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6 月 12 日

驟雨中的陽光

年前看曾路得(Ruth)當《超級巨聲》評判,每次她給予參賽者評語時,總是不苟言笑,說話句句中point、擲地有聲,還以為她是個很嚴肅的人,殊不知私底下的她,幾乎甚麼都可以大笑一餐,是個名副其實的開心果。

開心,只因她是個很易滿足的人。例如訪問時,她看到助手買回來的炒飯外賣,已經雙眼發亮,邊吃邊流露出美味幸福的神情。又例如她現在陪着已退休的老公(前警務處助理處長吳家聲)過着平淡簡單的生活,縱使年屆廿八歲、當機師的兒子Chris,早已仔大仔世界沒有同住,但她閒時仍為教會作事奉,出福音碟,還教人唱歌,生活充實。

「我o依家仲有幾廿個學生o架,我老公成日叫我退休,話一齊去邊度邊度。退休呢啲嘢,真係唔好搞我住!我o依家好happy!哈哈哈!」既然咁happy,問可否提供家庭合照她卻笑着拒絕。「我唔想登出嚟,我唔想打擾佢哋(老公和兒子)。」

正正就是因為Ruth的笑容和樂天性格,令她每天都如活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從前她曾患過的抑鬱,曾確診過的乳癌,彷彿都只是她人生中的一場驟雨——畢竟,個人的際遇是順是逆,說到底最重要都是看面對時的心境。

訪問這天,陰雲密布,看着她的自在從容,聽着她的笑聲,恰如她的其中一首代表作〈驟雨中的陽光〉。

俞琤說服我

曾路得是在商台當DJ入行的。

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事了,她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回港,毫無心理準備下,便入了商台。「我六月畢業,有個喺TVB做嘅朋友,介紹我去TVB做嘢,next year一月先返工,本來我諗住玩足半年,但我教會一個老師,擔心我搵唔到嘢做,就寫信畀俞琤推薦我,因為俞琤曾經喺節目度講過,想搵一個partner,要肥嘅——因為佢自己嗰陣都肥;要識唱歌嘅——因為佢自己唔識唱歌。點知,俞琤真係搵我去見工!」

她說,那趟見工,她本來只是打算親自告訴俞琤,她將會返TVB的工。「嗰陣我哋全程都用英文交談,因為我唔係好識中文。」因為本身有四分一牙買加血統?「唔關事,只係我細個讀書(女拔萃),揀咗讀法文,啲同學都係鬼妹仔,所以我啲中文差到不得了!好奇怪o架!我未試過over the mic講任何嘢,佢又冇畀段嘢我讀,跟住就畀咗我每晚做一個鐘頭嘅節目《得妹一小時》!我諗佢之後都有後悔過o架!哈哈哈!」

到正式開咪時,連說一句完整中文也困難的她,猶幸認識了當年商台紅DJ錢錢。「錢錢係我師傅,佢教我又幫我錄音,又教我寫script,我唔識中文字,就寫拼音囉。」到了八〇年,她又與商台其他十二位DJ,組成「6pair半」推出同名大碟,一首〈天各一方〉令她聲名大噪。

當年《6pair半》大碟中,由Ruth(中)主唱,及由俞琤(左一)讀白的〈天各一方〉繞樑至今三十多年,去年商台聖誕聯歡會,二人難得再度演繹此歌。

八○年,商台全台十三位DJ組成「6pair半」推出的同名大碟。「俞琤鍾意打麻雀,所以第一時間只係諗到『十三張』呢啲名,哈哈!」

當年陳少寶同是「6pair半」成員之一,在碟中合唱了〈快樂時光〉。

好彩有信仰

事業順風順水之際,Ruth在教會認識了當警察的吳家聲,二人拍拖兩年便拉埋天窗,婚後很快便懷孕,可惜胎兒才佗了個多月,在沒有任何意外下突然流血小產。

「小產之後,我冇做嘢,成日留喺屋企。我因為身體好差,點都懷唔到孕,然後,我愈嚟愈覺得自己好有問題,有好多自卑感,又覺得對唔住身邊嘅人!直至有一日,我連起身都覺得有困難,成個人好似陷咗落谷底咁,好痛苦!」

奈何那個八十年代的香港,「抑鬱症」三個字,在一般人概念裏差不多等於黐線。

「我老公當時只係奇怪我點解成日都咁唔開心,我都唔識點答佢,亦都唔夠膽講,連我啲朋友都唔知。有時我迫於無奈都要出街,咪惟有扮強囉。不過喺街度見到啲小朋友,我會兜路走o架!」因為小產陰影?「嗯!」她點點頭,眼中有些淚光。

這樣的谷底狀況,纏繞她年多。「好彩我係基督徒,嗰陣我一直都有祈禱,一直都有睇聖經,然後我發現,我嘅價值,並唔係在於我係人哋嘅老婆,或者係個歌手,而係在於我係神嘅女兒,我就係咁不停用呢樣嘢嚟說服自己,再聽埋啲現代聖詩嘅歌,我慢慢先可以get over到。」

陳奕詩唱我

雨過天晴,走出了抑鬱症的陰霾後不久,她終於有了第二胎。「佗B頭三個月唔穩定,所以我知道再有咗,就乜工都辭晒唔做,坐喺屋企(安胎),終於等到三個月,冇事,好開心啦,點知到第十四周,我又突然流血不止,我老公即刻車我入浸會急症,連佢都覺得一係我死,一係小產。我嗰吓就心裏面同神講:『如果你真係唔想我有BB,咁我接受啦!」

有驚無險,最後她和胎兒也沒事,醫生說,流血是她出現了胎盤前置,即俗稱的「佗得低」,需長期卧牀。「我後尾因為由浸會轉咗去QE婦產科瞓,所以我同QE啲人熟到爆燈呀!如果嗰陣有社交網、有WhatsApp,我哋已經add晒o架!哈哈哈!」瞓了三個月,子宮終於升回原位,她決定在QE選擇自然分娩。「見到個BB出到嚟,手、腳喺晒度,我已經覺得so thankful!」

Ruth在家當了一年全職媽媽後,開始覺得有點悶,想工作,但又不想離開孩子半步。「主要係我唔想畀工人湊大個仔。」剛剛遇着啱啱,當年亞洲小姐憑三十八D上圍爆紅的「波霸」陳奕詩,就在此時找她教唱歌。「但問題係,我識唱,唔等於我識教人,我未教過人o架!但佢唔理咁多:『總之你點唱,我就點唱啦!』咁我咪開始試吓屋企教佢唱歌囉,跟住就有好多人嚟搵我喇—當然都係因為佢講咗出去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