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政官莊 2009 年 12 月 29 日

有信心贏官司 棄醫從商 龔仁心瞓身掌華懋

周一踏正九點,本刊記者等到小甜甜細佬龔仁心與太太步入荃灣如心廣場,正式到華懋集團的新總部返工,顯示龔家對即將裁決的「世紀爭產官司」勝券在握,開始為全面接管華懋王國作準備。本刊還得知,龔家更決定在大除夕晚,在如心廣場搞一個倒數大party迎接新年,藉此突出龔家與華懋員工上下齊心,團結一致,共禦外來勢力入侵。

龔家對打贏「王國保衛戰」的確信心十足,在平安夜前一日,多年來位於尖東華懋廣場的華懋總部,全部搬去荃灣如心廣場,公司員工利用聖誕節幾日假期完成搬遷工作,讓龔醫生可以在周一到新office上班,這次搬屋亦標誌着華懋進入新時代。

在同一日(二十三號),龔醫生位於荃灣豪景花園的診所亦告結業,他睇完最後一名病人後,便在保安員護送下步離診所,看來有點依依不捨,亦難怪,他行醫三十年,在這診所診症十八載,好多街坊與他稔熟,口碑甚佳,停業難免有離情別緒。

他見到本刊記者到診所追訪,並未感到驚訝,只感慨謂:「做醫生要全副心力放在病人身上,現在我做不到了,我不可以對病人不負責任,只好暫時不做(醫生)。」問他是否準備做華懋大班,他聳聳膊笑笑口說:「唔知噃!」

龔太在其診所任護士,當日亦與丈夫一齊離開,據知她也會加入華懋,擔任人力資源部主管,助夫一臂之力。

龔仁心棄醫從商,於本周一早上與太太第一天到如心廣場的華懋集團新總部返工,為接掌王國作準備。

龔仁心在豪景花園的診所睇症十八年,上周四正式結業。

剛巧是陳振聰生日

華懋揀了十二月二十三日搬遷,時間上好湊巧,原來當日正是「對頭人」陳振聰的五十歲生日,擇這日子搬屋是否與此有關就不得而知。接近龔家的消息人士說:「龔醫生唔迷信,搬總部並冇擇日,揀二十三號亦冇特別意思,只是在聖誕假期間搬遷可減少對公司業務的影響,亦希望趕及在大除夕在如心廣場倒數,迎接新年。」

華懋新總部佔用如心廣場三十五至三十八樓,面積有九萬幾平方呎,比尖東舊office大五成。雖然龔家向來慳儉,但難得搬新屋,亦破例除舊買了一批新傢俬。

消息人士指,龔仁心一直想將總部遷往如心廣場,更曾在該處舉辦多次重要活動,包括去年及今年舉行追悼龔如心的儀式,目的是藉着重視如心廣場以凸顯小甜甜在華懋王國的最高地位。本月中,龔醫生愛兒龔皓大婚,亦在如心海景酒店擺喜酒大宴親朋。

消息人士說:「龔醫生多次說如心廣場代表家姐與姐夫,龔如心的手印亦放在廣場的天台,意義重大,所以將華懋總部遷往如心廣場,亦算係達成咗龔如心的遺願。」

集團總部遷走後,尖東華懋廣場的寫字樓將略作裝修後放租,呎租介乎二十至三十元。至於小甜甜長期辦公及居住的最高兩層,因別具紀念價值,將原封不動保留原貌,不會出租;地下大堂的小甜甜卡通雕像,是舊總部一大特色,也會保留。

轟動全港的千億爭產案,預計主審法官將於一月中上旬作出裁決,究竟龔家與陳振聰誰是贏家,屆時便有分曉。龔醫生進駐華懋接掌管理集團之職,看來對贏官司甚有信心,反觀陳振聰的一邊,暫未見特別動作,似乎是靜觀其變,密密研究後着。

即使這宗世紀官司有了裁決,並不等於畫上句號。首先,負方仍可上訴到終審庭,不過再打落去需要一大筆律師費,假如輸的是陳振聰,以其目前的財政狀況,要再拿出一大嚿錢的難度就大些;此外,今次官司有了結果後,小甜甜老爺王廷歆就會介入,向勝方要求取得部分利益,若然如此,大家又要對簿公堂。

除了爭產的部分,警方亦可能在官司裁決後,就遺囑是否偽造展開刑事調查,屆時可能有人受查,甚至有進一步行動,可以話好戲仍在後頭,大家擔定櫈仔慢慢追睇啦!

尖東華懋廣場最高兩層,是小甜甜的辦公室及居所,將會保留不出租。位於大堂的小甜甜卡通雕像(右上圖)亦將原封不動,留下作紀念。

爭產官司即將裁決,陳振聰未見有大動作,可能密密研究後着。

溫和民主派埋堆 組「聯盟」抗激進派

狗幫與大狀黨堅持「玩」五區總辭,泛民陣營分裂白熱化,民主黨為了對抗激進路線,上周與民協、職工盟、街坊工友服務社、民主動力以及一批學者開了兩天腦震盪會,考慮另闢新路,走一條較溫和及願意與中央對話的路線。

經過討論後,這批溫和民主派打算成立「大聯盟」,就二○一七及二○二○年的特首及立法會普選方式提出「更民主」的方案,並廣邀社會人士加入,謀求與政府和北京直接討論。

消息人士指,溫和民主派估計不少支持者對粗暴激進行動感到不滿,也認為總辭是豪賭,這類市民人數頗多,可以成為「大聯盟」的民意籌碼。

如果他們真的走出另一條路,將來與癲狗幫及大狀黨將愈行愈遠,各走各路,合作勢將大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