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3 月 19 日

八年單戀夢一場 方國珊

上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兩位焦點人物成為贏家:七號楊岳橋當選、六號梁天琦得票六萬六千。總落在鏡頭之外的五號「哪吒」方國珊,在這場七人混戰中取得三萬三千票,比上次選舉多近九千票,進步了,好兆頭,說不定半年後就能如願進軍立法會。

然而,開票全程不見她平日的笑臉,神情落寞。塵埃落定後,她跟朋友到姆明主題餐廳,抱抱大公仔聊以慰藉,落區謝票時紅着眼,千般委屈一言難盡。

方國珊當了西貢區議員八年多,將軍澳是她的基地,聯同居民阻止政府擴建將軍澳堆填區,絕食、跳海、在城規會拉布、司法覆核、被刑事檢控。

以為仆心仆命、同生共死,將軍澳的票最穩陣,但出乎意料,老巢得票竟然跌了。「最需要他們時,他們捨棄我,這幾年我和居民的關係算甚麼?是我在單戀嗎?」說着說着,她又眼濕濕。

新東補選後,方國珊回一回氣,就要思考她的「第三力量」路線何去何從。

補選宣布結果一刻,方國珊失望得木無表情,與立法會新東議席三度無緣,未決定是否再接再厲。

新界東補選結束半個月,輸家方國珊仍然好落力四出謝票,四萬咁口同市民合照,「咁都要的,畢竟人哋投了票給你。」聽得出,她語帶一點無奈,那份無奈不是來自要謝票,而是找不到她的定位是否仍有生存空間。

她一直標榜走泛民和建制以外的「第三力量」路線,但今次補選反過來令她進退失據。她心有不甘,反問記者:「你覺得這一席的關鍵,是否建制與泛民之爭?」言下之意,她既非左亦非右,已逐漸看不清還能走多遠。

選票最現實和殘酷。做了西貢區議員八年多,方國珊身為將軍澳的地頭蟲,發夢也沒想到會在這個票倉失守,比三個多月前的區議會選舉跌了一千多票。最難過是橋頭堡日出康城,「楊岳橋千五票,我千四票,周浩鼎千三票。」她至今仍想不通,區選明明拿了二千六百多票,到底跑去哪了。

補選結果傷透方國珊的心,隨即找姆明療傷。

亞視出身的方國珊,近日協助亞視舊同事追討欠薪。

有腳的票

「我不是對選民有意見,而是感覺失落,就算他們全部支持我,都影響不到補選結果,但當我最需要他們時,他們捨棄了我。難道居民眼中,我的定位只是區議員?我的公義就不及泛民政黨的公義?」辦公室當眼處,懸掛日出康城居民感謝她服務社區的牌匾,她指給記者看,百感交集。

論做區議員的政績,方國珊可以話無得輸。為了阻止政府在將軍澳擴建堆填區,她去到好盡,試過瞓街跳海,在立法會外紮營絕食,但阻不了政府一意孤行,司法覆核亦敗訴。當中付出最沉重的代價,是惹官非,前年她和兩名助理在立法會公眾席展示標語和喧嘩,令會議中斷,三人罪名成立,被法庭判罰各二千元。

「壓力好大,要負擔律師費,而且連累助理被控告,好人好姐,個個大學生,他們的父母會怪責我。」巨大的壓力,她都跨得過,一連串的抗爭,亦令不少人對她另眼相看。

可惜補選沒有冠亞季,只得一個人贏。有別於四年一屆大選的比例代表制,她不是不明白選民投票有複雜的考慮因素,但未能解開心結,「傳媒不公道,主流媒體只講六號和七號,『方國珊』只得三粒字。

「議席不應世襲,湯家驊辭職導致補選,公民黨理虧,派人再選有欠公允,如果民協或民主黨派人出選,我就認為無問題。一次補選浪費七千萬元公帑,但成個社會無人批評。」選民蠢到任人擺布?「我不敢答,我不回應這問題,只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