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5 年 12 月 04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有關「門」的都市傳說

八十年代中期,中大校園裏曾經發生過一次茶杯裏的小風波。

當時校方要在大學的心臟地帶,大學本部,豎立起一件叫「門」的雕塑。當時在學生眼裏,只覺得這是一件奇形怪狀、讓人摸不着頭腦的雕塑,更何況,豎立的地方是不少學運份子心目中的學運聖地_「烽火台更讓他們感到被冒犯。烽火台位於大學廣場「百萬大道」的一端,大學圖書館的門前,象徵着通向學問的入口,在這裏不時會搞學生集會、論壇等活動,見證了很多學運的重要時刻,也因此被視為學運聖地。偏偏校方卻要在這裏豎立這件奇形怪狀的雕塑,把烽火台弄得不倫不類,因此不少學生提出抗議,用今天的語言說,那就是會破壞大家的集體回憶。

但當時那些保護集體回憶運動,仍未像今天般洶湧澎湃,所以抗議最後還是不了不之,三十年後的今天,這件雕塑,反過來已成了百萬大道和烽火台的標誌性建築,以及中大同學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今天如果要把它拆掉,反而會惹來學生群起抗議呢!其實這也反映了這類保護集體回憶運動最為吊詭的地方。

順帶一提,當時校園內流傳一個「都市傳說」。話說這件雕塑看來似是一個截拳道手旋身踢出飛腳的姿勢,而腳踢的方向正正是圖書館,因此殺氣很大,後來更傳出圖書館內「家宅不寧」,不少員工健康都出了問題,而館長後來更瘁死的消息,一時間人心惶惶。後來據說得「高人」指點,擺了一個風水陣,把圖書館的入口,添了一道如今在酒店十分流行的旋轉式大門,說這樣可以借旋轉之勢,化解飛腳踢來的殺氣,事件才告慢慢平息。是耶非耶,當然我也不會花時間作考究,大家姑且當作是趣聞聽之。

在烽火台上聳立的「門」,見證過學運無數波瀾壯闊的時刻,照片中乃上年學聯發動聯校罷課時,在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的萬人集會。

此幅「門」的特寫照片由中大提供,特此鳴謝。

言歸正傳,那時我在中大讀書,尚是孤陋寡聞,這件叫「門」的雕塑,讓我第一次聽到一個雕刻家的名字,三十年後,這位雕刻家已經大紅大紫,甚至榮升為台灣的國寶級藝術家,他的名字叫朱銘。

(我有一位朋友,她是看了那套電影《撒嬌女人最好命》,見到周迅要黃王曉明陪她到台北看朱銘的雕塑,才問我知不知道誰人是朱銘?多得中大烽火台上的這件雕塑,才讓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當然知道」,還可以在她面前「扮代表」,裝模作樣的說了幾句。)

其實後來朱銘也親臨過中大,那是二○○六年,為的是要監督這座雕塑的翻新維修工作。有趣的是,當時他聽到另一宗有關「門」的都市傳說。話說學生中一直有傳言,說若然在「門」的中間穿越而過,便不能畢業,這讓一些學生因而對它敬而遠之。朱銘得悉有關傳言,不禁莞爾,為了讓學生明白自己的雕塑是可以親近、接觸和穿越的,遂在與大學商議後,決定把「門」重新命名為「仲門」,英文名稱則為「Gate of Wisdom」,希望藉此給同學不同的印象,他更為雕塑的新名稱親筆題字。

我是一個比較念舊的人,恕我還是比較喜歡以這件雕塑的原名來叫它,所以還是稱它作「門」。

後來,見識增加了,才知道這位大師在雕刻語言和藝術風格的代表作,就是稱之為「太極系列」的雕塑,而「拱門」就是這個系列的完結篇,那是由兩人對招太極推手演化而來,抽象而成一個一氣相通、合為一體的形態,而太極氣韻流轉則展現其中,生生不息,連綿無盡,成了一登峰造極之作。

而中大烽火台上那道「門」,原來也就是朱銘「拱門」系列的首件正式作品,實在與有榮焉。昔日以為這件雕塑看似是一個截拳道手旋身踢出飛腳,原來卻是兩人對招太極推手,也真的為自己的孤陋寡聞而汗顏。「門」的形態如兩人對招,也是暗喻學術切磋砥礪的精神。

只怪我,雖然當年常常晚上躺在烽火台,仰望滿天的繁星,但對於身旁這座雕塑,只覺它奇形怪狀,卻不屑一顧,也懶得去理解,更遑論它的作者,說來實在慚愧。

三十年後,人大了,開始「知天高,愛地厚」,對藝術的興趣也與日俱增。這個夏天,趁着要到台北開會,完事後決定多留幾天,特地走了去台北市郊,去了一趟位於金山,就是電影中周迅提到的那間朱銘美術館,追尋下這位國寶級大師的足跡。有關的見聞,留待下期再談。

(追尋朱銘 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