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1 月 23 日

秘密部署打持久戰 反高鐵五路激青大起底(詳盡版)

經歷四天、一共二十四小時的拉布辯論後,上周六晚,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六百六十九億元的高鐵撥款,聚集於中環街頭的一批激進青年隨之上演一幕近年少見的騷動場面。

本刊現場直擊,發現這批激青共分幾路,包括社民連中最激進的幾名無政府主義鬥士,當中更以阿牛曾健成的嫡系「火爆二人組」最出名,這兩人闖羅湖關、闖中聯辦、闖高官住宅、闖立法會全都做過,場面不亂不見血不收手。

近年每逢大遊行必到的港大女生陳巧文,每次都帶幾個觀音兵上陣,但他們永不跟大隊,隨時發難的威力連警方亦頭痕。保衛天星、皇后碼頭的一批「本土行動」核心鬥士如陳景輝等,今次變身反高鐵大軍總指揮,在幕後統籌策劃戰役。配合他們的,還有一批網上自發的「八十後」、「九十後」等網絡新生代。這幾路人馬組成衝擊立法會的雜牌大軍,他們正密謀落區打持久戰,勢必愈打愈激。

一批反高鐵激進青年與警方角力,試圖拉開架設的鐵欄衝擊立法會,揭開大衝突的序幕。

前社民連行委曾浚瑛,連續多日於立法會現場搞事,上周六晚更帶頭衝擊警方的防線,一人之力已令警方疲於奔命。

立法會外其中一幕最火爆的衝突場面,由另一名前社民連行委李世鴻發動,他單拖硬撼警方搶鐵馬,最後更鼓動另一批人接力起哄。

上周六晚,逾萬名反高鐵的示威者為了阻撓鄭汝樺離開立法會,出動人海戰術兵分兩路包抄立法會大樓,分別佔據德輔道中及昃臣道,堵塞立法會停車場兩邊出入口,立法會瞬間被一批群情洶湧的憤青包圍。

登上座駕的鄭汝樺不單被困句半鐘,警方要出動百多名配備大型盾牌和手擲催淚彈的防暴警察到場,行動中甚至使用胡椒噴霧驅散人群,如暴亂般的場面,是自三年前世貿會韓農示威浪潮後最激的一次。

在一眾衝擊立法會的人群中,有幾批人的火爆舉動特別引人注目,他們拉鐵馬、攀鐵欄,以挑釁性的粗言穢語和肢體語言不斷「問候」警員。本刊現場所見,現場最激的其中一幫人原來是示威常客、由幾名前社民連中堅分子組成的敢死小隊。

牛家班最激鬥士

「跳上鐵欄單挑差佬那位叫曾浚瑛,花名叫『金英』,另一個狂拉鐵馬兇差人的,叫李世鴻,這兩個人之前在社民連已經出晒名,是最激最激的一批,是百分百無政府主義者,同佢哋比,長毛、大嚿統統要借歪。」社民連一名核心向本刊「點相」指出這兩人。

該名成員表示,金英、李世鴻是阿牛曾健成的嫡系部隊,阿牛創辦民間電台時已招攬他們組成社民連最激進勢力,社民連內部都稱這批人為「牛家班」,他倆一度進佔社民連的核心位置,擔任行政委員會的委員。不過,去年十月他們因挑動內鬥,批評陳偉業籌款帳項不清,最終金英被踢出黨,以激聞名的社民連領導層亦鬆一口氣。

「金英、世鴻每次出動,必定要搞到場面失控先滿足,不見血不收手,毓民都叫他們唔好去到咁盡。」社民連核心表示,兩人戰績彪炳,從去年衝擊政府總部、到羅湖橋衝關抗議劉曉波被判、再到元旦日衝擊中聯辦,最先起哄的都是這兩人。

李世鴻是「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的核心,該組織亦以激出名。○七年中,李世鴻就拉大隊操到孫明揚住所外示威,最後甚至帶頭衝入孫的住所範圍內搞亂檔。「外國有關於示威抗議的研究顯示,有一種理論叫『人龍效應』,大部分人好平靜,但只要有三幾十人起哄,就可以製造大亂局面,李世鴻都是這類人,無謀略無策劃,話衝就衝。」

