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1 月 08 日

搞大o靚模肚罪成 揭茅山性法師 專o氹明星(詳盡版)

茅山法師歐陽國富聲稱可以透過做性法事,幫助信徒改運,誤導一名o靚模信以為真,一年內跟他進行九次性法事,終因被搞大肚才揭發受騙及告上法庭。被告法師於本周一(一月四日)被裁定罪成,即時還押監房,等候判刑,法官更指摘他大話連篇,供詞匪夷所思。 一直自信可以打甩官司的被告,曾向本刊披露他拜師修練性法事的經歷,並暗示娛樂圈中有已故巨星,以及青春男女紅星,都是他的信徒。

有熟悉被告人士披露,茅山法師曾替明星施法治病、改運,指他曾賺過大錢,富貴起來,但求助者卻因未見法事生效,懷疑受騙的絕密內情。

歐陽雖堅稱自己無罪,但卻十分怕自己容貌曝光,每次出入法庭,例必以口罩及鴨舌帽將自己包到實。

歐陽國富被定罪前,向本刊爆出,有不少娛圈中人都信奉他。

肥姐沈殿霞病重期間,還不時外出逛街,顯現其生命力頑強。

審訊期間堅稱自己無罪的五十五歲泥頭車司機歐陽國富,為證明自己是個法力高強的茅山法師,向本刊強調他學法三十六年,曾幫過近三百人消災解難外,並暗示患肝癌的已故巨星羅文,也曾求助茅山法術治病。

「羅文早年發現患上肝癌後,曾求助一位茅山法師,法師替他算過,表示只要做六次法事,每次畫一道符給他,將之燒成灰和水飲用,必能藥到病除,而每場法事則要收二十萬元。結果羅文花了一百萬元,飲了五道符水後,便表示照過X光,醫生指他的肝很清,沒有陰影,癌細胞已消失,認為自己已病癒。」

但羅文不久之後便病逝,歐陽則辯說:「就因為他沒有飲最後一道符,所以前功盡廢,實在可惜。」歐陽能清楚講述羅文求助茅山法術治病的過程及收費,卻不肯透露該法師身份。然而羅文是於○二年逝世,據土地註冊處資料,歐陽國富卻不遲也不早,剛巧於同年以一百二十萬元,買入他現時報住的元朗村屋單位。

歐陽亦透露自己與娛樂圈不少人相熟,「肥姐沈殿霞病重時,有人問我肥姐是否陽壽已盡?我一算便知她很快會離開,結果不出幾天,便收到其死訊。」

方力申被指是歐陽的信徒,其女兒結婚時,他亦有親身到賀,可見二人交情非淺,但小方回應本刊查詢時,卻表示與歐陽沒有交情。

位於沙田坳道的水月宮廟,善信要徒步行十分鐘梯級路才到達。

羅文花百萬飲符水

除了兩位已故巨星外,本刊接觸到一位跟隨歐陽多年的女信徒阿玲,她說現在當紅的方力申,以及一位青春女星,原來都認識歐陽國富。

「師傅不時都會帶十個八個信徒,到慈雲山一間叫水月宮的小廟內,參拜觀音及齊天大聖。我亦去過多次,其中一次更發現歌星方力申也有同行,他見我上香次序弄錯了,馬上糾正,強調這樣祈福才會靈驗,顯見他十分信奉神靈之事。後來師傅於○七年五月六日嫁女當天,小方更親身到賀,足見二人並非泛泛之交,當晚他的出現,便吸引在場賓客爭相與他合照,一度搶了新娘子的風頭呢。」

本刊曾到水月宮了解,廟內職員說,有印象見過方力申與歐陽國富同行。本刊遂找方力申求證,他透過助手回覆,「方力申可能曾出席一些場合時,歐陽國富也在場,但跟他並沒有交情,對事件不作任何評論。」方力申斬釘截鐵地與歐陽劃清界線。

至於阿玲所爆的女星,亦與方力申關係友好,「師傅曾親口跟我說,一名樣子甜美的女星,都有找他施法祈求改運,至於她是只做最簡單的全身掃符,還是最徹底的性法事,他則賣關子,說這是人家的私隱,着我不要追問。」不過阿玲所指的女星,近年星運平平,事業發展甚至有倒退迹象。

此外,歐陽國富亦向本刊道出自己修練茅山法術,以及初次接觸性法事的種種經歷。

「七三年我十九歲時,在調景嶺一間毛衣廠打工,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一位國民黨老兵廖伯,他就是我的第一位師傅,將他所懂的茅山派神功傳授給我。」

他本來只在港修練茅山法術,直至八三年到泰國遊的奇遇,令他大開眼界兼法力大增。

歐陽國富指已故巨星羅文,在病重時曾向一名茅山法師求助,使其肝癌情況一度好轉,惟因沒有服最後一道符水,才於○二年病逝。

「大聖」上身搞模

「當年我到泰國旅遊,在當地朋友引領下,去到泰北近邊境的一間廟宇參觀,在該處認識了一位師傅,交談間發現原來大家所修練的法術很相似,但也有很多不同之處,我於是決定留下來向他拜師,前後半年間,學了一些很邪門的降頭和法術。」

他指當時師傅所教的邪門法事之一,正正就是性法事。

「當我得悉有這種法事時,一點也不感詫異,甚至第一次在師傅安排下,替一位泰國女士施法,也沒有感到任何尷尬,或者因為我一心只想幫人吧。」他稱,事後那位女士表示自己運氣轉好,自此更對性法事深信不移。他又補充,由於性法事必須男女配對施法,故他只能以此法來幫助女信徒轉運。

