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7 月 02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腸粉是圓碌碌的好

好不容易星期日中午在銅鑼灣富聲酒家拿到一張檯,沒理由不好好歎一餐茶,多吃幾款點心。本來富聲的叉燒頗不俗,以往總會叫一碟例牌滿足一下,但近來實在吃得太多叉燒,必須要停一停,於是只點了一碟叉燒腸,豈料同桌有人說很想吃XO醬腸粉,為免傷腦筋取捨,吃兩款腸粉又何妨。

說實話,沒料到腸粉包着的叉燒粒居然也不錯,豉油另上,幾時落和落幾多悉隨尊便。不過,雖然好吃,但始終覺得這不是真腸粉,腸粉拉得異常滑,並且薄得似蟬翼,但米粉香不足。有一些酒樓食肆這類有餡的腸粉恰恰相反,腸粉本身厚得像紙皮,最糟的是口感很「嚡」,而且往往吸很多豉油,堪稱不及格。

最喜歡吃蝦米加蔥腸粉。現在市面上有些腸粉專門店或連鎖粥店都嚴格分開蝦米腸和齋腸,齋腸是名副其實甚麼東西都沒有的白腸粉,可是蝦米粒和蔥粒實在過多,將米粉香也完全搶過,吃這類腸粉無異是塞一把蝦米和蔥入口。

梁家權攝

實在懷念小時候在街頭吃的腸粉。很記得豉油街近花園街街市那賣腸粉的單車小販,當年那是街市的入口,腸粉小販把單車停在街口轉角處,車頭有金屬箱子,打開蓋子永遠是熱氣騰騰,一條條軟乃乃的雪白腸粉就在裏面,當中約一半是鋪上恰如其份的蝦米和蔥的腸粉。

小販賣的不是即拉腸粉,相信是山寨廠預製的,他只做上班上學買餸時段的早市,生意很好。單車後座綁上一個用本來載生果的紙皮盒,內裏墊上膠布,滿載腸粉,不斷補充前面蒸焗箱內的存貨。

當年沿豉油街徒步往返培正上學,經常在士多買一毫子一個的菠蘿包,有時多幾個錢在身,會花三毫子買腸粉吃。像我這類貪得無厭的稀客,往往要求小販叔叔落多一點甜醬、麻醬、豉油和芝麻。雖然這類預製的腸粉拉得不會薄,但口感依然滑,難得是米粉香得很,而且捲成圓碌碌,吃起來很實在。

當年是即買即吃,小販在一隻搪瓷碟上鋪一張白雞皮紙,一手從蒸焗箱中執起三條腸粉,另一隻手用鉸剪將腸粉剪落雞皮紙上,然後落各式醬料,我們就站在街頭用竹籤拮來吃。俱往矣,今天預製件的腸粉都進了小食店,街頭滋味早已沒了。

哈,這天在富聲吃到的XO醬腸粉,腸粉本身竟像當年街頭的圓碌碌貨色,口感也差不多,但身價可不同了。XO醬腸粉都是煎炒過的,有些是連XO醬兜炒,而富聲是鋪在煎炒過的腸粉上。富聲用的XO醬十分惹味,珧柱絲特別多及特別香,鋪上極多在腸粉上,絕對是錦上添花,算是XO醬腸粉的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