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09 年 01 月 13 日

激死外母 掠水二千萬
揭林國雄折磨陳秀雯25年實錄

陳秀雯與丈夫林國雄和姨仔陳加玲之間的錢銀風波愈演愈烈,本周日(十一日),陳加玲更以接近三千字的聲明作出大反擊,聲明中以卑鄙、無恥、賤格、下流的物體來形容林國雄,對親姐陳秀雯不留情面。同日晚上,陳秀雯亦以一首曹植的古詩「相煎何太急」來回應其妹。

陳加玲於發聲明當晚,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詳細道出林國雄導致陳家兩姐妹反目成仇之餘,更踢爆他廿多年來,以各種手法取去家人接近二千萬元及折磨陳秀雯的惡行。

「家姐放唔低,仲有個仔要照顧,所以才一直畀機會該物體。我最估不到是她竟然到現在還相信這個誠信破產的物體!」

對於被家姐諷刺比作曹丕迫害親兄弟,加玲不屑地說:「仲出詩?家陣廿一世紀啦,又唔係古代人,都唔知佢想講乜。」

重點內容

對於胞妹陳加玲再次炮轟姐夫林國雄,陳秀雯於周日以曹植的《七步詩》回應。 林國雄早前接受訪問卻不願拍照,只提供一張站在寺廟前的相。被陳加玲指責說:「做得訪問又唔肯影相,仲要嚟一張站在寺廟前的相,都唔知佢搏乜!」
7
周日(十一日)晚上,陳加玲接受本刊獨家訪問時,談到林國雄時,激動得指手劃腳,七情上面。 陳加玲以三千字聲明數臭林國雄。

親自撰文數惡行

陳加玲於十一日下午,親自撰文三千字,力數姐夫林國雄惡行,內容由早年他與陳秀雯結婚後,如何拋妻棄子自稱「出家」,卻一直靠老婆供養開始數起:

「二十多年前他在認識家姐陳秀雯後,終日在家不事生產,一直依靠女人供養。婚後不久便拋下妻子聲稱要上山出家,然後卻又回來故意令家姐懷孕,兒子出世後又再離家多年,拋下剛出世的兒子及妻子,全沒有半點責任心……為人極為卑鄙,不知所謂。」

又說到林國雄因財失義,借完錢就失憶,甚至把身邊親人朋友當作人肉提款機。

「先有陳秀雯、我、我的母親及家人,還有公司的拍檔方小姐、潘小姐、前僱員KiKi夫婦等等……他卻當我們大家是提款機,借了錢、利用完別人便當從來沒事發生過,置別人之感受和損失不理,毫無良心可言。」 陳加玲文中更以「這個世界本來可以好美麗,但就因為多了你這種低等物體而變得醜陋無比!」來形容林國雄。

對親姐陳秀雯,加玲亦以「愛一個人若然可以做到你這樣顛倒黑白和是非不分的話,我寧願自己從來不知道甚麼是愛!」來指摘對方,更力數對方未盡作為大家姐照顧弟妹的責任、包庇惡行滔天的親夫及向傳媒發放攻擊她的言論等來作結。

現金借三百萬

其實陳加玲早在十二月中,便在出席活動時含淚指林國雄多年來用盡家姐的過千萬身家,拖累她們一家,並怒斥對方是放毒的縮頭烏龜,比近期「啜女偷食」的倪震衰格百倍!

作為親姐夫,借了三百萬元私人貸款,事後卻只以被騙子騙去為理由作交代。

「當時我剛賣了樓,該物體就在一周後打電話給我借錢,更指明要現金,數日間分別以一次九十幾萬,一次一百一十幾萬、一次一百萬借給他,我真金白銀親手交給他,亦未有寫下借據或欠單。」

老婆支票做抵押

「當時他告訴我自己可以寫劇本,我念在他是姐夫,就替他搭路找資金請他寫劇本,誰知他剛寫好一個大綱之後,就問我拿十萬元作上期,又說家姐正在大陸開工,回來後便可以還錢給我,我說你大拿拿三百萬也未還,我如何相信你,他竟然拿出有陳秀雯簽名的支票給我,說是當扺押。你話一個大男人,借錢借到要用老婆的簽名支票做抵押,不用卑鄙、無恥、賤格、下流來形容,還可以怎樣說!」

母親臨終託孤

「母親在得知患癌後四個月後去世,她在生時的最後歲月,選擇了叫銀行經理到醫院,把戶口僅餘的百多萬元,全數交了給作為細妹的我,以作為醫藥費之用。這件事母親從來沒有告訴陳秀雯,你就可以知道母親已經去到一個地步,就是怕了他們兩個借錢。」

人格是零

林國雄被錢銀債務纏身絕非首次,去年十二月中,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只希望自己不再做錯事,甚至願意以離婚作為贖罪,更自稱人格已是零,又說:

「知道陳秀雯不能沒有我,除了很愛我,她亦太聽我話。八四年開始我便沒有拍戲,之後每天也是打坐拜佛。我從來沒有積蓄,賺到錢的時候還要幾萬幾萬的借錢給其他人,秀雯一個人要供月息二十多厘的七十萬樓會,我一直沒有幫過手,心裏只有修行。」

