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4 月 10 日

上榜福布斯 90後辦補習APP 月做百萬生意

在這個數位年代,年輕人都屬APP世代,不但操作起來得心應手,用之創業更有機會豬籠入水。

二十六歲的余佑謙憑着大學時期開辦小型補習社的經驗,花了兩年時間研發補習應用程式Snapask,去年一月一日正式在港上架,更在下半年進軍台灣及新加坡市場。

學生透過Snapask提問,由系統配對已獲認證的導師即時回應問題,配對模式與Uber相似。上架至今,三地用戶累積近六萬人,每月營業額接近一百萬元。余佑謙雄心壯志,揚言希望Snapask能帶起線上補習熱潮,締造補習新時代。

余佑謙對自已上榜福布斯的「30 Under 30 Asia」表示非常驚訝,沒想過在云云實力比自己強的對手中能獲此殊榮。

余佑謙(中)大學二年級與友人集資開辦補習社,短短三個月便回本,放盤時更分得三十萬元以支持他研發線上補習APP。

上月尾,福布斯(Forbes)公布「亞洲30位30歲以下年輕領袖」(30 Under 30 Asia)名單,從十個領域中,各選出三十人,讚揚他們為該行業帶來變革,三百名上榜者中香港人佔了十五席,余佑謙是其中之一。「我在一二年開始研發教育應用程式,經歷了幾年零收入才有今日!無一間startup一開始就知道條路要點行,我們都經過好多驗證、嘗試,先搵到Snapask這個『正確』方向。」他笑說。

五十萬元研發程式

港大金融系畢業的余佑謙,在學期間已開始他的「教育生涯」,大學二年級時便與友人集資七萬元開辦小型補習社,短短三個月便回本。後來他更開設網站上載教學短片,希望一次性回應學生在課程上遇到的疑問,惟他發現憑一己之力難以滿足學生需求,便萌生研發線上補習的念頭,於一二年開始研發教育應用程式。

畢業後,余佑謙在滙豐做基金行政工作,並沒有放棄教育事業,「同時搞補習社,研發教育APP,在滙豐打工,那時三邊走,不時要在補習社瞓,諗落都幾傻,哈哈。」

直至一三年初,余佑謙參加了「數碼港培育計劃」,索性捨易取難,放棄高薪厚職、賣掉補習社,用分得的錢加上積蓄共五十萬元,全力研發補習APP。「始終都要選擇,我留意到線上補習APP的可行性,就決定破釜沉舟博一博!」

學生透過應用程式提問,由系統配對已獲認證的導師回答問題。對話模式與Whatsapp類似,導師可按題目以文字、圖片或語音回應

學生。

月收逾十萬問題

Snapask於去年一月一日在香港推出,拍檔包括來自台灣和新加坡的江則希和洪傑妃,他們一四年加入Snapask做實習生,去年下半年回國,將Snapask也發展到台灣和新加坡。

Snapask由最初的三人團隊,至今發展至有近六十名員工,三地的學生用戶合共六萬人,每月營業額接近一百萬元,扣除三地的營運成本及研發開支,公司早已達收支平衡。「營業額好受考試月份影響,例如去年十二月是考試高峰期,用戶發問的問題數目是暫時最高。三地有約一萬六千位用戶登入戶口發問,問題總數達六位數水平,成績真係唔錯。」

上架不過年多,Snapask已有如此成績,余佑謙歸因於程式易用及導師回答夠快。「學生只要將問題好似Whatsapp咁影相傳送出嚟,系統就會分配問題畀在線的導師解答。單是香港已有千六位導師坐陣,做到即時回應滿足學生需求。」

應屆DSE考生Wilson於去年暑假逛書展時獲贈Snapask的「問題贈卷」,使用後發現非常便利,因為私人補習的老師未必次次回覆,有時太夜他也不好意思問,用Snapask就隨時都得,每月平均發問十數條問題。此外,導師可以語音解答問題更清晰。

Snapask員工去年聖誕在銅鑼灣擺街站宣傳,藉此吸納更多學生用戶。

吳賢德(左)加入Snapask後提鈈供不少意見提升教材質素。

「我主要問數理科,有時數學題的答案好簡單,就咁睇未必明,導師就會影張相,然後用錄音好詳細咁逐個步驟咁解答我。」他笑說:「可能因為每次收到答案後我們都要評分畀位導師,所以他們唔會敷衍了事。」

所有導師都是中大、港大和科大的學生,文憑試成績須達五級以上才能成為該科目的導師。學生發問一條問題最少付七元五角,價錢相較傳統補習社便宜。導師及Snapask以拆賬的方式分賬,平均雙方各得一半利潤。

去年十月加入導師團隊的中大工商管理二年級生Dexter,自余佑謙拍網上教學片時已有留意,決定做Snapask導師,除了可賺外快,也很享受「學生」突如其來的挑戰:「試過有學生唔係問功課,而係send咗條頗難的數獨題出嚟,好淘氣咁話覺得無人可以解得到,叫我即管試下。我足足用咗四十五分鐘時間去解決呢個『問題』,諗返都幾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