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4 月 19 日

自嘲似機械人 慘被女友取笑 劉鳴煒為慈善學跳舞

人稱「Package劉」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近期為了跳舞去得好盡,除了廢寢忘餐日日苦練,甚至沖涼、坐電梯時都舞照跳,皆因他將於本周日獻出他舞台上的第一次,為協青社的年度街舞劇客串演出。

自認毫無藝術表演天分,兼且五音不全的劉鳴煒,居然大膽接受挑戰,繼「乜乜乜男神效應」後,成為近期最新熱話。不過,他還未上台,已先被女朋友和仔女取笑,但他依然沒後悔,開懷笑說:「自己開心就得。」

經過協青社嘻哈學校資深街舞導師阿齊特訓兩個月後,他在本刊記者面前示範時總算跳得似模似樣。事實上,不少曾經沉淪毒海和誤入歧途的年輕人,正因為學街舞而重拾人生目標,阿齊亦是過來人之一。聽着他的故事,劉鳴煒亦深明一個道理,「年輕人要認識自己,才可找到人生目標,有夢再去闖。」

劉鳴煒(左)兩個月前應邀在協青社的年度街舞劇中客串演出,導師阿齊(右)特地為他編製獨特舞步。

上周五下午,華人置業集團(0127)主席劉鳴煒本應西裝骨骨,坐在會議室開會主持大局。當日他換上裇衫,在會議室又跳又轉,汗流浹背。他抹去額頭的汗珠向記者說:「十六號便要上台跳舞,好緊張,之前每周練一次,周日再去協青社的嘻哈學校上堂,不過表演快到,現在幾乎日日都練,啲舞步我一闔眼就會記起,好熟。」

說畢他即鬆鬆手腳,在記者面前獻技。聽着跳舞導師江滿齊數着拍子,劉鳴煒顧得到下身,上半身卻不其然生硬起來,猶如機械人在跳舞。跳了數個八拍之後,他突然停下來說:「就係咁多。啊!唔係,仲要轉埋個圈。」

雖然不慎蝦碌,阿齊卻大讚他跳得不錯,「十分都有七分,係拍子感差啲,他不是舞蹈天才,但勝在有一百分努力,這水準應該上到大台。」劉鳴煒卻忍不住插嘴,自我批評一番,「我完全無拍子感,藝術天分不是零,而是負分。以前無跳過舞,一緊張上身就好僵硬,有點像機械人咁handicapped。基本上跳二十次,得五、六次跳得好,今次直頭不合格。」

劉鳴煒自從出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後,不時有大膽嘗試,就連宣傳手法亦不時有驚喜。

劉鳴煒(左一)上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剛好一年,早前找來同事和協青社導師拍攝短片,rap出青少年心聲。

今年協青社的街舞劇以「是師?是徒?」為主題,講述一名舞者因名利而迷失。究竟劉鳴煒擔當甚麼角色?他賣關子。

自討苦吃有陰影

憶起兩個月前收到協青社執委會委員紀文鳳的電話,劉鳴煒擰頭笑言今次「攞苦嚟辛」。「以為佢叫我幫手賣旗,點知係上台跳舞,我諗咗五秒就膽粗粗答應了。表演出街後,可能全世界都笑我,搞到我有陰影,唔敢再上台表演。」他笑說。

他早預到會被笑到面黃,單是在女友和仔女面前表演了幾招,已被他們大聲取笑,「當晚他們不會來現場睇,但第二朝看到報道,應該又會取笑我。」

這次劉鳴煒客串演出的協青社年度街舞劇,鼓勵年輕人追逐夢想,而他亦將這次表演視為一個短期的夢。他隨即想起一位加拿大太空人給年輕人的話:「一個夢是否追得過,要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我能否接受很大機會失敗;第二,我是否享受過程。對我來說,雖然我跳得不好,但學得很愉快,所以無後悔過答應演出。」

三十五歲的劉鳴煒,是不少人的成功模範,今次拜比他年輕五年的阿齊為師學舞。阿齊坦言,起初對他的觀感不太好,「人人都話他離地,我都以為他一定周身名牌,戴住隻撈來學舞,不會畀心機學,點知他日日只穿普通裇衫、戴平膠表,仲要無架子,比我還勤力。」在旁的劉鳴煒,立即平反說:「跳舞不會講身份背景同成就,就算我買對好貴的舞鞋,不努力練,都不會跳得好。」

劉鳴煒續指,今次演出除了可自我挑戰,亦正好讓他跟熱愛街舞的年輕人對話,當中包括他的師傅阿齊。阿齊習舞十六年,曾在美國和香港奪得多個舞壇大獎,是全港數一數二的「街舞王」,不過他自爆曾經是個壞男孩:「簡單講,即係大家口中的廢青。」

阿齊中三已輟學打工,曾做過地盤工、裝修及運輸工人,但統統做了幾個月便放棄,做得最長是他第一份工。「負責倒垃圾和清潔,每朝六點開工,下午四時收工,好穩定。有次放工在尖沙咀見到有人跳街舞,覺得好型,之後幾乎每個星期都去睇,睇得多就大膽叫他們教我。」

自此他認識了一班街舞朋友,更經常結伴北上夜蒲,染上毒癮,「成日玩通宵唔返屋企,搞到身體好弱,同屋企人關係極差,幾乎整份糧都用來蒲。之後仲入埋黑社會,試過同人打交被捕,要人保釋。」他憶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