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3 月 14 日

抬頭吧!黑暗過會是晨曦 姜皓文

永恆的亞視熄機,某程度上,也象徵着香港一個時代的終結。

出身於亞視的黑仔姜皓文說,對於這個電視台落得如此狼狽下場,早已沒有感到難過了。「我八六年入去亞視,由邱德根做到林伯欣,一路都好好,啲電視節目百花齊放,直至我九九年離開之後,佢哋跟住行嗰套,再唔係我哋嗰啲嘢,我哋以前嗰個亞視已經冇咗好耐!」

「我只係可惜一個五十幾年嘅電視台,會咁樣『噗』一聲就話冇咗!我仲有好多朋友喺裏面做,我好戥嗰班員工慘,佢哋好多都好有心,堅持要企到最後一刻……」說着說着,只見他眉頭緊皺,一臉擔憂。

是真的,很多八、九十年代曾在亞視打滾的台前幕後都說過,那是亞視最光輝燦爛的歲月,即使資源比無綫少,但同事間的齊心熱誠和人情味卻比對方強大得多,關係媲美家人。

「嗰班員工,好多都掂到不得了!」黑仔忽然眼神堅定地看着我說。「所以我好相信,佢哋就算離開亞視,都唔使驚冇嘢做,佢哋一定會有佢哋嘅新方向!」

以上的說話,絕對不是寄語祝福,而是他對舊戰友們未來的肯定——我信,我真係信!因為我眼前就已經有個人辦。

兒童院

本身有過些經歷的演員,戲味總是特別濃。黑仔姜皓文其實也曾捱過苦,尤其是他的童年和成長,更可以坎坷來形容。

他的父親在他出世時已經離開了,母親後來改嫁,誕下了幾弟妹。「嗰陣屋企窮,生活好艱苦,因為成日搬屋,所以我讀過好多間小學,由北角一路讀、讀、讀,讀到去觀塘雞寮(即現時翠屏邨),跟住我中學就派咗去地利亞。最記得我十一、二歲嗰陣,仲要幫手湊住啲細佬妹,孭住一個,又要幫另一個換片。」說時語氣輕鬆,彷彿那是別人的故事。

到他十三、四歲時,母親也過身了,養父為了生計,照顧不了他們幾兄弟姊妹,惟有交由社會福利署安排。「我哋幾個安排咗入唔同嘅兒童院住,各散東西,我就入咗去喺觀塘道嗰間荷蘭宿舍,即係香港學生輔助會開嗰間。嗰陣我就日頭去地利亞返學,夜晚就返去瞓。」

為了糊口,其實早在讀初中時,他已開始打工。「我做過工廠、做過三行、做過假天花嘅裝修,又做過跟車,做過廚房同傳菜,又喺中國大酒樓賣過點心……好多好多,都算係一啲經歷啩。」數完手指,他聳聳肩笑着說。

效力亞視十三年的日子,也是亞視最輝煌的時候,如今停播了,他說:「我哋嗰陣嘅亞視,其實冇咗好耐!」

八六年,參加亞視第一屆「電視先生選舉」,正值十九、二十歲,一臉青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