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2 月 0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我是哈法族

近年走在大街上、地鐵裏,你聽到身邊的西方人士在說着一種不是英文的語言的話,那十居其九會是法語。他們當中只有少數是遊客,大部分都是居港的法國人。香港長久以來都有法國人聚居,但他們的數目在近幾年增加了不少,已接近二萬人,使香港成為亞洲最多法國人居住的地方。也許是我的一廂情願,我總覺得法國和中國長久以來都有一種特殊的、互相傾慕之情。歐洲近年經濟衰退,很多法國人對自己國家的前景徹底失望,不少年輕人都被地球另一邊,充滿機會的中國所吸引,而香港這個富國際性的都市就是最理想的落腳點了。不少法國人樂於長期待在香港,因為他們覺得本地人是歡迎他們的,因為這裏有不少酷愛法國文化的人。

我就是一名典型的「哈法族」。我在唸初中的時侯已開始在課餘修讀法語。法國文化協會(Alliance Francaise)的教授法語的方法是今天我們所謂的「沉浸式」,上學第一天老師便和你用全法語交談,禁絕說英語。初時學生都是蠻沮喪的,但在耳濡目染下,久而久之便能學懂了,而且都能說出音調正確的法語。我記得老師們都是很有性格的人,印象最深的是初級班那個三十來歲、衣着品味高尚,有點像嘉芙蓮丹露的老師,讓我們幾個男生看傻了眼。還有幾位很有教養的老太太,對人很有禮但極嚴厲,對法國的語言有無比的自豪感,都是很優秀的老師。

我至今對法語仍是很迷戀。它是一種優雅、精準的文字,富邏輯性但又有其隨機性,例如它把萬物都分成陰陽兩性,卻沒有一個說得通的準則。「太陽」被定為陽性而「月亮」是陰性還可以理解,但為何「桌子」、「石頭」和「鑰匙」等看似陽剛之物卻是陰性,而「乳房」、「愛情」反而是陽性呢?連法國人也不知何解,學習法語的人唯有死記硬背了,但也增加了學習的情趣。講求生活上精緻、時尚和浪漫的人,都應該或多或少學些法語。到高級法國餐廳用餐,面對一位法藉侍應,如你能用發音正確的法語讀出你選擇的餐酒和菜式,你說有多酷。

美食美酒的愛好者,也很難避免有點哈法。無論新進產酒國(如美國和澳紐等地)的出品有多好,絕大部分葡萄酒迷都會認為最優質的酒始終產自波爾多。小小一個香港,自從取消了餐酒稅後,現在是亞洲最大的法國餐酒集散地。一位前法國駐港領事告訢我,他駐在香港數年內喝到的名牌法國餐酒,比他前半生在家鄉喝的總和還要多。我的老朋友張定球是亞洲區波爾多品酒會(La Commanderie de Bordeaux en Asia)的最高長老,藏酒數以萬瓶計,世界各地都有他的酒庫。但他告訴我,在香港,喜愛波爾多酒的隱形富豪極多,論藏酒量的話,「排隊都未輪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