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6 年 04 月 24 日

5家族擁近半數舖位 布市場收地掀「落釘」疑雲

三十八年歷史、俗稱「棚仔」的深水埗欽州街布市場,將被收地興建居屋,旋即爆出「落釘」疑雲。食環署根據早年的檔戶人口調查,將已登記的三十三名無牌布販安置到新街市,但計劃公布後,突然殺出十七人自稱在該處經營多時,卻無向署方登記「戶籍」,要求分舖或賠償預埋他們,否則拒絕離場。

本刊調查發現,五大家族經營「棚仔」近半數檔位,部分人與該十七人有親屬關係。據悉,「欽州街布販市場商販關注組」主席何應向署方報稱擁有十二個檔位,但有布販聲稱,他擁有約二十個檔,有人疑安排兒子及大舅兩父子做部分檔的「掛名」檔主。

記者連日到其大舅父子報稱的檔位視察,卻無人睇檔,門口有何應店名紙牌。鄰近布販指:「何應夫婦先係話事人。」消息指,為免有人混水摸魚,瓜分合共近百萬搬遷津貼,食環署正核實布販身份。何應回應本刊查詢時否認安插親屬入場。

位於欽州街及荔枝角道交界的「棚仔」,即將被政府收地,旋即爆出「落釘」疑雲。

食環署曾因布販非法霸佔「棚仔」的檔位進行執法,屢次遇到布販阻撓,「棚仔」猶如無王管。

走進「棚仔」布市場仿佛置身迷宮,布販在場內堆積大量布匹,周遭環境狹窄翳侷,電線縱橫交錯,有失火危機。場內雖然有一百九十二個檔位,但多數無人看管,只掛上寫有電話的紙牌,方便客人聯絡檔主落「柯打」,但撞口撞面都見寫有「應利布業」的紙牌。

有布販透露,「應利布業」的負責人是「欽州街布販市場商販關注組」主席何應(又名何應開),是三十三名獲安置的無牌布販之一,擁有約二十檔,但多數只掛紙牌看檔,「佢霸咗咁多舖,又無人手睇,於是掛紙牌收客。肥水不流別人田,多個舖就有多個收客機會。」有布販解釋說。

據悉,政府宣布安置計劃後,何應大舅兩父子突然現身,聲稱一直在「棚仔」經營布料生意,但六度錯過食環署的檔戶人口調查,現要求當局一併安置。

本刊記者連日駐足他們報稱經營的檔位,未見職員及這對鄧姓父子出入,檔口只掛寫有「應利布業」的紙牌,遂向隔籬布販查詢,布販竟說:「唔返的,唔使等,你想買布就打紙牌上的電話找何生啦。」

該名布販聲稱,鄧姓父子只是掛名檔主,何應夫婦才是真正的老闆。記者遂致電紙牌上的電話,接聽的女子一時自稱姓鄧,一時自稱姓何,但避談檔主屬誰,只着記者盡快落訂單。

棚仔五家族

「棚仔」布市場共有一百九十二檔,分布於五條巷內。布販數量看似十分多,但隨着檔主逐一離世,場內近半數檔位被五大布販家族鵲巢鳩佔。

家族舵手:陳如東(已登記)
檔名:大東布業
成員:未登記:太太
家族擁有檔位:六個

家族舵手:潘文天夫婦(已登記)
檔名:天榮行
成員:–
家族擁有檔位:約十個

家族舵手:何美玲(何應堂妹)(已登記)
檔名:信昌疋頭
成員:有登記:母親 未登記:父親
家族擁有檔位:十個

家族舵手:蘇增康夫婦(已登記)
檔名:曾記
成員:未登記:兒子
家族擁有檔位:約十九個

家族舵手:何應(已登記)
檔名:應利布業
成員:有登記:太太、姐姐、外甥 未登記:兒子、大舅、大舅之子
家族擁有檔位:近二十個

認佔領「吉舖」成舖王

同時,何應二十二歲的兒子報稱是另一名被食環署「遺忘」的布販。記者到他報稱的檔位觀察,發現他有現身,但大部分時間站在一角不是打機,就是與其他布販「打牙骹」,營運工作交由父母處理。

經過連日跟蹤,本刊亦發現他絕少全程參與舖頭運作,有時午飯時間便歸家,再無落街;有時下午四時,才見他睡眼惺忪現身。他聲稱一三年畢業後入行,經常與父親舉辦抗爭行動。

記者佯裝顧客向五十六歲的何應搭訕,說起奮鬥史他便雀躍起來。他七九年從順德移居香港後,跟叔父在「棚仔」賣布,聲稱曾月入五萬元。九七樓市高峰,在深水埗坐擁兩個物業。

何應在「棚仔」擁有多個檔位,近期積極為三名「未登記」的親戚爭取「戶籍」,被指想延續其布業王國。

在「棚仔」三十多年的何應,一直無檔牌,只能做持牌檔主的「助手」接生意,先後拍過五個牌主。隨着最後一名牌主拍檔,最近向食環署退還牌照,他唯有無牌經營下去。

被問到是否擁有近二十個檔位,何應沾沾自喜說:「差唔多」。他承認,部分舖位是「佔領」得來,「原來牌主因為年紀大無心經營,仔女又唔志在,連舖租都費事收,索性丟空間舖,見有『吉位』咪借位放布,食環署都好少理,最多因阻街罰幾百蚊了事,我就當交租。」

雖然無牌在手,但何應已成為「棚仔」一哥,代表布販向當局爭取權益,令部分想與食環署合作的布販敢怒不敢言。「他的檔位最多,我們都要聽他的話。」有布販悄悄跟記者說。

「棚仔」第二多舖的家族是「曾記」,「他們有十八、十九個檔口,影響力唔細。」有布販向記者說。據了解,「曾記」負責人蘇增康夫婦已登記「戶籍」,當局宣布安置計劃後,曾氏突然報稱十九歲兒子「鋒仔」也有經營,要求加入「戶籍」。

「鋒仔」報稱是「第三街」一個檔位的檔主,記者連日觀察發現,他絕少獨自看檔,接生意、招呼客人、訂貨等工作全由蘇太一手包辦,每有客人揀布,聲稱是檔主的「鋒仔」多數躲在母親身後玩手機,即使有客人走近,他瞄了一眼便繼續打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