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6 年 05 月 15 日

馬屎埔收地風波 揭超級租霸搲盡賠償

擾攘近廿年的粉嶺馬屎埔收地風波,上月底再爆發衝突。恒基地產當日派出近七十名保安協助收回一塊農地,遭村民和示威者阻撓,終令行動擱置。帶頭抗爭的馬寶寶農場負責人區晞旻,在鏡頭前打着「保衛東北,守護香港」的旗幟呼籲市民加入抗爭。

本刊深入調查發現,這位常將「家園屬非賣品」掛在口邊的「正義農民」區晞旻,其父親區流根原來九年前,已將名下一幅地以三百萬元賣給恒地,之後成為附近私樓單位的業主。直至一二年東北發展計劃公布,他即除名,被指意圖符合收地賠償資格。

同時,本刊發現他近十年未經業主同意下,疑先後霸佔恒地逾五萬五千呎土地耕作。

有知情人士慨歎,事件被包裝成保育抗爭戰,贏取部分輿論,卻妄顧法理。「譬如一個業主真金白銀買層樓,現在唔出租要收番,租霸死都唔搬仲叫其他人幫手。業主攞番就被人鬧恃強凌弱,係咪好荒謬?」區氏回應反指恒地用錢「霸地」。

恒基地產積極收購馬屎埔村的土地,計劃發展中密度住宅項目,但收地過程障礙重重,糾纏多年仍未解決。

上月尾,恒地派出外判保安協助收地,遭保育人士阻撓,爆發衝突,收地行動被迫擱置。

位於粉嶺梧桐河畔的馬屎埔村,原本是一條寧靜的鄉村,近期因收地風波,成為保育人士的抗爭戰場。每有風吹草動,恒地的外判保安員,跟以區晞旻為首的抗爭者均會劍拔弩張,對峙場面無日無之上演。

這場風波於三月底發酵,當時法庭派出執達吏執行收地行動,不少傳媒亦在場,但區晞旻堅稱沒見過執達吏現身,質疑恒地沒循正式程序收地。她說:「對於無錢的人,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身體去擋。」自此,有反東北人士在網上招募義工隊廿四小時巡村,以及築起看守台全天候監視,當發現有陌生人走近,義工即上前查問來意。

區晞旻亦經常在網上「放風」,號召支持者到場聲援做「人肉擋箭牌」。上周五早上,她經營的馬寶寶農場fb專頁聲稱,現場有過百名保安員駐守,呼籲支持者到場支援,結果有十數人響應,但記者發現現場保安員僅約十人,疑有人報大數「放流料」。

區晞旻(右)聲稱「家園是非賣品」,但本刊發現其父親區流根(左)九年前,已將名下一幅地以三百萬元賣給恒地,曾擁有附近一個私樓單位。

區晞旻經營的馬寶寶農場,以振興本港農業為名,號召保育人士加入抗爭,抵抗收地行動。

上樓後續着數

有已搬走、現職附近屋苑保安員的前村民,近日巡更經常看見雙方對峙,「他們想阻止恒地將共二十一萬平方呎地皮,發展成中密度住宅項目。講真塊地恒地明買明賣,佢話要收番發展,你邊有得賴死?仲要日日嘈!」他抱不平說。

他透露,有逾半世紀歷史的馬屎埔村分為東、西兩村,全盛時期有七百多戶。九○年代本港農業式微,西村絕大部分村民將農地賣給恒地後已搬出,但馬寶寶農場所在的東村則有不足一百戶遲遲未肯搬出,當中大部分人是租客。

「我是西村租客,十年前收了恒地約十萬元搬走。東村人嘈得最大聲,賠償加至六十萬元,好多都攞了錢搬走埋,但最近突然在村內重現。」眼見區晞旻多次在傳媒面前聲淚俱下,指自己三代以馬屎埔村為家,心繫耕作,他亦看不過眼:「佢老竇好多年前收咗人幾百萬,搬咗入對面綠悠軒!家乜鬼?無非為着數。」他愈說愈勞氣。

本刊翻查土地註冊處資料,發現區晞旻父親區流根及祖父區潤,確實在九七年將名下一幅七千五百平方呎的農地,以三百萬元售予恒地的子公司「祺星有限公司」,之後二人再以年租一千元向恒地租用該地。九九年適逢樓市大跌,區潤跟妻子何笑聯名以二百三十萬元,購入綠悠軒一個實用面積六百多平方呎的單位。○七年區潤去世,區流根及其兄弟區永根加名成為業主。

記者連日觀察,發現區晞旻祖母仍經常出入綠悠軒。但區晞旻接受本刊訪問時,聲稱在馬屎埔跟父母同住,「要守住香港僅有嘅農地,一塊都唔可以失!」她重申拒接納以金錢或換地作賠償,「錢買唔到我屋企人,唔係有錢就大晒。」但言談間,她爆響口說:「為咗抗爭,每朝七點『落嚟』這裏嚴陣以待。」疑似洩露不在該村居住的端倪。記者亦發現,她有時上午十一時才踏單車回村坐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