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5 年 12 月 1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男女的市場價值

當時得令的美國女星珍妮花羅倫斯(二○一三奧斯卡最佳女演員、電影《飢餓遊戲》主角)對男女星片酬上的差異,深惡痛絕,最近發了一次大牢騷,在荷里活引起議論紛紛。雖然她強調不怪責任何人,只是怪自己沒有盡力去爭取,但卻用充滿控訴的語調說,那些「有雞巴的幸運兒很曉得討價還價」。若看客觀數據,情況又真的很糟──去年做的一項調查顯示,二○一四年在美國上映最賣座的二百五十部電影中,只有百分之七是由女性執導,而出任主要幕後崗位的女性,只佔百分之十七。

男女性在工作上的差異是個極為有趣的課題,所以明知發表意見是頗冒險的事,我也想說兩句。荷里活是個非常現實的地方,誰有市場號召力,誰就能叫得起價。羅倫斯口中的那些男演員可以討價還價,是因為手上有籌碼,而籌碼肯定不是他們的「雞巴」而是叫座力。若羅倫斯認為自己不止那個價,肯定會有別的電影老闆招攬她,因為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的。

事實亦證明,隨着《飢餓遊戲》系列電影的大賣,她現在的片酬不止排在全球女星的首位,亦比大部分一線男星還要高。在我們中國,根據福布斯的調查,去年收入最高的本土男女藝人中,范冰冰佔首位,是黃曉明的一倍。我們的同胞姐妹們,應該不用像羅倫斯那樣埋怨了吧。

我覺得性別歧視這一回事,在廿一世紀的今天,似乎是有點誇大了。特別是在商業社會,因為企業追求盈利,過時的舊觀念都會在一定程度上「自我糾正」。例如上市公司董事局的女性成員比例,香港的數字比歐美國家低(香港百分之十一,美國百分之十六,挪威百分之四十),但處於在上升軌跡,因為事實已證明,董事局內有女性成員的公司,其股本回報率比沒有的平均高百分之二點九,那些連一個女性董事都沒有的公司也早晚會向現實低頭;至於那些冥頑不靈的,就合該被市場和潮流淘汰了。市場是個殘酷但公平的地方,就看時裝界,女模特兒的身價永遠比男模特兒高許多,因為只有一個因素,就是市場力量,所以也未聽見男模特兒們怎樣埋怨過。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世界上的各行各業中,佔着領先地位的女性畢竟是少數。既然我們都接受男女的智力基本上沒有分別,這是因為她們不懂怎去爭取嗎?是因為被歧視,所以能力不獲承認嗎?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選擇了更神性的任務──照顧家庭、培育子女。其實在香港,放在女人面前的選擇比男性多,進可攻退可守,想在職場打拼的,只花每月幾千元便僱到外傭打理家務。選擇相夫教子的,她得到的滿足感以至為社會創造的價值,絕不會比任何一個大企業女CEO低。男人不是沒有這個選項(我也認識幾位「家庭主夫」),但家庭絕不是男人的強項,不能順應他的天性,所以即使不介意世俗眼光,他自己也不會活得開心,效益也不會很好。男女各有強項,不必強分高低。天性這一條,無人拗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