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6 月 28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買不到的朱古力與曲奇

有一次中學舊同學聚會,有人戲說我們這個級社好像沒有人晉身億萬富豪之列,也沒有人吃過皇家飯,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庸碌之徒,話音未完我已爆出一句:「我吃過皇家飯!」

各人面面相覷,疑惑的眼光閃縮地掃過來,從尷尬的神情已猜到他們不知如何開口問個究竟。我不徐不疾而又故作黯然的繼續說:「當我踎在赤柱監獄單獨囚禁的監倉內,百感交集!」各人默不作聲,我用很實在的語氣重申:「我在赤柱踎過,真的踎過!」

當然是語言偽術。那是多年前做記者時,懲教署安排參觀赤柱監獄,並且讓我們進入其中一個監倉,我走進去後特意蹲下來片刻,體驗「踎監」滋味。雖然那次是採訪活動,其實我不是鬧着玩,而是想了解囚犯的鐵窗生涯。今天對待犯人更文明,既懲又教,當他們刑滿出獄,能改過自新。從前叫監躉,現在稱在囚人士,釋囚是更生人士。

「皇家飯」已是過氣的字眼,還是英女王的殖民地時代,坐監謔稱吃皇家飯。我聲稱吃過皇家飯是取巧,實情是在赤柱懲教署官員會所內吃過多次飯,而事實上亦曾在歌連臣角懲教所內品嘗過青少年犯炮製的糕餅和奶茶,他們在囚時接受餐飲及食物製作訓練,重返社會時可有一技傍身。以食味論,手勢與一些茶餐廳不遑多讓。

上星期重臨赤柱的官員會所與懲教署一哥飯敍,了解署方多面的工作和新發展,飯後要送我們小禮物。這年頭公職人員授與受都得格外小心,竟然有兩款小禮物?打開精緻的盒子,是朱古力和曲奇,朱古力正是歌連臣角懲教所接受過訓練的小伙子精心做的,而曲奇是勵敬懲教所的女孩子烘焙的,包裝盒和燙印工夫則是出自羅湖懲教所的在囚女犯。

曲奇做得一點也不馬虎,材料包括牛油、糖、鮮奶、麵粉、椰絲、雞蛋、燕麥、朱古力、提子乾和果仁,是三低的標準。心形朱古力有可可、糖、杏仁和榛子,沒想到除了白朱古力,還有三種濃度的黑朱古力: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五。

他們不僅學到一技之長,更在整餅做朱古力的過程中有所體會。做朱古力的在囚後生仔說,起初以為是手板眼見工夫,認真去學才知做得好真不容易,過程中嘗到苦澀,然後領略到成功後的甘甜,與朱古力的味道不謀而合。做餅的女孩也以為手作曲奇簡單得很,做落才知必須按部就班,首先須將麵粉搓成麵糰,加入餡料,再將麵糰用餅模套出不同花紋的圖案,就好像人生每個階段都需用心經營一樣。

在囚人士學習飲食一技之長,更由此啟發人生,是更大的收穫,吃到這些朱古力和手作曲奇,令人更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