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6 年 01 月 02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一地兩檢

梁鳳儀和黃宜宏夫婦月初慶祝結婚二十週年,在惠州搞了個大型派對。嘉賓們浩浩蕩蕩地分幾批坐大巴從香港出發,取道沙頭角到惠州的皇冠假日酒店參加賀宴。因為是大巴的關係,我們過關時要把車上的行李一件不留地拿走,過了香港那個關,便要把行李搬回大巴,然後開車走幾十米到達內地的口岸,那套動作又重新做一次!我一貫是輕裝上路的,倒不覺得怎麼樣,但同行的不少帶備全套高球用具,有的帶了衣裝行頭,準備晚上大跳其社交舞,要扛着行李兩上兩落,真把他們害苦了。

只見同行的馬時亨揹着龐大的球桿袋,半打趣地向我們呼籲:高鐵若是沒有一地兩檢,你說怎行!他即將履新港鐵公司主席,最近還承諾了為高鐵項目的預算「封頂」,我們都取笑他,一地兩檢若談不攏,到時高鐵變成慢鐵,你這主席就不做也罷了。他也是個很說得笑的人,馬上把球甩了給座上的幾個人大政協代表和前高官,要他們把所有影響力都使出來,游說反對的人。

在這個問題上,法律專家和各色論者發表了很多意見和方案,叫香港人一時向左望,一時向右望,很難判斷究竟讓內地官員在西九龍的新岸口執大陸的法,是不是一件真的很危險的事。反對者提出的理由又的確有點驚嚇性:這樣做等如「割地」給中央政府;若只為了幫旅客省時間而修改基本法,那便是開了個「缺口」(一位最近很紅的學者的用詞),讓中央政府以後可以援引此例在香港實施其他內地法律。更有人說這樣會「引公安入城」,不得不加以防範。這真有點像【木馬屠城記】裏的情節:一隊荷槍實彈的內地公安,趁着香港人「未瞓醒」,先佔了西九龍一個小據點,然後把轄區慢慢擴散出去,很快便可以全面在香港執法了。

反對者也指出,不應拿外國的一地兩檢制度來類比,因為在外地,締約雙方都是主權國(如加拿大和美國、德國與波蘭等),地位平等,誰也佔不了誰的便宜,但香港和中央政府就不同了,談判起來我們將會很吃虧。

正如很多香港人一樣,我也不懂得複雜的政治和法律理論,很多事都只能用常識(common sense)、常理和直覺去判斷。在高鐵的一地兩檢這事上,常理告訴我,香港實在沒有甚麼虧可吃的。中央政府希望在特區擴大其影響力,這點是可以理解的,但要利用一地兩檢,這樣明刀明槍地來打開個缺口,會不會太低層次了?反對者認為,香港和中央政府無論談甚麼都要對等,我認為一來不實際,在此事上也不可能。試問,把香港的鐵路接通全國的高鐵網絡,是香港還是內地會較着緊些?若真要對等,深圳的西部通道十多年前已讓香港法律「進駐」了。我們是不是要告訴中央政府,那不同啊,因為我們信得過,你們信不過?

所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我不禁要用廣東話問一句:你地呢次會唔會諗多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