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6 月 26 日

當愛釀成醇酒 姚子羚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姚子羚就不是一個說話浮誇的人。訪問話題總離不開工作,家庭私事、八卦是非永遠少提。就如她也是這樣形容自己:「很多人都覺得,姚子羚是緋聞不多、做事很正路,沒有甚麼新聞的人。」

入行十四年多,事業順利得來也沉悶:「我好感恩,可能是行得慢,但還幸條路是平坦的,雖然間中有少許高低不平,但總算是直路一條。」或許,有些人命中註定,就是要一步一腳印的慢慢走。要靜候、再靜候的,還有愛情的歸宿。

與闊少鄭子邦拍拖兩年,戀情穩定,所以她近來最常被問的,就是:「幾時拉埋天窗呀?」

「我已過了很想很想結婚的年齡,更不會逼婚,人成熟了,知道任何事若要強求,都不會有好結果。」等到時機真正熟透,自能釀出醉人醇酒。更何況「到底幾時結婚?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他啊!」姚子羚笑咪咪地對着我說。

不知何解,我總覺得她是真的想我去問。

結婚進行式

自從姚子羚公開與身家過億的闊少鄭子邦拍拖後,近年總是常常被追問何時會結婚,特別是當她身邊「胡說八道」會的好友們,不是已經結婚,就是不時傳出婚訊的時候。

與鄭子邦在一個朋友婚宴上認識,至今拍拖兩年,對於常常被問婚期,她總是淡然回應。

「其實我們真的未有結婚計劃,只是拍了兩年拖,似乎還未是時候。雖然我知道愛情其實冇得計的,但要結婚不應該是因為我已經三十六歲,或因為情投意合就要結,不是這樣的。」兩人亦沒有任何結婚的壓力,總之一切順其自然。

「很想結婚的時間已經過了,常常說女仔三十歲前想結婚,都過晒了。越拍拖越不想逼,結婚這回事是不可能逼的,所有事情強求都是無用。」

只是作為筍盤,鄭子邦身邊不時有其他女性出沒。

「他有很多紅粉知己,好鍾意幫人,好多朋友,不論男女都是好朋友,這是他的優點,所以很受朋友歡迎。我不會擔心,其實也擔心不來,兩個人相處要講信任,難道還要日日睇實嗎?」

對婚禮似乎也沒有太強烈的憧憬。

「大大話話做過幾十次姊妹了,甚麼婚禮都看過了。倒是想生小朋友,但都要結婚之後才計劃,一切都要慢慢來。」

早前因為被自己養的狗仔咬傷,休息了幾個月,兩人相處時間多了,感情亦增加了不少。

「雖然未有求婚,但我相信他對未來會有計劃。」姚子羚現在吃素,也是受男友影響。

「最初認識時,第一個話題就是講吃素,和他拍拖當然就一起吃素。﹙鄭子邦吃素多年兼開設了齋舖﹚不過我就好快會肚餓,要食多些豆類、澱粉質的食物。」

姚子羚與鄭子邦早就公開承認戀情,但兩人的合照卻是少之又少,只有一些團體大合照,才會見到兩人在一起。去年鄭子邦生日Party上,兩人就少有地合照。

三年前收養寵物「通仔」,本來只是暫時收養,但最後真的成為牠的主人,就算發生被咬意外後,她亦堅持不放棄,更帶狗仔一同上堂接受訓練。

疤痕在心中

姚子羚用了差不多十四年,終於行到「最佳女配角」這個位,去年在無綫台慶頒獎禮奪得這個算是遲來的認同,今年本應是更上一層樓的時間,誰知卻遇上了一點小意外。

訪問一開始,她就問我:「見唔見到疤痕?」皆因她在一月時,被自家養的唐狗仔咬傷,即時要到醫院縫針,當時更在臉上留有疤痕。

「當然會不開心,真的因此失去了一些工作機會,最少有一個劇集因而拍不到,前後休息三、四個月,是很擔心的,因為不知最後疤痕會有幾大?有幾深?或者會留幾耐。」

當時正有一套劇準備好開拍,她受傷後,該劇監製甚至延後開拍時間,希望可以等到她傷癒。「其實我明白,這是人生中的一個課程,有時上天要給的東西,點都避不開,不讓你碰的,無論怎樣也拿不到。」也就如麥玲玲師傅曾經批她:「名氣運不算超強,但不愁機會,是一步步拾級而上的類型。」踏上最佳女配角這一步後,剛好又是停一停、等一等的時機也說不定。

「當時好想開工但不能,其他人可能會直接怪隻狗,但其實最可能有問題的是作為主人的我,或者是我疏忽照顧。這幾個月,正好給我時間好好去同狗仔相處,也有帶狗仔去訓練,避免再發生這種事。但我一定不會放棄繼續養狗,希望告訴大家,就連我遇上這種事也不會棄養,其他人更加無理由棄養。」

訪問時我很留心的看,根本完全看不到她臉上有疤痕。「可能就正如一位朋友所說,我的疤痕不在臉上,其實是在心入面。」

畢竟作為娛樂圈女星,樣子絕對是最重要的「搵食工具」,緊張一點亦是在所難免。

「我屬猴今年犯太歲,發生事後就即刻去了圓玄學院攝太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