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6 月 1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米舖人情在

差不多十年前,去泰國清邁五星級度假村優優游游休息一星期,但天生賤骨頭,耐不住百無聊賴,竟然參加專門辦給四體不勤、五榖不分的城市人攞苦來辛活動,學人犁田插秧。

為尊貴客人搞的,操勞極有限,辛苦在於烈日當空,即使戴上闊邊草帽,也感到頭頂冒煙;辛苦也在於長時間彎腰把秧苖插進泥水中,即使晚上做了一次深度按摩,之後兩天依然有隱隱的腰痠背痛。

以為一世人做一次農夫便夠了,沒想到最近有線電視邀請做一個米的專輯,其中一個環節安排我和女主持落田,攝氏三十度之下,箇中滋味不必細說了,但拍完整個專輯,對米有更深刻的認識,而走訪本地所餘無幾的米舖,更勾起童年老香港的一幅幅幾近塵封的畫面。

拍攝當天來到石硤尾一家舊舖「成興泰糧食」,看到門前的米桶,便知道這家米舖至少有大半個世紀歷史。不過,與孩童歲月在廣東道旺角街市見過整家舖子堆滿米的米舖已不一樣,「成興泰」不僅賣米、生油、火水及醬醋酒糖鹽等,還兼賣洗潔精等其他雜貨,經營之道,適者生存。

當年低下階層,絕少外出上館子,天天在家煮飯,我們一家九口吃米飯可不少,個多兩個月便要糴米,每次是一大個麻包袋一擔米,由大隻佬踩單車兼扛在肩上爬舊唐樓的樓梯上到四樓,再為我們推入床下底,我拆開袋頭的麻繩,把一個已有點鏽跡、量米用的壽星公煉奶罐子放進去。

送貨的大隻佬真犀利,除了托一大包米,另一隻手還提着一大罐火水,有時甚至騰出一隻手指勾住一罐花生油。我曾當面讚歎他的本事,很記得他木然說不想上落多一趟,所以幾辛苦都一次過抬上來。這個慳時間慳力的道理對我影響至深,今天追求一箭四鵰講效率的處事態度,便是這樣啟發出來。

當年的米舖必然有幾隻貓,以對付專咬穿米袋的老鼠,那些肥貓總懶洋洋睡在麻包袋上,我經過總愛逗玩牠們的觸鬚,氣得半夢半醒的貓咪瞇着一線貓眼瞄過來,有時沒好氣喵兩聲。還記得那時米桶上插着的牌子,多是「新界絲苖」或「元朗絲苖」,暹羅米或澳洲米少之又少。

這天來到石硤尾「成興泰」,後舖居然還保留已是古董的吹米機及溝米用、直徑一米半的大鐵鑊。今天超市盡是抽真空的包裝米,眼前這家古老米舖,簡直是香港的活歷史。老闆年過七十,兩夫婦還經營下去,其實既是過日辰,亦是服務街坊,「做得一日就做一日」。

說來難以置信,老闆至今還風雨不改踩那輛已四十年車齡的「鳳凰」牌老爺單車送米,最遠送去油麻地。「那位老婆婆吃慣我溝的米,無所謂啦!」他漫不經心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