣,還要有Mimi的無懼態度,才能真正發揮所長。

鄧婉穎過去在推動Kering Foundation的慈善工作時,主要與內地機構合作,現在她則把時間多留給香港的公益機構。「與女性和兒童有關的,還有殘疾人士的機構,都是我所關注的。」

現年六十四歲的鄧婉穎,於本月十一日獲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SCAD)頒授榮譽博士學位,表揚她多年來對時裝和教育的貢獻。

開班教管理

鄧婉穎於時裝界舉足輕重,記得一四年她決定向Kering Group呈辭後,公司特別為她舉行歡送會,當時就連集團老闆Francois Pinault,也專程由法國飛來香港與她道別。儘管她已經離開了舊公司,但她現在仍是Kering Foundation的董事局成員。「每年我都會跟董事開兩次會議,商談如何分配資源,投入哪些慈善項目等。」

離職後的鄧婉穎,並沒有停止工作,反而於去年成立自己的公司,名為「穎語」,「穎」取自她的名字,「語」就是用她的語言,跟人分享她在事業上的經驗。「這個名我只是花了五分鐘就改好,當我問紫微斗數師傅意見時,他一看便讚好。他說『穎語』的國語發音是『盈餘』,對工作是有幫助的。

「我開這間工作室,目的只是想幫人,因為現在做生意很難,經濟衰退的周期愈來愈長,在這個時候,老闆和員工必須互相體諒。如果大環境是這樣,老闆一直給壓力是沒用的;員工也最好多些配合,一起走過低谷。我在時裝零售市場的日子很長,也經歷過很多艱難時期,怎樣面對困境、尋找解決方法、減低經營成本等,都可以與人分享;加上我是從基層做起的,也很願意跟年輕人,說說我一路走過來的種種。」

她任職Gucci期間,每年都會舉行盛大的時裝派對,獲不少城中名人撐場,當中包括郭富城、劉嘉玲和關之琳(左二至右二)等。

鄧婉穎曾到肯尼亞的學校參觀,並了解「Save Elephant Foundation」的工作,為拯救大象出一點力。

一四年九月,她去了非洲肯尼亞,助養了四位當地的女生,完成她們求學的心願。

認識High Fashion

自言出生自貧窮家庭的鄧婉穎,十七歲便投身社會工作,首份工作是在當時的香港免稅店(Duty Free,即現今的DFS)出任採購助理;十五年後,她於八五年轉到Joyce,與時裝女王Joyce Ma打天下。九六年,她再被邀出任HPL-21有限公司的行政副總裁,代理經銷不同的國際品牌如Donna Karen、DKNY、Armani Exchange等。三年後,她再轉到Gucci任職,十六年間晉升到集團亞太區總裁。

在時裝界工作了四十五年,鄧婉穎坦言,在Joyce工作那十年間,讓她真正認識甚麼是High Fashion。「那十年我真的學了很多,而且亦不得不佩服Joyce Ma的魄力,她獨具慧眼,找來不少當年名不經傳的設計師來港,包括Issey Miyaki、Dolce & Gabbana和Missioni等,一一把他們捧紅到全世界。

「而且在Joyce,更讓我明白到本地VIP的重要,當年這些VIP,都是一家三代來購物,例如何大小姐(何超瓊)當年就常常和媽咪一起來。當年我負責採購的工作,最重要是要記得每個VIP的喜好,例如:誰不喜歡露手臂、誰喜歡鮮色等,就像Pansy對腳比較細,要穿33號半鞋,我就要記得了!

「所以每次買貨時,我就要特別找些合適的貨給她們。就算之後我去了Gucci,我都會常常到店舖了解。可能我做buyer出身,覺得一定要了解客人需要,才可幫到公司。」

入職Gucci後,鄧婉穎有幸與國際時裝設計師Tom Ford合作,「雖然Tom Ford當時已經係好有名的設計師,不過他仍很信任我,亦肯接受我給他的意見,讓他設計一些適合亞洲人的衣服。記得我們初合作,我就和他說:『亞洲人的身材比較矮細,所以款式和尺碼不可以與歐洲人一樣。』他接受了我的意見,還跟我說:『If I don’t listen to you, who should I listen to?』。自此我們就合作無間,所以就算現在大家都離開了公司,我們仍然是很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