至於金英,長期為阿牛打點民間電台的事務之外,大大小小示威,必定現身最前的位置,由於民間電台多次違規廣播及擾亂公眾秩序,社民連人士透露,金英現時最少亦有幾宗官司在身,但他都一樣冇有怕,他在facebook所填資料亦盡其超激的一面,他寫下的做人格言是:「有生斯有死,壯士何所憾。」聲言自己的政治立場是台獨、藏獨、疆獨等,因而每次示威活動亦與因支持藏獨而聞名的港大學生陳巧文,混在一堆衝衝撞撞。

衝擊立法會的激青,行動火爆兼夾雜大量粗言穢語挑釁警方,行為令人側目。

陳巧文的「觀音兵團」

今次衝擊立法會中,被撞到頭破血流的港大研究生陳巧文,○八年因舉藏獨獅子旗抗議奧運廣為人識後,開始成為示威常客。不過,她每次參加示威,其實並非針對有關議題而加入,純粹按個人喜好、即興式來參加「派對」。

「她當遊行好似去派對,每次會MSN幾個觀音兵傍住,而遊行目的在引人注目。」有港大認識陳巧文的導師表示,特立獨行的陳巧文每次遊行都有四、五名護花使者跟隨,這些人有時是她的同學,有時則是她的朋友,有時則在網上召集幾個「電車男粉絲」,她對反高鐵其實也沒有任何深究,總之要來玩。

而示威遊行期間,她最喜歡出其不意搞事,元旦遊行日,她忽然調轉槍頭反指社民連政治抽水,幾乎與長毛爆衝突,「上周五晚,大家諗住操上禮賓府圍特首就算,但她突然第一個發難亂衝,我們都控制不到。」有反高鐵大聯盟核心成員表示,陳巧文獨斷獨行,大聯盟擔心會被她搞亂檔,扭曲成員反高鐵的訊息。

陳巧文於上周五晚跟大隊圍禮賓府,在人堆中突然發難搞事,被警方強行拖走,交完這一幕「戲」後,她和幾個同伴施施然收工離場。

「高登巴打」周諾恒

相對於牛家班、陳巧文這類激進鬥士,反高鐵更大的組成力量,來自一批八十後、九十後的網絡新世代。今次反高鐵聯盟能成功號召大批青年參與抗爭,關鍵是善於利用網絡平台策動網民,幕後其中一名軍師是廿五歲的周諾恒。

任職旅行社的周諾恒,本來寂寂無聞,半年前才參與社運,一直活躍於高登討論區,被網民稱為「高登巴打」。去年「六四」和「七一」,他先後在討論區和facebook發起絕食行動,成功令素未謀面的網民響應而嶄露頭角。過去數個月,他不停在網上討論區出帖呼籲網民站出來反高鐵,又加入與反高鐵有關的網上群組吸納新血,經常在facebook發放行動最新消息。

「網絡平台已發展成熟,好多人都有facebook,所以刻意利用它去召集年輕人反高鐵。今晚有一萬三千人參與,我估計當中大部分人透過網絡平台召集。」

周父自小已教他關心時事,支聯會成員周錫輝是他的中學校長,塑造他一直留意政治發展。他又透過互聯網認識其他反高鐵核心成員,一同開會構思苦行、圍攻立法會策略。元旦大遊行衝擊中聯辦及羅湖闖關事件中,他亦擔當衝鋒分子。

對於外界指八十後青年行為激進,他並不苟同:「視乎你對暴力的定義,我可以說是肢體衝突,但那不是一種無理性的暴動,例如元旦衝擊防線,其實我們只想去中聯辦,如果無鐵馬,我們會好和平行過去。」

他認為反高鐵是社會抗爭的新開始,「有人形容我們為『憤青』,這是內地用來形容盲目的民族主義青年,好明顯我們不是,而是一班對社會不公義憤怒的青年。」

「高登巴打」周諾恒於討論區發動數千人到場聲援,是反高鐵大軍幕後一名指揮者。

激青總指揮 朱凱迪、陳景輝

相對這班衝鋒陷陣的八十後激青,今次反高鐵陣營主要核心仍以兩年前的保衛皇后碼頭的「本土行動」成員為主,今次他們化整為零,以獨立身份籌組「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而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批領導核心,由於經歷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多次的抗爭經驗,今次他們領軍打這場仗顯得更有策略。

