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5 月 0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我們的「一國」

基本法很清楚的說明,外交事務並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範圍之內,但也留有很大的空間讓香港繼續發展一貫的「對外事務」,並以「中國香港」的名義,繼續參與多個在貿易、經濟、文化、體育等領域的國際組織。這些組織之中,港人較多聽聞(但不一定了解)的有亞太經濟合怍組織(APEC)和世界貿易組織(WTO),而我在二○○四年開始出任工業貿易署長時,就是負責香港作為這兩個組織的「成員經濟體」(member economy)的各項工作。

這些組織不是聯合國,名義上只談經濟貿易,但國與國之間的經濟事務,又怎能不牽扯上政治呢?我們國家在APEC的代表團,就是以外交部的官員為主,商務部為輔的。香港這個沒有外交權的地區,躋身於這個國際舞台,就讓我這等主事的小官,有機緣在近距離見識了外交場上的明爭暗門、爾虞我詐、口是心非。外交和政治,歸根究柢都是一場權力的較勁。APEC的議程,表面上都是一些所謂的跨國合作計劃,例如共制訂同發展願景、減排指標、甚麼甚麼宣言等,但其實質意義在於營造一種國際間的友好氣氛,搭一個場景讓各國高官和領導人每年有幾次聚首的機會。

APEC最關鍵的會議,其實並不是每年的領導人峰會,而是會前會後那些雙邊會談。各會員國的國力懸殊,其中互有聯盟關係的,行事自然親疏有別。美國和中國這等大國,要求和她們進行雙邊會談的國家自然大排長龍,她們願意見誰,一眾小國都要仰其鼻息。大國之間的會面就更會計算精準,在哪裏見,見多久,談甚麼,都是外交的大學問。大國自有大國的架勢,美國代表團出動,通常要把整座酒店包下來,我們國家的也不遑多讓。在那個場景,我們可以看清楚美國人滿口仁義的霸道;「世仇」日本及一眾東南亞小國,又怎樣倚仗着她的勢力,極力牽制着中國。中國代表團對我們當然非常友好,更不會把我們牽涉到那些漩渦當中。雖說「弱國無外交」,但香港是貿易自由化的典範,加上自身經濟實力,在這兩個組織裏也一直佔有一定的地位和話語權。

香港人都滿足於「一國兩制」的「兩制」,實行得淋漓盡致了,那個「一國」卻仍然是個抽象的概念。的確,一般的香港人很難有以上的體會,但稍有留意國際新聞的人也會知道,隨着國家日漸強大,國際間對中國的圍堵比以前更為明顯。回歸之前,香港的保釣份子也有一腔熱血,槍口一致向外。今天的情況其實沒有改變,更有甚者,是一些小國也因為美日的撐腰,也來找中國的晦氣。今天的年輕人也滿腔怒忿,但都是衝着自己的國家。花園道的美國領事館前,每早都排滿了人,都是辦美國入境簽證的。香港近年出現了不少「熱血」的青年和學生組織,但好像還未見過他們抗議過:你這個老美,老遠跑來南中國海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