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7 月 03 日

C’est la vie 古明華

C’est la vie,法文,讀音「射啦V」,意思是「這就是人生/生活」,是法國人每當遇上意料之外的事情時的口頭禪,既表示出無奈感受,也是自我安慰。

人生,的而且確有很多意想不到。

正如這個古佬古明華訪問,是在他為潘嘉德監製的新劇《三個女人一個「因」》開工前做的。那時他說到這齣劇,已顯得期待萬分。「德哥對我嘅愛,係無法解釋嘅!呢齣劇,佢要我做一個檢察官,如果呢個角色係個生活好有規律嘅人,我就會喺埋位之前,開始生活得好有規律,我會好好咁做定功課!哈哈哈!」殊不知,他自五月開始身體抱恙,日前更要停工留院,那個他滿有期待的檢察官角色,要由李國麟頂上了。

這件事會令古佬心情跌落谷底嗎?大概對他來說,頂多只有點失望吧!畢竟,剛踏入五十二歲的他,早已體會過不少無奈的遭遇,而自一二年「蘇基」令他人氣急升後,他更明白到,面對這些經歷,認命並非辦法,反而好好的活在當下,更可以讓他細賞到過程中的各樣美好。

「人生就係咁o架啦!」這是他在訪問中最常說的話。

所以,訪問這天,躺在草地上的他,了無牽掛。

得獎詛咒

守得雲開見月明,古佬古明華一二年憑藉《巴不得媽媽》中「蘇基」一角,終於成為外界焦點,更在同年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上勇奪「最佳男配角」獎,彷彿一下子為自己過去的「被忽略」吐了一口烏氣。「多謝你哋(傳媒和觀眾)囉!如果你哋唔講,『蘇基』都只係一個角色!」

然而,行內人都說,獲獎同時如受了詛咒一樣,很多時有了獎座後,工作量也會無故地大減……

「呢樣嘢我都聽過,但係我又唔覺得係喎,好似出面啲登台、出席商業活動嗰啲job,我做『蘇基』之前冇o架,o依家間唔中都會有。公司呢,工作量係少咗嘅,但係質就高咗,起碼畀我演嘅角色,係一個人物,雖然未必集集有份,但起碼每次出嚟,都會有自己條線。

「我以前啲角色,拍二十集,可能只係客串一、兩集,就算係連戲嘅角色,可能都只係個差館裏面一個CID,每次出場都係同差館裏面成組人一齊出鏡,唔會有自己嘅戲,又冇乜線,做完好似no show咁。

「我prefer我做啲角色係o依家咁,重質不重量,好過以前密集式、為賺錢咁拍。而且,再加埋多咗外面嘅job,其實『蘇基』之後呢幾年,我係幾開心o架!」

一二年獲「最佳男配角」獎,角色和演出備受認同,令他由配音組再次返回幕前,繼續他喜歡的演戲工作。

年初播放的《警犬巴打》,古佬(右)首次一人分飾兩角,其中「自動波」更被他視為自家代表作。「呢個角色嘅遭遇好真實,成個背景都好complete,我好鍾意!」

重新演繹

古佬在『蘇基』之前,已為無綫效力了十八年,大部份角色不是強姦犯,就是收數佬,或是專食大茶飯的劫匪,很多時連綠葉的位置也稱不上,加上開工日子不多,久而久之令他相當沮喪,一○年索性自薦加入配音組。

「嗰段時間係我嘅谷底,好迷惘,決定轉做配音,因為工作時間同收入都好穩定。我老婆同個女都畀咗咁多年時間我,好自私去做我鍾意嘅戲,我都要為佢哋做番啲嘢囉。我入咗配音組,每個禮拜我返六日工,每日返十個鐘,星期日可以同個女去郊遊。」

沒料到,才轉組年半,德哥便找他演「蘇基」。「佢開拍前四個月搵我,我一睇個角色,同我本身完全唔同,我就重新用另一個方法pick up,將以前讀書(演藝學院戲劇系)學嘅知識擺入去,分析個劇本同角色,搵嗰類人嘅朋友出嚟傾吓偈,了解吓佢哋日常生活係點,留意多啲佢哋嘅舉止,例如經過啲鏡或者反光嘅玻璃,都會不其然照吓自己、整理吓,為呢個角色build up個character。跟住只係拍咗幾日,德哥已經同我講:『古佬,你呢鑊掂呀!』我唔知佢講乜,我淨係知道我做得好開心!

「『蘇基』得到認同之後,我跟住再拍其他戲,都要自己做定晒preparation,例如做《愛‧回家》嗰個律師角色,係個好注重儀表嘅中產人士,照理係唔會畀自己肥,所以我就特登日日去做運動,做咗七、八個月,做到套劇完為止——如果之前嗰十幾年,我都keep住呢種方法去做戲,可能好早我就已經好勁,但係人生就係咁樣囉!」

古佬(右一)埋位演繹「蘇基」前,曾花了四個月時間做功課,令角色更入形入格。「我特登搵咗一啲呢類型嘅朋友出嚟傾咗好多偈o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