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1 月 2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酷刑聲請

中聯辦的首位主任姜恩柱曾說過「香港是本難以讀得懂的書」。我當時還在政府任職,工作上遇到的內地官員,在閒談時也表示大有同感。當時的中國還未有今天的「飛黃騰達」,在很多方面還未追得上香港,內地的官員發出這樣的感喟時,或多或少有些仰慕之情夾雜在裏面。今天的內地人大概也仍然覺得我們是本難懂的書,但在今天,他們其實想說的是:喂,你們究竟是怎麼搞的?為何香港人老喜歡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有內地朋友常問我,為何可以容許一些人在立法會做出極不合理的行為,浪費了大眾的時間和精力;政府又送錢給人打官司告自己!我會耐心地向他們解釋兩地法制的不同之處;我們的制度可以怎樣更好地保障香港人的權利,代價也許很高,但也是值得的。我到今天也這樣認為。但「這本書」也有連局內人也看不懂的地方─例如過於善待那些提出「酷刑聲請」的非法入境者。香港自一九九九年隨中國加入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之後便忠實地履行義務,非法入境者只要聲稱自己回國的話會遭到酷刑對待,都一律不能遣返,羈留期間的食宿不在話下,審定其聲請是否成立及上訴的過程,更會為他們提供免費律師。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們是可以申請「行街紙」到外面生活,而政府更透過志願機構提供生活費和住宿。

其實,為了一盡國際義務,有關的支出我們絕對負擔得起,但容許「行街」卻開始帶來社會問題,因為這些入境者為了生活,不少都會成為非法勞工,有些還會干犯其他更嚴重的罪行。幾年前,「行街」的人還只一千幾百,今天已有超過一萬個這類人生活在我們當中。這樣一個制度雖然有最好的意圖,但卻提供最大的濫用誘因。據我所知,屬實的酷刑聲請少之又少(有些還是用這途徑來香港免費治病的!)。當然,人權組織認為入境處的程序對入境者不公,這個我無從判斷,但我的確有親身接觸過這些人。我上星期到入境處位於屯門的拘留中心作太平紳士巡視,有一名非洲裔人士向我投訴他的「行街紙」申請久久還未下來。我看過他的個案,原來他是這個中心的常客,在外面犯了事,服刑期滿後又給打回這裏來,然後再次申請「行街」,又有人權律師幫他們辯護。我問他,放你出去你卻犯案,破壞了香港的治安,你憑甚麼再申請外出呢?他滿臉認真地對我說:「我以後不會犯案了。」你信不信他好呢?

最令人感到詫異的是,原來整個亞太地區,只有香港和澳洲忠實履行這個公約,但就是連澳洲也是採取禁閉的形式收容這類入境者的。新加坡這個亞洲最富裕的「民主」國家,更加是「睬你都傻」。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要檢討這個安排,我是十分支持的。要脫離公約恐怕不容易,我亦不完全贊成,因為會予人以「人權倒退」的口實,但起碼要採用澳洲的做法,減少對社區的衝擊,亦可把濫用的誘因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