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6 年 05 月 24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誰明熊貓心

台上的阮兆祥,扮演一隻功夫熊貓,逗觀眾開心,他感性地說,看見近年的香港人,笑容少了,留得住的集體回憶也少了,他希望激勵大家,互助互勵又互勉,然後音樂停了下來,他清唱出〈前程錦繡〉。

台下的我,聽得動容,感慨良多。一個人,如果讀得懂笑話中滲出淡淡哀愁,證明你的青春,早已如小鳥愈飛愈遠了。

開騷前,我跟坐在附近的傳媒行家聊天,吹水的話題,不再是圍繞明星之間的緋聞,也不會像以往的無聊開場白:「喂!無見一排,你瘦咗又靚咗喎,去咗韓國執過個樣呀?」

甫見面,相視苦笑,眼神彷彿在告訴對方:「恭喜你仍然有份工!」大家恍如《飢餓遊戲》的生還倖存者,仍能擁有傳媒工作者這個身份,去謀五斗米開飯。

「你OK吖嘛?」簡單一句問候,言簡,卻帶千斤沉重。

行家E說,他的周刊由一百八十人,裁減至一百人;行家A慨嘆她的報章不斷「陰啲陰啲」炒人,不知何時輪到自己;攝影師L又爆自己的公司在六月初會裁員兩成,慶幸能逃過一劫;編輯M大呻任職的周刊輸了誹謗官司,前景危在旦夕......

記者C告訴我,幾天前出席一名狗仔隊的婚宴,同枱都是昔日的行家,卻佔了八成是被裁出來的失業大軍,有人無奈說:「搏咗咁多年,咪唞吓先咯!」也有人積極轉型學沖咖啡,甚至報讀陪月訓練課程,以求找一片生天。

我不禁想起,在看騷當天的下午,行家B來電向我訴苦,說公司的兩個部門,為了一些小問題,爭吵得面紅耳赤,一方說:「這不是我的工作範圍,我不會做埋的!」

另一方則火都嚟埋:「o依家炒咗咁多人,人手不足,係咪幫吓手都唔得先?」

天呀!今時今日如此時勢,能夠仍然有一份工,已經要感恩,時間是要放在如何保持競爭力才對,同舟卻不共濟,還有閒情去跟同事「玩嘢」,他們的茅塞,看來要到見棺材一日,才會頓開。

人往往要在黑暗中,才會清楚望到星閃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