三十二歲、外表斯斯文文的朱凱迪,在中大保樹行動、保衛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三次戰役而成為新一代社運代表人物,今次反高鐵大聯盟更與戰友陳景輝擔大旗,在幕後指揮大局。過去兩星期,兩人幾乎長時間駐紮立法會大樓外調兵遣將,發動參與者如何包圍立法會。

「保皇后碼頭之後,朱凱迪靜了一段時間,在理工大學做partime導師,間中又做freelance,但就密密留意政府興建高鐵的進展。」大聯盟核心成員透露,和兩年前帶頭衝鋒陷陣相比較,朱凱迪變得更冷靜、更有策略去部署發動大規模的反高鐵運動。

他和陳景輝兩人一年前已落區動員菜園村居民反高鐵,高鐵風波亦是由菜園村發酵而成。

據大聯盟成員透露,朱早於一年前,已開始向菜園村居民做工作,「他個個星期都有幾日入村,逐家逐戶向居民解釋起高鐵會帶來的影響,又教村民怎樣爭取賠償,高春香亦是他推出來的村民代表。」

單靠村民反抗不足以壯大運動,幾次社運經驗令朱凱迪了解到外來支援才是「搞大」事件的力量,而現時一批八十後更是不可或缺的生力軍。

反高鐵大聯盟安排周密,並且向韓農偷師,自設司令台、又打鑼打鼓助興,刺激現場的情緒氣氛。

昔日「保皇」鬥士葉寶琳(左)、司徒薇(左二)、何芝君(中)、朱凱迪(右二)、陳景輝(右)再聚於一起,發動一場更大規模的反高鐵運動。

周密部署包圍策略

過去一年,他又與本土行動多名成員陳景輝、葉寶琳、黃衍仁等,開辦不少「反高鐵導賞團」,組織一批又一批的八十後支持者入菜園村實地了解高鐵興建問題,今次立法會外大批的反高鐵八十後,其實大部分正正是當時參加過「導賞團」的青年。

招攬到一批八十後生力軍外,朱凱迪亦比兩年前更懂得「撩」問題,「佢和一些議員助理相熟,從助理口中得知,部分功能組別擔任不少地產公司的非執董,參與高鐵撥款討論,可能有利益衝突,他就逐個議員檔案找資料。」聯盟核心透露,朱凱迪「踢爆」多名議員底細後,就在他籌辦的《高鐵戰訊》發動文宣戰,將高鐵問題矛頭直指功能組別,所以反高鐵運動中,另一半議題變成反功能組別。

朱凱迪亦承認,與兩年前相比,他和一眾本土行動成員都變得踏實了,「我不會再衝前,因為有更多人爭着衝,我現時要想策略,責任大了。」

至於陳景輝,○三年組織「七一人民批」後,過去七年幾乎成為社運遊行的中堅分子,而且是所有人之中行為最激的一個,連政府高層亦對他怕怕,「陳景輝說話陰聲細氣,但思想好激,不設妥協底線,每次抗爭一開頭已經用最激的絕食抗爭,擺明同你死過。」知情者說,今次反高鐵,陳與其他「死士」做了周密部署,令政府甚頭痕,「這幾個核心人物經常開會,有時馬拉松式地開會六、七小時,傾談口號、宣傳單張及部署行動,甚至有沙盤推演,如何組織衝擊包圍立法會,不是玩玩吓。」

財委會通過撥款,反高鐵人士情緒達至最高漲,一批激青索性衝出昃臣道瞓街,阻擋鄭汝樺及立法會議員離場。

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對付一批如暴徒般的激青,但現場所見,這批人狼到迎面硬食,毫不閃避。

港大教授幕後供彈藥

與朱凱迪在大聯盟出謀獻策的另一個「大腦」,是港大比較文學系助理教授司徒薇。她是大聯盟陣營最溫和的一個,但在背後負責提供大量問題,供議員「拉布」時做彈藥,威力不小。

與司徒薇相熟人士透露,司徒薇出身中產家庭,中學就讀貴族名校瑪利曼中學,港大畢業後再到美國UCLA讀博士,她的專業雖是文學,但對城市規劃可以稱得上半個專家,○四年加入「西九民間評審聯席」,踏上保育抗爭之路。

