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遂心如爾 2016 年 05 月 05 日

梁爾紋

我是我!我是梁爾紋!入行二十四年,由傳媒變成現任寰亞傳媒集團媒體總監。負責寰亞電影、唱片、演唱會及藝人的宣傳工作。有幸跟不少圈中紅人名導,成為好友,於人生路上,互相扶持。

Beyond Life

原諒我這一生不覊放縱愛自由⋯⋯

一九九三年六月三十日黃昏。

正於《東方日報》雜誌組工作的我,在公司接到高高層康子在日本打來的長途電話說:「Mavis要有心理準備,我知道你很喜歡黃家駒,所以第一時間找你,剛證實他已離開⋯⋯你要堅強面對!」我只「哦」了一聲,再將電話轉駁給另一位高層,然後發呆。

不到一分鐘,全公司就緊張起來,找資料的找資料,找相片的找相片,由於是《東方》獨家採訪的關係,我不能將消息第一時間公告Beyond的樂迷好友,惟有打電話給媽媽,媽媽的痛哭聲令我不得不掛線,因為正在上班的我要裝作堅強,不能流淚。

身邊一位同事自言自語:「死死死!死也阻我收工,約了人吃飯嘛!」心如刀割的我無話可說(當然,抱着這種工作態度的人會自然淘汰)。不久總編輯走過來,叫我寫千五字的黃家駒生平,膽大包天的我還發晦氣說不懂寫,不懂得寫也要寫吧,忍住眼淚寫寫寫,十五分鐘後交稿,總編輯還讚我寫得極速,笑不出的我,只跟他申請衝入洗手間大哭一場。

要找與家駒(右)的合照很困難,唯一留住這張,當年我十六歲。

從Beyond到日本發展,以至家駒玩遊戲節目失足跌下,《東方日報》所有有關樂迷報道,全由我這個Beyond「鐵粉」負責。之後,樂迷在二樓後座(Beyond的band房)通宵摺紙鶴許願,到寺廟為家駒祈福,全場許願戒吃牛肉,可以做的都全部做了,只為求換來讓家駒生存的一絲希望。然而家駒撐了六天,還是離開了我們。

這是人生第一次面對至親死亡,那種無助、徬惶、恐懼都深深體會了,亦明白人生無常。生命不在乎長短,只在乎意義,如何擁抱着真心走路,好好珍惜眼前所有,活在當下!

家駒於三十一歲時離開我們,在我三十一歲生日那天,更驚訝他的智慧、他的偉大、他堅持用音樂宣揚和平與愛,感染世人。

要找與家駒的合照很困難,因當年聽話的我,將所有Beyond的珍藏捧回公司做資料,然後在我不知情下,高層把我「人生的全部」送到資料室,無法取回。唯一留住這張,當年我應該是十六歲,因為十七歲我便剪短頭髮當記者,入行後見到家駒,他第一時間認真地對我說:「快回公司辭職!做記者這一行很奸險,你做不來的!把頭髮留長後去選港姐吧!」

當時我「吓!」了一聲,笑了半天。

他從不知道聽Beyond長大的人,是打不死的。

謝謝家駒!謝謝Beyond!讓我的青葱歲月,擁抱一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