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6 年 05 月 30 日

炘父之名 鄧業炘

常說「虎父無犬子」,用於已故「影壇大哥」鄧光榮的長女鄧業炘(Yvette)身上,則要把最後一字,轉為「女」。父親江湖地位高,既是演員又是製片人,卻很有親和力,鄧業炘總是笑哈哈地說:「我好似我阿爸,愈老愈似!」

現年三十四歲、○六年創立PYT Operandi多元藝術平台的她,五年前家中突然發生巨變,父親於無預警下,心臟病發離世,家庭頓失支柱。

鄧業炘直言,當時很迷失。「佢係我哋超級大嘅精神同經濟支柱,基本上我覺得佢係Superman,你點會諗到一個Superman會咁早過身?我好lost(迷失)!到o依家已經(離去)五年,我發覺無論係家庭、朋友定事業,統統都因為佢而得到好多人嘅幫助,全部係佢生前留畀我嘅,幫我種咗好多福!」

因父之名,令鄧業炘更懂得感恩、惜福。

鄧業炘笑指,當年以PYT作為公司名的原因「好低能」:「以前喺紐約住,有日起身聽到Michael Jackson首慢版〈P.Y.T.〉(Pretty Young Thing),覺得好舒服,咁啱YT(Yvette Tang)又係我個名 ,嗰時又幫人做緊photographer、print嗰啲,全部P字頭,所以就用嚟做公司名!」

最後一面

失去至親的滋味,你能體會嗎?

一一年三月,鄧業炘於工作途中突然接到噩耗,趕回家後,只看見大批狗仔隊及救護人員圍在四周,父親鄧光榮被證實於家中死亡,終年六十四歲。事隔五年,鄧業炘指當時的情況仍歷歷在目,「我嗰日中午仲有同佢講過嘢,點會諗到以後就再見唔到爹哋?

「佢好有義氣,事發前一晚,佢為咗幫一個朋友搞event,通宵唔瞓做天光。我臨出門口時,見到佢個樣好攰,仲同佢講快啲去瞓。但佢份人好有條理,係典型處女座,臨瞓前仲走去沖涼、食埋lunch,覆晒工作上嘅電話,幫埋朋友嘅來賓約Tea lunch。然後見到嫲嫲瞓緊覺,就上床同嫲嫲講:『我陪你瞓晏覺喇媽咪。』超級孝順!」

愈說,鄧業炘的聲線愈震:「嫲嫲瞓醒後,工人帶咗佢去沖涼食飯,搞完一大輪後,發現爸爸仲瞓緊覺,叫極都唔醒,就覺得有啲唔對路,其後知道原來爸爸瞓瞓吓覺就走咗⋯⋯嗰時我去咗深圳開會,突然收到電話,即時趕返香港,返到屋企已經見到好多Paparazzi(狗仔隊),(場面)好亂,我覺得好突然、好lost!」

父親於無預警下去世,任誰都難以一下子接受。近年逐步走出喪父之痛的她,已找到精神寄託。「我發現,人點解要做身後事?係要畀仍然在生嘅人一個寄託,我哋o依家每年都會去拜佢,每年拜十二、三次山,重陽、中秋、清明⋯⋯總之所有中國傳統節日,我哋就會去探爸爸,唔會變!」

她指,當年就算父親拍戲有多忙也好,都會抽時間與她相處:「我有睇佢做嘅戲,由黑白片、台灣文藝片,到出名嘅電影,我統統都睇過晒。」

只有五歲的她,手抱妹妹鄧業煒,與父母及嫲嫲出席喜宴,「嫲嫲去年走咗,我好傷心,願佢往生淨土,早登極樂!」

父親離世後,鄧業炘(右)與母親及妹妹三母女相依為命,去年聖誕節更一起共享天倫:「爸爸去世後,媽咪好誠心學佛,又去做義工,對佢嚟講係個好好嘅精神寄託。」

柔情鐵漢

父親生前受人敬重,人人都會叫他一聲「大哥」,不過鄧業炘笑指,父親於家中,與街外的形象差天共地。「以前日日見住爸爸,實係笑佢多過欣賞佢,不過o依家真係識欣賞佢,其實佢好慈父、好細心、好識o氹人。」

縱橫娛樂圈四十多年,鄧光榮見盡娛圈黑暗面,特別反對女兒發「明星夢」。「佢好唔想我同妹妹(鄧業煒)入娛樂圈,嚴禁我哋去探班,唔想我哋發明星夢,最想我哋做醫生,因為可以幫人,奈何我同阿妹都怕血。佢話(娛樂圈)入面好複雜 ,驚我哋學壞。以前喺屋企,連個『勁』字都唔畀講,唔可以話人低能、低B,粗口更加唔使旨意講,佢覺得好粗魯,只係想我哋讀好書、斯斯文文,好有氣質咁做乖乖女,可惜我哋同佢嘅諗法有啲偏差,哈哈!」

以為鄧光榮這個大忙人,應該甚少理家事,鄧業炘卻斬釘截鐵否認,更強調父親對她超級嚴格 。「以前我讀Maryknoll(瑪利諾書院),有時食學校啲飯食到好想嘔,諗住過對面球場買個唔同口味嘅飯盒,但爸爸有時就會趁開會之前,泊架車喺學校門口,睇我會唔會lunchtime走咗出去,次次都畀佢捉到,好鬼黑! 」

不過,鐵漢都會有柔情一面,「細個佢要我哋返學前,走去床頭錫佢一啖先可以走,又會帶我哋去戒毒所做義工教英文。以前我好鍾意出夜街,爸爸每次都會車我出去,之後佢就去按摩,等我玩完,就車番我返屋企,講緊係凌晨四、五點嘅事,就算幾忙都好,佢每一次都會車!」

於香港搞藝術有一定難度,但她指公司現時收支平衡,「嚟緊十二月,我哋會喺北京搞夏永康藝術展,佢咁多年都唔肯做,今次算係一個教育平台,宣揚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