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6 年 05 月 24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一塵不染水耕菜

走進這個四十呎長的貨櫃,看到翠綠得使人心動的菜,巴不得立即要拔一棵品嘗,只是怕鹵莽行徑失禮死人,惟有乖乖先聽專家講解這些水耕菜的前世今生。

水耕菜在香港仍屬起步階段,目前已有人在新界覓地大展拳腳,但這天我卻身處葵涌信興集團的多層貨倉和物流中心停車場內由貨櫃改裝成的「蔬菜培植坊」,看到蔬菜由種籽至菜苗,完全不見天日下長大成一棵菜的過程,簡直大開眼界。

還記得年前出席信興的活動,掌舵人蒙德揚提到從日本引進整套設備在港種水耕菜已有收成,隨手執起一把菜塞入嘴巴內,並且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試。說實話,當時確實有點猶豫,未煮的菜也不相干,反正沙律菜都是生的,但沒有清洗倒是疑問。須知當今時世污染嚴重,而且農藥使用得也猖狂,平日買菜回來必浸洗多次。不過,看見主人家二話不說輕鬆地吃,我也淺嘗兩塊菜葉。

不吃尤自可,一吃便對這種人工種植很好奇,但一直苦無機會親身了解,直至上月在另一個場合碰見信興的人,厚臉皮提出要求,這天終於如願進入密閉的蔬菜培植坊。

梁家權攝

想起當日的猶豫,其實真可笑,這些菜比人乾淨得多,終其一生根本與污糟邋遢沾不上邊!我們在塵世生活其實帶菌無數,進入培植坊前需首先洗手,穿上全套防護衣,換上靴子,笠上紗帽,戴好口罩,經過噴射氣流「淨身」,才能親近嬌嫩的蔬菜。

我像福爾摩斯般悄悄地仔細查察每塊菜葉,不僅沒有蟲蛀,連葉邊也完好無缺,若不是親手摸過近距離看清楚,遠看會以為是仿真製品。給我講解的專家說,這些不是「化學菜」,其實種植原理跟土種一樣,也要水、空氣、礦物質和肥料,怪不得味道沒多大分別。只不過水耕菜用的水和空氣是經過濾,用的礦物也是按不同菜種施放,而省電的LED燈代替了陽光,讓菜葉進行光合作用製造糖令菜生長,而光合作用所需的二氧化碳,是氣體廠供應的樽裝氣,一個約一米半高的氣樽可用三個月。

水耕菜在完全受控的環境下生長,所以特別健康,而且不用淋澆,水份和養料都從根部吸收,因此不用洗菜隨手摘來吃也沒有風險。不說不知,這些水耕菜可以「度身訂造」,例如腎病病人不能攝取太多鉀,於是栽種時不落含鉀的礦物鹽,病人便可以安心食用。

別以為講解的專家黃鎮豪是現代農夫,他不是操作犁田機,而是穿上整齊西裝在電腦上掌控一切,是身兼總經理的董事局成員。

信興這個蔬菜培植坊,既有教育意義,背後是優質生活的理念。水耕菜在日本早已大行其道,各大超市都有發售,目前本地水耕菜場的產量不多,主要供應高級食肆及酒店。當新界的農地愈來愈少時,水耕菜是本地現代化農夫的出路。對我們只管吃的凡夫俗子來說,只管味道,當日試了五個品種,菜味不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