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靈異共和國 2016 年 04 月 24 日

雲海

全名陳雲海,是個真名。九十年代開始在各電台、網台討論靈異、UFO、宗教及非主流話題;到訪過羅茲威爾及神秘五十一區等。

避嫌潔癖

認識我夠深的人都知道,從不考慮過參政,一來「政治」自古骯髒,二來「政治」不是隨隨便便找個人便懂得玩,三來保留我慣常對付公務員系統之中立性,就需要這種潔癖。於是,做人做到今天,從來無進入過任何黨或政治組織,沒有幫助過任何政治團體助過選、站過台,甚至公開呼籲支持也沒有。

上年區議會選舉,有人希望我到場稍作支持,我也通通拒絕了。當然,自己也不會參選任何立法會及區議會,因為一旦進入架構、進入建制,思維必定受到影響,慢慢便會從建制的角度考慮,顧及架構完整性。這思維,要不得!

另一邊廂,我亦從未加入過任何政府部門、各項委員會,公營機構、甚至政府外判商。這種避嫌,就能使我可徹徹底底坦蕩蕩同各政府部門交涉、開會及處理民生問題等等,毫無利益關係。打個比喩,若有人不斷批評政府未能控制及滅蚊工作之同時,原來背後擁有相關商業儀器生意,最終政府購買了大量相關儀器,大量利益輸送,毫不避嫌!恐怕我半點也做不出!

爭權力、慾望及金錢,到頭來,頭也沒了!

我不但在政治上避嫌,就連自己專業上,也徹底避嫌。還記得九十年代中期,加入了香港UFO學會任副會長,當時為的就是推動及宣傳UFO訊息,由那刻起,本身沒有任何人工,參與過的任何UFO講座、會議,不單沒有收過任何費用(包括車馬費),而且往往還要貼錢進行;好像有次在上環進行講座,當發現場地不提供放映機,於是我馬上落街用了幾千元買放映機,錢也是我貼出來的。

以學會副會長名義上的任何電台、電視台節目,只要是為UFO資訊,也是五毛也沒收過。後來我離開了學會,間中也出席講座做講者,仍是分毫不收;多年來書展中,給UFO學會放賣的所有書本,全數是捐給學會使用。自己避嫌避了幾十年,太明白有心避一定能避到,無藉口可言!

權力、慾望及金錢,是相當吸引人,但要明白它們無底線、無盡頭,要爭取到多少才足夠呢?要擁有幾多才滿足呢?往往最難控制的是自己的心。人們當然可選擇毫不避嫌,但後果也必要自己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