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遂心如爾 2016 年 06 月 23 日

梁爾紋

我是我!我是梁爾紋!入行二十四年,由傳媒變成現任寰亞傳媒集團媒體總監。負責寰亞電影、唱片、演唱會及藝人的宣傳工作。有幸跟不少圈中紅人名導,成為好友,於人生路上,互相扶持。

手術室內的逆向思維

一切唯心造。

終於到了入院的日子,這是人生第二次住醫院(第一次是生女),辦完手續後上房,第一眼看見是大玻璃窗外一片綠色樹林,很美。然後看到牀頭當值護士長的名字「鮑有運」,這個名字改得真好,身邊的朋友卻說:「個名假o架啦!個個入嚟做手術都要鮑有運,啲吉牀咪放住呢個名先,等大家安心啲!嗱嗱嗱,換名嘞!」我說朋友想多了。

腦科醫生藍明權要我提前三天入院,是因為我超級貧血,要輸血才能做手術,足足輸了三日兩夜的血,面色即時紅潤了,醫生說我輸了五包血,只是達正常人水平,做手術又會失血⋯⋯是平日不愛錫自己的結果吧!

每次換血包的過程難免有點痛,我躺在牀上,不時聽到別人的痛苦呻吟,尤其是隔籬牀的病人,手術清醒後一直不停喊痛,她淒厲的叫喊聲,令我也不其然心痛,直到醫生巡房說:「你點會痛呢?頭先已經打咗最大份量嘅嗎啡,點可以再打呢?其實做手術時睇到你全身都係疤痕,我都嚇咗一跳,想搵個位落刀都好難⋯⋯希望你出院後,好好愛錫自己身體,唔使再做手術。」話畢,時間像停頓了兩秒,病人又再喊痛。

對手術熱切期待的我,內心充滿平靜,對手術充滿期待,左為我的腦科醫生藍明權,於手術過後,細心地為我檢查。

此番話令我萬般慨歎,最怕痛的人,就要不停受痛苦折磨,嗎啡又怎能止得住她內心的痛?

二○一四年七月廿四日,是我人生最美的一天,對手術熱切期待的我,內心充滿平靜,與家人朋友說說笑笑,很快便到手術時間,護士轉眼就將我搬過手術牀送我到手術室,快得我來不及跟媽媽說一聲不用擔心,門已關上。

很多朋友問我,被推進手術室後想了甚麼?害怕嗎?擔心會死嗎?心跳加速嗎?有沒有作昏迷不醒的安排?這都是電影中的情節吧,我倒是心中寧靜,沒有半點畏懼,只想像完成手術後,右邊身的麻痺感會完全消失,睜開眼睛就可以唱歌。

直到手術牀推到藍醫生眼前,看見頭頂上的手術燈,麻醉師說開始,我突然醒覺彈起來大喊:「咪住!」整間手術室的人都瞪着我,有口難言的我,卻像樹獺速般說:「多謝大家!我麻醉之後講唔到多謝!藍醫生要畀心機做手術!好好加油!我瞓嘞!」

對腫瘤說聲我們不要再見,然後聽着他們的笑聲,我就昏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