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陸叔開CHAT 2016 年 02 月 29 日

陳永陸

生活是很個人化的態度,人稱「陸叔」的著名財經股評家、兼投資策略顧問,用輕鬆心態,與跨界別嘉賓及以時事專題,去打開財經及以外的話匣子。

謝安:「處之泰然,臨危不亂」

陸叔今期請來既年輕又富陽光氣息的台灣男生,年僅三十一歲便成為行政總裁的謝安(Daniel),掌管享譽國際的荷里活視覺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數字王國(0547),看似一帆風順的他,在中國知名學府修畢法律,卻未能如願成為律師,反而來港加入投資銀行工作,卻不幸在工作一年後遇上金融海嘯,謝安背後原來也曾經歷種種人生歷練……

陸:Daniel,你係台灣人,一路喺台灣讀書,點解會揀去北京讀大學?

謝:陸叔,都無咩特別原因,只係想出去闖吓,學吓獨立。最後揀去中國唸書,因為學費相比其他地方平,我唔係出生喺富裕家庭,唔想增加父母嘅負擔。

陸:咁又點解會揀讀法律呢?

謝:我當時覺得讀法律可以在將來幫我搵份待遇好啲嘅工作。

陸:你畢業後點解會嚟香港做投行份工?

謝:○六年大學畢業,當時兩岸未開通,畢業後台灣人不能在中國當律師,台灣又不承認我喺中國嘅學歷,如果回流返台灣會被界定只有中學生畢業嘅資格,仲要重新讀法律先可以考牌。揀嚟香港做投行因為呢度請人係睇能力,唔會睇年紀或者國藉。我希望爸爸可以早啲退休,由自己嚟養家,咁當然都因為我有機會加入巴克萊銀行(Barclays)做實習生。

陸:你覺得投行份工適唔適合你?

謝:老實講唔係咁啱,喺巴克萊初期生活真係好癲,每日五點上班,凌晨兩點先落班,瞓唔到三個鐘。嗰時嘅上司每日都鬧人,有次接到佢電話,佢聽完我個報告唔滿意,就叫我行去窗邊,我以為訊號接收唔好,傻傻咁跑過去,跟住佢叫我打開窗跳落去,我哋辦公室喺四十二樓!呢啲咁嘅生活我唔會太留戀,哈哈。

陸:的確係幾慘,我從來唔會畀壓力同事,我覺得咁做反而會產生反效果。喺投行份工真係無任何好嘅回憶?

謝:我都做過好多唔同類型嘅刁(deal),好大部份集中做天然資源添,好似煤礦咁,連蒙古大草原都去過,其實都有得着嘅,哈哈。

陸:你遇到金融海嘯又點應付?

謝:金融海嘯前,人人話我能夠喺投行做嘢好幸運,點知好快遇到咁大嘅打擊,真係令我欲哭無淚。最慘係媒體時時喺樓下,等採訪我哋呢班隨時失業嘅大軍,所以每日我哋都有執拾細軟嘅心理準備,就算被裁都要好瀟灑咁走。

謝安在台灣出世,去中國唸法律,之後來港到投資銀行工作,至今成為上市公司數字王國的行政總裁,他以「神奇」形容自身的經歷。

陸:之後點解你會加入金融公司做嘅?

謝:雖然一加入投行就遇上金融海嘯,但之後我運氣一直都唔錯。當時股東蔡生(Stanley)收購天行國際之後,想組織一個投資部門,邀請我做董事總經理。當時以巴克萊嚟計,起碼要到三、四十歲,先可以做到董事總經理,我心諗點會有人搵個二十五歲嘅年輕人做呢個位。

陸:我明白你點解會咁諗,之後又點呢?

謝:嗰時係○九年底,我喺巴克萊嘅薪水都幾好o架喇,所以我跟天行開咗個好離譜(ridiculous)嘅價,點知道佢哋好認真一口應承咗,仲預先畀我三個月人工,又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IFC)七十樓,預咗間海景辦公室畀我,我咪立即辭咗巴克萊銀行份工,哈哈。

陸:天行要發展新業務,就好自然會用誠意去打動啱嘅人,好彩你好叻,識把握呢個黃金機會。之後點解會加入數字王國嘅?

謝:講起嚟都好神奇。喺一二年年初時,內地電影公司小馬奔騰,想引入荷里活嘅技術去中國,有意投資數字王國。佢哋嚟問我意見,我一睇啲財務帳目就知道有問題,勸佢哋唔好投資喇,不過最後佢哋都投資咗,數字王國仲喺一年左右破埋產添。輾轉間數字王國由奧亮集團收購咗,天行正好係呢個計劃嘅財務顧問,收購過程我又一直參與其中,奧亮認為我比較了解數字王國嘅情況,就派我飛去洛杉磯睇住數字王國。

陸:不如講下你嗰次嘅美國之行啦?

謝:當時數字王國除咗有美國嘅高層外,仲有印度嘅投資者。我被派去嗰邊做監督視察,係想令雙方好好合作,令公司慢慢離開破產嘅陰霾。嗰時我哋分工合作,例如將賬目交畀對數字好敏感嘅印度合伙人,由佢哋控制同管理成本,我就負責帶領員工,將因為破產而失去嘅生意爭取返嚟,大家好有熱誠咁去整理公司業務。

陸:咁你又係幾時成為數字王國嘅揸fit人?

謝:生意漸上軌道,本來以為我嘅任務已經完成,諗住可以返嚟香港享受我喺IFC嘅海景辦公室,點會諗到奧亮就喺嗰時請我做數字王國嘅行政總裁吖!數字王國有成千多名員工,好多仲係老外,我就只係一個喺中國唸書、喺香港打過工嘅台灣人,嗰一刻有諗過佢係咪開我玩笑?當時奧亮就話我先得二十七歲,有幾多同齡嘅年青人可以管一間國際知名嘅公司?如果我失敗咗唔會有人怪我,不過如果我成功咗,就係一位救咗美國老牌公司嘅白武士。就係嗰番說話打動咗我,o依家諗返都覺得入咗個熱廚房,哈哈。(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