歐陽國富雖說其性法事是在泰國修練得來,但當他在法庭作供時,卻說與女事主交合時,其實是請了「齊天大聖」上身,自己並沒有任何歡娛的感覺,更從來不知道自己在過程中會洩出精液,故一直相信不會令對方成孕。可是,當被反問既然深信不會令女方成孕,為何他又要求女事主,必須於經期過後三天才能施法?歐陽即時為之語塞。

此外,答應出庭撐他的證人名單中,亦只得一人是接受過其性法事,對此他解說:「其實一般轉運法事,只需用黃符掃身也可以,因性法事雖可助人改運,但對施法的我來說,卻沒半點益處,故多年來只跟六個最運滯的女信徒做過,使她們行好運。」

不過十九歲的o靚模×剛好相反,她接受了歐陽的性法事後,非旦未見轉運,更交上厄運,被他弄致成孕,結果要墮胎兼轉工,使其模特兒夢碎。

據案情透露,o靚模×於○七年初自覺星途不如意,在該年四月透過女經理人,認識一名茅山法師,對方聲稱可透過做性交法事助她改運。×心急想竄紅,遂在經理人陪同下與法師見面,對方第一次帶她到港島一住宅單位,在一個房間內吩咐她脫光衣服淨身,以元寶蠟燭及一些衣紙黃符,在她身上亂畫一輪後,他自己也脫光衣服,要求×替他口交,然後二人發生性關係。完事後,法師給×符水清理身體,×則給他二百元利是,作為象徵式的報酬。

上周三歐陽國富在休庭時,突然感到胸口痛及呼吸急促,要求送院治理,但當他被抬離法院時,他只顧扯着毛毯掩頭,「忘記」喘氣,即時惹來詐病之嫌。

有涉非禮案前科

同年五月至十二月間,每隔約一個月,法師都有相約o靚模×,繼續做性交法事,每次均不戴避孕套。期間×雖曾起疑心,但法師強調,必須做足九次才收效,否則前功盡廢。

結果×完成九次法事後,卻於○八年一月發現懷孕,她向婦女組織求助,團體認為事件涉及刑事成分,在當事人同意下報警,拘捕歐陽國富;同月×獲安排墮胎,經檢驗證實歐陽國富是胎兒經手人後,警方便正式落案,起訴他九項以虛假藉口促致他人非法性交罪名。

負責案件的法官陳廣池於本周一判案時,指摘歐陽國富是個混水摸魚的人,在庭上大話連篇,部分供詞內容匪夷所思,故裁定他罪名成立。至此,控方亦在庭上爆出被告早於七四年曾涉非禮案,法官遂將案押後至本月二十一日,等待歐陽的精神報告後才量刑。

性法事示範圖

歐陽國富先要求女方手持衣紙黃符,接受他掃符淨身。
掃符儀式要由頭掃至下身。
歐陽國富與女方性交後,還要把一道符化掉,將灰燼拍在她的頭上,才算完成整個性法事。

詐病無着數

茅山法師誤導o靚模跟他發生性行為案,原定於十二月三十日裁決,但被告歐陽國富卻在當天休庭時,聲稱因心情過度緊張致胸口痛、脈搏加快及呼吸急促,要求召救護車送院治理,使案件被迫押後至一月四日宣判。

不過就當天在法庭所見,歐陽國富早上出庭時精神不俗,休庭期間更買了一罐可樂享用,並走入證人室閒坐時,依然無異樣。不久他才在房內突然彎身手按胸口,低呼「好痛」,又不斷大力呼吸,送院後醫生亦無法查出導致他氣促及心口痛的因由,馬上惹來詐病之嫌。

有律師指出,犯人臨裁決時突然身體不適的情況並非罕見,但一般只會令判決推遲一至兩天,對判決結果絕無影響,延遲宣判對犯人亦無好處,只會浪費時間,多上庭一次更會增加律師費的支出。

他補充,「俟年近晚之時,確實不時有被告為想在家過年而詐病,希望法官讓他們保釋外出看醫生,不過能否如願,還要看所犯罪行的嚴重性,若涉及可判監的罪行,被告都不會獲准保釋就醫,就像歐陽國富一樣,被法官下令取消保釋,即時還押醫院的羈留病房。」

性法事受質疑

茅山法師歐陽國富堅稱,性法事可助人改運,不但遭道教專家代表、青松觀的董事局總秘書周和來,出庭將之一一否定;即使有一名曾接受歐陽做過性法事的女事主出庭撐他,亦因其經歷不甚了了,令法事成效繼續受質疑。

年約三十歲的Y女士,表示約十年前認識歐陽國富,當時自己愛情與事業都不如意,明知改運法事涉及性交仍決定一試,「我沒想過懷孕、性病等問題,只祈求改運後,能跟男友結婚及事業順利些。」

她形容接受了四次性法事後,果然事業一帆風順,男友更主動提出結婚,讓她做全職少奶奶。但Y承認,任職售貨員的她,當年雖升任店舖主管,但月薪也只不過萬餘元,且很快便因結婚而辭職;至於男友忽然娶她,原來也只不過是奉子成婚,與法事有效與否,尚有商榷餘地。

曾做過改運性法事的Y女士,出庭作供後,以外套蒙頭,由朋友護送離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