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親子天地  > 爸爸公子 2016 年 01 月 21 日

梁繼璋

電台著名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口才班導師及浸會大學教育碩士,十多年來均高踞電台最受歡迎主持人榜首,亦先後擔任過電台創作總監、副節目總監等職務,近年積極開辦不同形式之成人及兒童口才班及演藝班,同時亦不忘自我增值,除了持有香港公開大學之兒童心理學證書外,還完成了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之基本催眠治療課程。

羞辱不是教導

當子女還未擁有正確的是非觀念,父母給予提點,甚至少許懲罰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懲罰的手法如果過於嚴厲,或甚至近乎羞辱,便是非常不智。

去年,美國便發生了一宗悲劇,一個爸爸因為十三歲的女兒不聽話,憤而用剪刀把她一把長髮剪短,還拍下短片放上網,在片中,爸爸先拍下遍地的頭髮,然後把鏡頭對着女兒說:「這便是你不聽我話的後果,失去這把漂亮的長髮,你認為值得嗎?」女兒無奈地答:「不值得。」父親又問:「我警告過你多次?」女兒用低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兩次。」

片段被放了上網。

第二天,這女孩從一個橋上躍下,結束了十三歲的生命,雖然這父親最後不用負上刑責,因為沒有有力證據證明她的死是和這件事有關,但也引起了社會上很大的迴響,認為這種公開羞辱子女的做法,絕對不是一種適當的教導方式。

回想以前,大人最激的手法,可能只是將頑皮的孩子推出門口,任由他在戶外呆站,而看到的人就只是左鄰右里。但隨着互聯網普及,社交平台變成人人也用的溝通工具後,有些父母把懲罰直接在網上公開,令無數人可以看到孩子被羞辱。

除了上述那位把女兒頭髮剪光的父親外,以下是另外幾個相當極端的例子。

1 澳洲一個媽媽在拍賣網站上載四張演唱會門券的照片,表示公開拍賣,並加上以下這段描述:

「想買這門券的人應該感謝我的女兒對我說謊,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這四張門券是她和同學去享受的了。」

(以下,是她對女兒說的)

乖女,你現在知道我不只是隨便說說來嚇唬你吧!相信當你告訴你的朋友這消息,她們一定會和你一樣很不高興吧,但我就是要用這方法告訴你,父母是你必須尊敬的人,也是那個教導你如何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人,你現在或許會憎恨我,但我不管了,因為教好你就是我作為媽媽的責任。

2 另一位爸爸,因為十五歲女兒在面書上寫了一些對家人不滿的文章,憤而用手槍把女兒的電腦打得片片碎,還把過程拍下放上網。

3 另一位媽媽,由於女兒經常在網上公開家裏的大小瑣事,令她覺得很不爽,索性進佔了女兒的面書戶口,還在女兒的照片上加一個大「交叉」在口部,旁邊還有一行字說。

「由於我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說話,所以由現在開始,再不能在這裏寫任何東西了。」

孩子不錯是由父母所生,但他們的尊嚴,絕對是他們私人擁有,父母不應該將它摧毀。

懲罰孩子,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他們改過,但公開羞辱他們,除了會為他們帶來負面思想外,一點建設性也沒有。

因為,羞辱不等如懲罰,更不等如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