「月前病故的前城規會委員、有公職王之稱的陳偉群,是她半個師父,教她好多城規基建的問題,為她搭建龐大的建築界人士網絡。」知情者透露,她對高鐵興建基本資料暸如指掌,背後就是有這些城規會及建築界高人指點,據了解,政府為興建高鐵進行多份評估報告,這些報告雖然暫列機密沒有公開,但司徒薇總有方法收到料。

「政府就高鐵總共做了四份評估報告,上星期在輿論壓力下,先公布第一份有關運輸系統(TIA)的評估報告,但其實仍收埋三份SIA、EA及可行性評估報告,這些報告連議員都未睇過,司徒薇可以有門路收到料。」知情者說,司徒薇手中有份高鐵在港所設十八個分站的具體資料,她透過這些「站頭」地區,另外發現部分地區是名校網絡所在地,她把這些資料交給社民連及公民黨的議員,但沒有一個關心學校可能受到的影響。

「高鐵站有幾個通風口設計是吹向這些學校的,但無人知,否則應該會有多一批人出來。」據本刊了解,司徒薇現正與本土行動其他成員商議,準備借這些資料開打地區戰,自行落區發動可能受車站影響的學校、居民進一步抗爭,「高鐵撥款既然通過,我們就落區打,逐區打反而更持久,下一仗由菜園村開始,一定會比今次更激。」

警方出動防暴警察但立法會戒備,示威場面與氣氛緊張近年少見。

八十後行為出位,用西藏人的苦行宗教儀式去反高鐵?

五十後、八十後聯手撐高鐵

今次興建高鐵罕見出現兩股對撼陣營,其中一批自稱「五十後」的工程師,更帶頭反擊。身兼中國工程院院士的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院長李焯芬,參與過無數大型建築工程,他力撐興建高鐵,相信將來必定造福人群,「八十後」及「九十後」更是最受惠的一群。

「我們好多學生畢業後都要北上工作,就算不是長駐,有些每星期都要返內地工作幾天,交通時間好長。興建高鐵,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對於公民黨黎廣德提交的高鐵錦上路總站方案,可省回至少百億建造費,李焯芬質疑方案估價偏低,「一般做完可行性研究,才發現要做多好多環保及保育工程,令建築費最終高幾成,甚至兩、三倍。」

同樣是「八十後」的Tony,在上海復旦大學修讀國際政府碩士課程,他很反感外界「一竹篙打一船人」,泛指「八十後」就是反高鐵的激進派,「對不起,我是撐高鐵的『八十後』。」他最初對事件沒太大反應,但看不過眼一月八日財務委員會辯論六小時的會議處處受阻,當晚幾位網友在facebook成立「撐高鐵大聯盟」和「集會支持西九起高鐵」,結果兩個群組支持者分別高達二萬多人和二千多人。上周五,Tony有份牽頭的「撐高鐵大聯盟」,最高峰時召集到五百人,到中環遮打花園集會靜坐。

激青逐個捉

曾浚瑛
花名「金英」,前社民連行政委員會委員,曾參加過港島區議會選舉,一直是曾健成的嫡系頭馬,民間電台的主力。
李世鴻
前社民連行政委員會委員,曾參加沙田區區選,亦是牛家班的鬥士,四五行動成員,公屋聯盟關注組,衝擊孫公屋企發起人。
陳巧文
22歲。港大哲學碩士研究生。○八年舉藏獨獅子旗而名噪一時,並成為示威搞事常客。
周諾恒
27歲。高登巴打。旅行社職員,典型網民,本無知名度,但去年六四、七一借助網上討論區發起絕食行動,一呼百應成名。
朱凱迪
32歲。中大英文系畢業。曾任職明報繙譯,後赴伊朗修讀波斯語言、伊斯蘭文化,回港後大變身社運鬥士。現任理大兼職導師、自由撰稿人。
陳景輝
27歲。嶺南大學文化系學生。發起保衛天星、皇后碼頭的本土行動核心之一,亦是最激的一個,動輒以絕食抗議。早於○三年已成立「七一人民批」,成為示威風頭躉。
葉寶琳
29歲。港大畢業,曾任職記者及議員助理、志願機構社工,亦是「七一人民批」、「本土行動」的核心。

激青衝擊立法會 網上獨家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