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6 年 03 月 07 日

橡膠樂隊的四種光景 RubberBand

他們是RubberBand,不是Rubberband,更不是Rubber Band;中文翻譯應該叫「橡膠樂隊」,而不是「橡筋」或「橡膠圈」,關鍵在於那個「B」字是大楷。

成員四位,分別是戴眼鏡的主音「6號」繆浩昌、高大靚仔的結他手兼隊長「阿正」馮庭正、甚有親和力的低音結他手「阿偉」李兆偉,以及同林海峰撞了樣的鼓手「泥鯭」黎萬宏。(本來還有鍵琴手「藝琛」鍾家俊,但一〇年已退出。)

四個男人、四個腦袋、四種性格,對足十一、二年,即使早已熟悉彼此脾性,但至今仍在學習相處之道。

「我同個個都鬧過交,不過鬧得最勁嗰次,係阿正夾夾吓band走咗去。」6號說罷,大家齊齊看着阿正。「嗰次係我有意見講,但冇人聽,嬲嬲哋,我咪揼低支結他走咗去囉!」阿正尷尬地說,其他成員已忍不住笑,6號繼續玩篤爆:「最搞笑係,佢走咗唔夠半個鐘,已經揸住支甜筒上番嚟,你話呢件事幾唔有型呢!哈哈哈!」泥鯭即接着笑阿正是「甜筒輝」(周星馳《喜劇之王》中的角色),眾人笑得更大聲。

「我哋又係工作夥伴,又係朋友,關係仲複雜過同自己嘅另一半呀。」阿偉形容。「所以我哋就算到o依家,都仲學緊點樣相處,有乜嘢事都會面對面傾,可能傾嗰陣,大家都會着(火),但如果收埋喺心,唔講出嚟,咁咪仲弊!」泥鯭語重心長地道。

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四個完全不同的男人,若沒有遇上的話,便會有各自不同的際遇;但因為「橡膠樂隊」,卻令他們一起度過了很多難忘的光景。

吾非子

RubberBand的背景是這樣的:認識於〇四年,〇五年開始經常夾band,〇六年獲雷頌德賞識簽約金牌娛樂,〇七年開始派歌,〇八年才正式發表第一張唱片《APOLLO 18》。

「喺簽咗約,同正式出道之前,我哋隊band本來係叫『吾非子』,『吾』即係我,『子』即係你,成句就係『我唔係你』,個名好有稜角。」6號說。

在那段「吾非子」的日子,本來各自有穩定工作的他們,為了可以專心錄製首張唱片,決定把工辭掉。阿偉繼續說:「嗰陣大家都諗住做好第一張碟,當圓個心願,所以先辭工;如果呢張碟冇反應,咪返番去本身嘅工作崗位囉。嗰陣6號喺港台做咗兩、三年副導演,佢媽咪身體又唔好,佢又係大仔,所以佢壓力最大,阿Mark(雷頌德)就安排咗啲拍MV嘅工作畀佢維持生計。」

6號在旁補充:「突然間冇咗份穩定嘅月薪,我阿媽嗰陣好擔心。好彩阿Mark幫我link up咗拍MV,有嚿錢,不過後尾冇新MV拍,我都冇咗收入,要喺積蓄攞錢畀家用阿媽。」泥鯭接着講:「嗰陣我都要喺之前儲落嘅少少錢度,繼續畀家用屋企,寧願自己節衣宿食,都想等佢哋安心啲。最窮嗰陣,我發覺連養缸金魚都好奢侈,最後我都要將啲魚送畀人。」

七千蚊

到真的正式出道時,他們才把隊名改為RubberBand。

「我哋嗰陣因為要應付一個演出,要喺一個禮拜內諗到個名,大家諗咗好多,都覺得麻麻哋。後來唔知邊個見到枱面有堆橡筋,就隨口話叫『RubberBand』,因為有個『band』字,同埋我哋都希望自己做人或者做音樂,可以好似rubberband咁flexible啲。」阿正說。

歌曲派了上台,反應不錯,可是暗地裏卻令他們面對家人的壓力更大。蘇永康便曾在一次電台訪問中提過RubberBand,說他們初出道時的收入,比攞綜緩還要少。

「嗰陣係〇七、〇八年,我哋派咗歌又未出碟,外面對我哋嘅歌有noise,我哋要繼續做落去,但係我哋成年嘅收入只係得嗰七千蚊,可以話係最辛苦嘅時候。」阿偉說。

就是四位成員中,家庭背景比較好的阿正,其父親亦擔心到出口。「我嗲哋嗰陣問我:『你讀咁多書(畢業於美國波士頓伯克利音樂學院),o依家走去夾band?呢樣嘢係咪要讀嘅呢?你o依家做緊乜o架?你想做呢行幾耐?會唔會做番幕後實際啲呢?』佢唔係擔心我嘅生活維唔維持到,而係唔想我嘥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