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5 月 09 日

天涯女俠 陳英凝

世界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地域之差別,而是人心之間的隔膜。二十年來,「天涯俠醫」陳英凝打破所有界限,走過烽火戰地,踏遍最遙遠、最貧窮的災區進行人道救援工作。

曾是歷來最年輕的無國界醫生香港區主席,她只求付出的一顆熱心,不但為她贏來多個獎項,連政府也向她招手。可惜政府有心,女俠無夢,她只醉心救援工作,十年前更加入中大執教鞭,將自己的救災經驗傳承給下一代,薪火相傳。

「只要有能力、有機會,就應背負起責任。」說着一直堅持的理由,陳英凝猶如女俠上身。

女俠回到家中,也是個小女人。丈夫是新聞處前處長丘李賜恩的兒子,二人育有一對仔女,「每次出門,都多得老公肩負湊仔重任。」「幸福」兩個字,鑿了在她額上。天涯需要女俠,女俠背後需要個可靠肩膊。

二十年來,陳英凝踏遍最遙遠、最貧窮的災區進行人道救援工作,「只要有能力、有機會,就應背負起責任。」

○八年汶川大地震,陳英凝帶領一隊無國界醫生國際救援人員重返災區,當時子女才分別三歲及一歲。(相片由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提供)

陳英凝說話很快,彷彿希望以最短時間,與你分享她的人生經歷。僅四十歲出頭,就像活了別人的幾個人生。曾獲頒香港傑青、世界傑青,早前更獲星島集團選為傑出領袖的她,早在二十七歲已坐上無國界醫生董事會主席之位,前無古人。她守護生命的故事,觸動人心。

「救災二十年,仍未厭倦,反而愈做愈喜歡,愛其對與錯的清晰,每個生命有同等價值,我希望一直守護這信念。」陳英凝語氣肯定地說。她自言從小「坐唔定」,又「不怕蝕底」,最愛做義工,中學老師也曾說:「未見過學生全部課外活動都參加。」

陳英凝大學時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生物工程系,日日做實驗,悶到發霉,經教授介紹,參與一項非洲旱災救援工作,成為其人生轉捩點,令她愛上人道救援。「在資源缺乏的災區,需用創意動腦筋,兼熟悉基本行業知識。做救災的都是有心人,很喜歡與他們工作,得到好多人生體會。」說時雙眼閃着光芒。

立定志向,陳英凝報讀哈佛大學公共衞生碩士。一年暑假,回港陪伴患病母親,不想在家無所事事,便到無國界醫生叩門找暑期工。負責人得知其救災經驗,工作僅兩天便邀她前往廣西,參與水災救援。自此,她便一邊在無國界醫生無薪參與救災,一邊兼職教書賺生活費。

身為中大賽馬會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副院長,陳英凝從未停止走到最前線,今年首四個月,只有九天在辦公室。

近年陳英凝不時帶領學生到內地少數民族村莊,進行防災項目,出差次數頻密。

吃苦

跑到最前線救災,父母不無擔心,亦怕她周圍飛辛苦。陳英凝爸爸是著名兒科醫生陳作耘,希望四位千金都能繼承衣缽,最後身為大家姐的陳英凝做了救災醫生,三妹也當了兒科醫生,二妹及四妹則因怕血,分別成為律師及會計師。

當起無國界醫生義工,到過二十多個地區救災,她大呻辛苦:「坐長途車十多小時才到災區,晚上瞓營地,蚊叮蟲咬。」最激一次必數被軍人用槍指着頭一事,「在戰地科索沃運送病人途中,被維和部隊士兵指着頭,要我交出文件。我當時好火,即刻推門落車質問對方,要求見其長官,最後士兵也有道歉。」人大了脾氣已收斂,但她對救援的熊熊之火仍未熄滅。

十年前,才三十出頭的她,因閃亮的救災履歷,被中大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前院長葛菲雪羅致,擔任副院長。「考慮到體力不及年輕時,也剛成家立室,無理由成日離家出走救災。葛菲雪知我對災害研究有興趣,便放手讓我做。由零開始,無想到有今天的成就。」

不過陳英凝不甘終日躲在「象牙塔」內,從未停止走到最前線,只是婚後與丈夫約法三章,不再去戰地。○八年汶川大地震,她就帶領一隊無國界醫生國際救援人員重返災區,當時子女才分別三歲及一歲。

○九年起,她帶領學生到內地偏遠貧困的受災地區進行防災項目,多年走遍八個西部省份、三十多條少數民族村莊。「我們與NGO不同,他們是幫村民,我們是用村莊作教室,村民成為學生的教師,讓他們實踐課堂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