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3 月 20 日

獨家專訪 大家樂新舵手 羅德承 放任管理學

本月初,大家樂集團(0341)發公告,下月一日起,羅開光退任首席執行官職務,由五十四歲的羅德承接任。外界對羅德承或許不熟悉,但他在大家樂工作已有二十年,負責的範疇是很重要的品牌發展,早已是呼聲最高的接班人人選。

羅德承說,他屬第二代,也算第三代,因為他的父親羅開睦是大家樂創辦人之一,而另一位創辦人是他的叔公羅騰祥。只是,他這個第二代兼第三代,在大家樂的管理層裡卻很低調,就連平日巡舖,員工也不認得他。

他的碩士、博士學位都是醫學物理,乍聽之下有點複雜,但他的管理哲學卻十分簡單,就是自由放任(laissez-faire)。「我唔要員工做我的手手腳腳,亦唔想係我發施號令他們去執行,最好他們自己識行識走。」放任,但不放縱,員工可以自主,老闆也樂得輕鬆。

大家樂,大家都快樂,原來也可以這樣解讀。

下月一日,五十四歲的羅德承接替羅開光擔任首席執行官,成為大家樂的新舵手。他曾引入供應鏈管理系統及於大埔工業區興建香港中央產製中心。

這個訪問在未宣布羅德承接任首席執行官一職時已做。去年他半年內升職兩次,先是四月升為行政總裁,五個月後再獲升為副首席執行官,當時記者問他連番升職是否為接班鋪路,他笑了笑:「咁講啦,當公司幾年前要鋪排下一個五年計劃的時候,他(羅開光)搵我主導,亦同公司其他營運單位一齊去睇未來方向點行。」接班之意不言而喻。

直至公告一出,記者希望他補充幾句「上位感言」,他着同事婉拒了,原因是不希望令訪問看似是因為升職才做,很貫徹他一向低調的作風。

在大家樂工作了二十年,他一直是低調的,就算是新店開張,除了在台上剪彩時高調一下,台下的羅德承通常只笑着站在一旁。就連平日巡舖,員工也不認識他,直至去年升職才正式「曝光」,但低調的他卻主理速食板塊近年的命脈—品牌發展。

羅開光和羅德承都不是好勝之人,有時「落注」引入新品牌難免撞板,只要懂得忍手止蝕。

去年十月丼丼亭開幕,羅德承也上台主持儀式,難得地高調一回。

羅德承欣賞日式餐廳的吧枱設計,可以節省人手,又適合用在面積較小的店舖。

筷子會贏刀叉

香港的快餐品牌,近年都積極引入或創立新品牌,大家樂也有,丼丼亭天婦羅專門店和韓式輕食店THE CUP就是由羅德承引入。「我希望引入的,都是用較簡單的餐單,寧願花多些心思在食材、烹調上,令顧客不用高消費也可以享受到美食。」針對的客戶群仍是現時的快餐客,「大家樂每日有三、四十萬客次,他們會唔會餐餐食大家樂?唔會,所以我想給他們更多選擇。」人均消費目標約一百元,只略高於快餐。

兩個新品牌都是亞洲餐飲,因為羅德承說在香港做餐飲有個講法:「筷子會贏刀叉」,所以他集中尋找「揸筷子」的品牌。「集團已經有意粉屋、Oliver's Super Sandwiches等西式品牌,所以我想將portfolio多元化,始終『揸筷子』是香港的飲食文化。」去年四月簽得的鎌倉PASTA,也是以日式烹調方法煮意粉。

丼丼亭和THE CUP都是於去年開業,首間分店均位於黃埔花園三期地下,毗鄰而立。店舖位置不算便利,卻也吸引不少黃埔花園街坊及理大學生食客。「你同業主推介新品牌,業主雖然有興趣,但都想睇吓實體舖做成點,就睇你自己落唔落注租個位做demo。」的確,以大家樂集團的規模,甚少與大業主逐間舖傾租約,要「分派」到好舖位,唯有以實力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