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鋈意麟情 2016 年 01 月 24 日

李鋈麟

李鋈麟博士,太平紳士(東華三院顧問2018-2019、北京市政協委員、全港各區工商聯永遠榮譽會長、鳳凰慈善基金會主席、比富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主席)

落難太子爺

現在的小孩子、年青人,莫說挫折,稍有不稱心,就喊壓力大喊自殺,對人生、父母、社會充滿着控訴,看着新一代的脆弱,確實令人心痛,而我時常希望,這一代的年輕人不妨看看我小時候的遭遇,因為,你們的不如意,拍馬也追不上我的「不幸」!

爸爸結束了自己的三間冠興雜貨舖後,原本在街坊鄰里之間「有頭有面」的我,頓時由太子爺變成輟學車房學師仔,一家人更要齊齊搬進鑽石山大磡窩村住木屋,對於當時只得十四歲的我而言,打擊之大可想而知。

不過,當時除了對「善有善報」有所保留,我絕無埋怨爸爸生意失敗,反之,我不停思考,身為長子的我,如何可以協助爸爸帶領一家人走出困局,腦子裡只想着幾件事—幫手賺錢減輕爸爸的負擔、一家人不會一世住木屋、自己不可以一世做車房仔!

但正所謂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原以為在大磡窩村安頓好了就向霉運說再見,誰不知後來的一場大火,燒了爸爸用全副身家(僅餘的幾萬元積蓄)買入的木屋,更令我差點變成孤兒!

那時候,大磡窩村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習慣」,每個月「定期」會有兩次「火警」,而事前,會有人通知大家當天凌晨三點走火警,然後大家便會到某個地方集合,如是者,村民都習慣這些「定期火警」。

但終於,一九八一年二月二十七日,狼真的來了,大磡窩村當晚發生五級大火,在車房留宿的我,凌晨三點接到電話嚇得手足無措,幸當時有位師兄仗義相助,二話不說用一輛未維修好的貨車載我回大磡窩村(這位師兄是我一生都感激的人),趕到村內,遍尋不獲父母和兩個弟弟,我以為全家已葬身火海,即時失控狂哭,不記得哭了多久才見到他們,真是不幸中之萬幸!

那場大火,的確令我們痛失家園,甚至將我們推進更差的居住環境—徙置區!但亦是那場火,將我的奮鬥心燒得更火紅。今日回首,我仍不會慨嘆兒時接連的不幸,反之,我感恩上天安排我提早接受命運的試鍊,令我成長後不怕面對任何逆境困難。

不過,有一點是非常遺憾的,那場大火,令我家盡失所有,我十八歲之前的相片一張也沒有剩,僅餘的就得這一張(見圖),而這張相,亦是我最寶貴的財產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