姊妹對罵

陳秀雯的胞妹陳加玲,對於姐夫林國雄欠債連累家姐,激動得大罵姐夫是隻放毒氣的縮頭烏龜,但此話卻令陳秀雯心如刀割,姐妹展開罵戰。

2008年12月12日

對於胞姐陳秀雯的寓所及亞視大埔片廠門外被人張貼「欠債還錢,天公地道」大字報,陳加玲踢爆姐夫林國雄九七年曾向她借三百萬,炮轟姐夫多年來靠老婆供養,又指父母都借過錢畀林國雄,但林國雄叫陳秀雯不要聽家人電話,陳母可算是間接被對方激死。其後陳加玲又在雜誌大數林國雄七宗罪,以「偽君子」及「放毒氣嘅縮頭烏龜」稱呼林國雄。

2008年12月21日

被陳加玲數臭後,林國雄承認自己一生糊塗,人格已去到零,甚至負數。 陳秀雯護夫情切,同日發表聲明還擊:「加玲連串宣傳行動,如果這一切是真的為『要撐我』而來,我很無奈,每次看到報道,我心如刀割……」

2008年12月26日

陳秀雯在其網頁發表情深宣言:「在這一陣蜚短流長之後,你會否對從前的想法感到惘然?……不管外面的人怎樣說,依然守候,堅決伴我同行的你……」

2009年1月10日

陳加玲發出三千字聲明,詳述林國雄多年來惡行,更以「該等物體」來形容對方,力勸家姐「愛一個人若然可以做到你這樣顛倒黑白和是非不分的話,我寧願自己從來不知道甚麼是愛」。

2009年1月11日

陳加玲發出聲明不到廿四小時,陳秀雯以曹植的《七步詩》作出回應:「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近期有不少金錢糾紛,但陳秀雯在網誌中堅稱貧亦樂。

陳秀雯在網上撰文支持林國雄。

孤單度日
陳秀雯平日甚慳家,在街檔買東西也精打細算,只因她要獨力撐起頭家。
雖然陳秀雯對林國雄情深義重,但平日卻甚少見他陪老婆,陳秀雯單拖行街成習慣。

力撐夫婿
陳秀雯為維護家庭,寧願與妹妹割蓆。
林國雄和陳秀雯因拍劇結緣,日久生情。

林國雄和陳秀雯的婚姻一直多風多雨,全與錢銀有關。

21歲獨仔泳衣派對

陳秀雯和林國雄育有廿一歲獨子林上智,現於香港大學讀三年級。陳秀雯曾私下表示,為了兒子,她一定會好好維繫婚姻,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本刊在facebook發現疑似林上智的網頁,從中發現他人緣相當好,不時大班朋友聚會,甚至開泳衣派對。

陳秀雯曾說:「我個仔都鍾意唱歌!佢讀緊大學,入行與否,讀完再算,睇佢有冇天份。」林上智跟林國雄如同餅印,都算天生一副明星相。他一向與阿姨陳加玲感情甚佳,但自兩年前她向林國雄追數,林上智便疏遠她。

沙灘狂歡 宿舍春光

酒吧尋樂 慶祝生日

齊齊賀壽 作狀上香

賤男陀衰家

林國雄搞出的錢債糾紛,多年來屢見不鮮,其中由陳秀雯出面擔保的更不計其數,牽涉金額逾千萬元。陳秀雯為他遮風擋雨,甚至賠上積蓄和親情。

80年

陳秀雯和林國雄因為拍《驟雨中的陽光》而撻着。

83年

二人在台灣秘密結婚,翌年林國雄退出娛圈,鑽研佛學短期出家。

87年

二人承認已婚,陳秀雯息影不久即誕下兒子。但林國雄卻去了短期出家。

92年

林國雄與陳秀雯跟無綫藝人潘芳芳、前亞視藝員方國珊在西貢合作開設地產公司,有傳因錢銀反目。

94年

陳秀雯拍《再見亦是老婆》再度走紅,林國雄藉着老婆的名氣,大搞地產生意。

98年

二人欠七萬九千元信用卡數,被銀行出律師信追討。同年五月,因發展元朗村屋計劃爛尾,被投資者追討百餘萬。同時方國珊要求二人交出兩間公司的一半權益。至八月,因西貢村屋按揭斷供,被銀行入稟高院,要求收回業權。十月,二人自爆到福建興建佛教大學,卻遭內地僧人騙去一千萬元。

99年

藝人陳靖允向林國雄追收相思灣爛尾村屋八十萬定金。

00年

陳秀雯、林國雄及兩名友人遭財務公司入稟高院原訟庭,追討三百五十六萬元按揭擔保欠款、利息以及訴訟費。

03年

二人遭前僱員入稟法院,追討拖欠四個月的薪金及日常欠債共百萬多元。

08年

因○三年欠前僱員百萬薪金及使費,至到今日只還了十餘萬,故在陳秀雯寓所及亞視大埔片廠門外張貼「欠債還錢」大字報。陳加玲亦直斥林國雄欠債,靠老婆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