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6 年 02 月 23 日

無水 無(車立) 無餐廳 亞視留守員工最後歲月

尚有一個多月便壽終正寢的亞視,進入彌留狀態,原先主要投資者王征已申請亞視清盤。新投資者司榮彬多次發放有糧出的消息,至本周一卻仍未向全體員工發放十二月及一月的薪金,新聞復播無期。

連日來,不斷有員工離職執包袱,據員工透露亞視去到山窮水盡,不但餐廳已結業無飯開,就連升降機亦停止運作要撐樓梯,蒸餾水也所餘無幾,儼如死城。

亞視五十九年來經歷興衰,即使走到盡頭無糧出,仍有小部分員工甘願留守到最後一刻。本刊訪問了其中兩名「死士」,剖白他們在亞視的最後歲月,有人捱騾仔累積百多日假無放過,料最終凍過水;有人為亞視付出五十多年努力,婚也不結,只因一個「情」字。

亞視拖糧問題長期未解決,連日來不時有員工執包袱,但人事部已全體離職無法統計人數。

有員工指,公司無錢再買蒸餾水,飲完僅餘的存貨後或要自己煲水飲用。(員工提供相片)

外判的員工餐廳已結業,員工只能叫外賣或乘穿梭巴外出用膳。(員工提供相片)

亞視所有升降機已停上運作,員工被迫行樓梯做運動。(員工提供相片)

等了又等,亞視員工許下人人有糧出的新年願望,最終只得部份成真。農曆新年前,司榮彬一直聲稱積極撲水出糧,上周六亞視終向數十名發射站及控制室員工發放十二月薪金,但至本周一仍有部分員工未獲十二月薪金,全體員工均未獲發一月薪金,如此「擠牙膏」式出糧手法,令員工大感氣憤和失望。

有員工向本刊提供相片,可見位於大埔的亞視總部內,唯一的外判餐廳在已關門大吉;另外全公司的升降機均停止運作,員工每日需最高行五層樓梯,而剩下的蒸餾水亦不多,飲完後隨時無錢添購。

「大埔工業村附近無餐廳,現時唯有坐穿梭巴出去食或叫外賣,或者帶飯返公司食;行樓梯當做運動,但有些女同事着高跟鞋就比較慘。現在無乜清潔工返工,部分樓層的廁所索性關閉埋,但不算好污糟,因為公司得番好少人,大家都好自律。」該名員工無奈地說。

就記者所見,連日來不時都有亞視員工執包袱走,但據知由於人事部所有員工已劈炮,公司無法統計離職人數。有亞視高層估計,目前公司只剩二百多名員工,大部分視乎這幾天的出糧情況,隨時準備辭職。對比亞視在林百欣全盛時代的二千七百多名員工,及四百多名藝員,實在相形見絀。

睇亞視大實習做起

繼續留守的員工中,包括負責向傳媒解畫的亞視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黃守東。近日他上鏡和見報率還多過亞視藝人,縱使公司拖糧至今,他仍選擇留守到最後一刻。「糧未出齊,做了咁多年累積了一百三十日補假未放,這三年都無放過年假,足足有三十六日咁多,近年咁多事發生,根本無辦法放假,回想起來都怪自己咁蝕。」他接受本刊接受時苦笑說。

三十一歲的他,成世人只打過亞視這一份工,「自小睇亞視大,《我和殭屍有個約會》、《南海十三郎》、《包青天》這些劇集陪件我成長。長大後讀樹仁新聞系,○八年入亞視公關及宣傳科做實習,翌年畢業正式加入亞視,覺得好奇妙,由主任逐級升到現在,轉眼就七年幾。」為了一份外人難以理解的亞視情,他未想過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