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2 月 05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傳譯員掌故

天性使然,我喜歡任何與語言和文字有關的工作。高中時參加「青年學藝比賽」,贏了翻譯組的冠軍,在大學時曾經試修翻譯,但發覺在大學讀翻譯原來很少讓你真的做翻譯,更多的是唸理論和前人的文獻,期望有點落空,便沒再修了。畢業後進入政府雖然是當政務主任,但仍心有不甘,於是又投考了政府的兼職即時傳譯員。這份兼職一直幹到二○○七年,因為當時官階已頗高,自覺做兼職有點尷尬,所以便停了下來。

政府的翻譯工作是由兩個職系的人員負責的:一是法定語文主任(舊稱中文主任),負責所有政府公文的中英文筆譯,以及各會議上的英/粵/普交替口譯工作(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另一職系就是即時傳譯員,專門負責會議上的英/粵/普即時傳譯(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或稱「同聲傳譯」),大家在電視或電台上偶爾聽到即時傳譯員在立法會、記者會、或各式發布會上傳譯的聲音。交替和即時傳譯的分別在於前者是說一句譯一句,譯者通常有少許時間做點筆記和思考。但即時傳譯就是人家邊說你邊譯,講者說了第一句,傳譯員的耳朵聽第二句的同時,口裏要翻出第一句,永遠是這樣亦步亦趨地追趕着。因此,我們最顧忌的就是遇到一些拿着講稿,以高速讀出來的人,或是發言裏充滿專有名詞、一連串數字,或者引經據典、亂丟書包的人。在今天的議事堂,言不及義、嬉笑怒罵、低智粗鄙的發言愈來愈多,我們傳譯員視這類發言為苦差,除了粗話不會直譯之外(據知法庭的傳譯是粗話也要譯的),其他的便只好「rubbish in, rubbish out」了。

因此,雖然即時傳譯在反應和急智方面要求高,但精準度是比不上交替口譯的。交替和即時傳譯同樣做得非常出色的人,當然要數我們這一行的「神級」人物,已故的鄭仰平先生。他在八十年代初的中英談判期間擔任英方的傳譯,會議都是以交替口譯的方式進行的,雙方說出的每一個字都關乎香港的前途,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整個談判過程,肯定有不少極為敏感的資料,和外界很想知的秘聞,而他是由頭聽到尾的一個人。但直至他去世那一天,也始終沒有向人透露過半點有關那項工作的內容,其專業態度值得後人欽佩。吾生也晚,但曾有機會與他在傳譯室裏合作過一次,已足我銘記一生。

政府的全職即時傳譯員是恒常地不足的,所以在「旺季」(如立法會和區議會的會期)有需要靠兼職傳譯員來分擔工作。在我那個年代,政府的兼職傳譯員也不多,但政務官就佔了四五個,其中兩位你一定認識─曾蔭權和葉劉淑儀。當年有一個政府即時傳譯員協會,會員包括全職和兼職的,曾蔭權還當了我們這個小協會的義務司庫。我和葉太也在傳譯室合作過一次,還記得散會後她開她的綠色保時捷,送了我一程順風車。她說一個月做一兩次兼職,便夠她為那輛「大食」的跑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