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5 月 16 日

收生不足陷財困 料摺半數課程 自資院校勢掀爆煲潮

香港大學轄下的自資院校明德學院,因收生不足每年勁蝕逾千萬元,上周宣布由港大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接管,需借錢兼裁員解財困。

惟今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本刊調查發現,現時本港約有三十間自資院校,當中約半數本學年的收生人數較去年下跌,就連老字號珠海學院亦難逃逆境,勁跌逾五成;有規模較小的自資院校,甚至驚現個位數。

多間院校錄得赤字,有校長無奈地說:「老師仲多過學生,但洗濕了個頭,唔想死,惟有要辦學團體不停貼錢給學校。」隨着適齡中學畢業生人數持續下跌,加上教育局叫停部分自資院校收內地生,有教育團體預料,未來六年將有半數自資專上課程停辦。自資院校正式步入寒冬,爆煲潮一觸即發。

明德學院四年學費合共三十七萬六千元,貴絕整個自資院校,陷入財困,本學年收生人數跌至一百三十五人。

候任明德校務委員會主席陳坤耀(左)預計,三、四年後可收支平衡,二二年中學畢業生回升後,或可轉虧為盈。右為暫代校長李經文。

成立至今僅四年的明德學院,上周宣布因收生不足及出現財政問題,將由SPACE接管所有人事管理、招生和財務等事宜。明德校長麥培思和校務委員會主席張永霖,亦雙雙請辭,由SPACE院長李經文及董事局主席陳坤耀分別暫代。

陳坤耀在記者會上交代,明德面臨逾千萬赤字,並公布「救亡方案」,「日後宣傳會突出博雅教育定位,以及同港大的關係,例如學生可使用港大設施、圖書館等。」為減省開支,他亦透露將削減三分之一行政人員,又會視乎今年會計課程收生人數,決定是否保留。「期望三、四年後可收支平衡,期間的虧損,將由SPACE撥款支付,等有盈餘才還款。」他說。

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明德本學年只招收了一百三十五名新生,較去年大減逾四成。據知,現時明德全校約有六百名學生,比起當初開校時訂下二千六百人的目標,相差一大截。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上學年明德虧損逾一千三百萬元之多,主要收入來源的學費有五千六百多萬元,但單是教職員等人工支出已達四千多萬元。

疑違規超收內地生

「明德最大的問題,就係用了教資會院校的成本去營運,例如挖了港大副校長過檔,師資好貴,人工比港大唔會低好多,平均每個學生成本成廿幾萬,但普遍自資院校每個學生成本只係約六萬,就算護士課程都係約十一萬,長貧難顧當然蝕得甘啦。」一名自資院校校長分析,明德首當其衝壯烈犧牲,與當初錯誤計算學生成本有關。

知情人士透露,自資院校錄取非本地生的限額為一成,但明德卻違規超收內地生,惟教育局去年十月突然宣布,明德、恆生管理學院、明愛專上學院、東華學院、高等科技教育學院、能仁專上學院、港專學院及宏恩基督教學院,未獲國家教育部認證,不可在內地招生,「明德收咁多內地生,影響最大。」

事實上,早在明德未成立前,港大曾委託獨立顧問公司進行私立大學發展財務研究,發現明德面對最少六大營運風險,包括首筆建校資金只有一億八千多萬元,看似不合理;加上每班平均以二十五名學生計算成本,負擔過重等。最終明德果然如報告所預言,踏上財困之路。

今次明德另一大死穴,是受近年中學畢業生下跌拖累,導致多間院校收生不足。本刊調查發現,現時約三十間自資院校中,本學年約半數收生下跌,六間收生人數更不足一百人。其中能仁專上學院本學年只有五十名新生,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該校一四年勁蝕逾七百萬元,據知需由辦學團體香港佛教僧伽聯合會揼水補貼。

能仁校長黃景波坦言,適齡中學畢業生人數減少,但八大資助院校維持一萬五千個學士學額不變,業界共同面對收生困難,「現在我們蝕成千萬,三年前嘉諾撒聖心商學書院已停辦,不少院校都停辦了部分副學士課程。」

現時明德學院位於華富的校舍,原是小學校舍,由教育局租借,設備簡陋,兩年後需歸還給當局。

明德一二年成立時,星光熠熠,更稱三十年後要成為「亞洲史丹福」,惟四年後卻爆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