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陸叔開CHAT 2015 年 12 月 07 日

陳永陸

生活是很個人化的態度,人稱「陸叔」的著名財經股評家、兼投資策略顧問,用輕鬆心態,與跨界別嘉賓及以時事專題,去打開財經及以外的話匣子。

鍾楚義:成功與否視乎有否抓緊機會

鍾楚義(Mico Chung),原是讀法律出身,曾助黃鴻年成立中策、又曾助李澤楷收購香港電訊。今次Mico接受陸叔訪問,罕有地詳述過去二十多年促成的「刁」,及為何棄法律從商,更大談兩名前老闆各有千秋的做事作風。

陸:Mico,識咗你咁耐都好想問吓你最初點解會揀做律師?

鍾:那時好多同學會揀讀工程或專業嘅科目。爸爸係做地產生意嘅,佢叫我去讀法律幫佢慳翻啲律師費。我細個睇嘅電視劇集又都係講醫生律師,我怕血做唔到醫生,做律師覺得都幾威,就係咁去咗讀法律。八二年喺英國讀大學大三嗰年阿爸生意唔好,我就諗不如唔好做律師。返嚟香港去咗第一太平做暑假工,做咗兩個禮拜覺得唔啱我,同老豆商量後決定賣咗層樓,回去英國讀埋個學位先再返嚟,嗰時認為做律師可以最快搵錢可以幫到屋企。

陸:喺英國讀完書返嚟仲要考牌o架喎﹗

鍾:我喺英國考埋先返嚟,當時有好幾間律師行想請我,我揀咗入Johnson Stokes & Master(孖士打)做見習律師,孖士打每六個月會轉我去唔同嘅部門,所以我做過銀行業、打官司、遺囑、商業等部門,完成廿四個月實習後,我喺八六年九月正式攞到律師牌。

陸:喺孖士打培訓完應該繼續做落去,咁點解會過咗去的近(Deacons)呢?

鍾:當時兩間行競爭得好犀利,孖士打嘅邀聘係喺打官司部門做,我唔鍾意,於是走咗去的近。好少人喺孖士打實習完會咁做,我應該係第一個。我喺的近商業部負責上市、融資,嗰時嘅客包括TVB、南豐、獲多利、渣打亞洲等。律師嘅責任係去保障啲客,幫客商議好嘅條件,提醒佢哋個「刁」嘅風險。好似收購一塊地或一間公司,某啲嘢唔會發生我覺得唔使理,老細就覺得幾細嘅風險都要寫喺份文件度。我睇嘢正面,有啲冒險精神,同做律師似乎有少少衝突,咁啱喺的近識咗渣打亞洲嘅老闆,做咗二十個月左右佢打嚟問我想唔想轉工,於是……

五十四歲的鍾楚義,做律師出身,先後跟隨兩位財經猛人黃鴻年和李澤楷工作,屢做奇「刁」。

陸:咁你唔做律師要承受嘅風險都幾大喎。

鍾:唔做律師係同我性格有關,做律師要負責「補底」,渣打當時嘅邀聘係一個機會,又撞啱時機。八十年代尾獲多利、寶源最大,渣打專為工業家上市,佢哋好清楚投資銀行要啲咩人,專請兩類人:會計師同律師。

陸:做保薦人要做晒所有嘢喎,嗰時啲客係咪全部都做工業o架?

鍾:做廠做地產各行各業都有,全部係企業家。我哋呢班後生仔身兼數職,要識法律又要識會計,啲客上市係想集資擴大間公司,佢哋心情有時會好孤獨,我哋又識講中文,好容易就同啲老闆建立起友誼。嗰時我專責地產股,就係咁識咗幾個大客。渣打當年真係好似一個大時代,對我今日嘅成就影響好大。

陸:有無客請你去幫手?你幾時開始做地產?

鍾:做咗渣打二十個月左右,就有兩間公司請我出嚟做,最後我揀咗去幫湯臣。佢哋收購咗Alan Bond嘅Bond Corporation之後,奔達國際喺九○年代擁有五、六十億資產唔算細,我做GM負責睇數融資,當年除咗沽晒意大利同其他地方嘅物業,仲將嘉士伯帶入去惠州啤酒廠添。

陸:後尾你點解離開咗奔達呢?

鍾:九二年離開咗去跟黃鴻年先生成立中策,中策仲係我幫黃生嗰時買返嚟,前身係得兩億幾嘅紅寶石國際。黃生同長江李生關係好,第一個「刁」就係收購城市花園嘅商場,以一間兩億幾嘅公司收購三億幾嘅商場,簡直就係「蛇吞象」。

陸:咁你哋仲有無其他項目做過?

鍾: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後,黃生覺得幫國企私有化大有可為,國企嗰時做得好差,我哋決定入主國企執好佢,上市或做其他都好,就係咁出現咗「中策現象」。喺嗰十年我哋收購過二百幾間國營企業,包括啤酒廠、輪胎廠、化學廠、電纜廠。上市方面我哋將啲輪胎廠包裝埋一齊,成立咗中國輪胎公司,九三年喺紐約上市,摩根士丹利幫我哋做嘅,集資一億零二百萬美金算幾犀利。又有將啲啤酒廠打包成中國啤酒控股公司,仲喺九六年賣咗,o依家中國嘅Asahi啤酒其實係我哋帶入去嘅。我哋都做咗好多地產項目,黃生將間公司交晒畀我,我就好似一個獨立嘅CEO,佢只會話:「嗱,Mico Chung,我一年要呢個利潤你做啦」。我哋同和記做咗好多「刁」,同佢買咗海韻花園、黃埔等,喺當中過程我學識點做融資、點睇風險、點買嘢、點賣走啲嘢。

陸:咁睇嚟黃生都好信你喎。

鍾:黃生對伙計真係好好,我跟過嘅兩個老闆,黃生同李生(李澤楷先生),雖然兩個好唔同但又有啲似。兩個都系出名門又係第二代,不過處事手法分別好大。黃生唔係讀好多書但直覺好叻,佢信得過你就會同你做生意,然後先再做盡職審查,好短時間就已經決定做定唔做。李生分析能力好強,佢會着重剖析整個交易,喺短時間內唔會話你知做定唔做。不過條條大道通羅馬,兩個做法都可以好成功,但我比較性急似黃生嗰類性格。

鍾楚義(左二)讚前老闆李澤楷(右三)分析能力強。(資料圖片)

陸:即係話黃生嘅做法同你夾啲?

鍾:好似你對股票咁熟,有啲嘢唔使分析你都睇得到,即係話老練啲嘅,有時可以憑經驗、憑感覺去做決定,我好信直覺但唔會亂嚟。

陸:之後你又點解去咗盈科?

鍾:喺九七金融風暴後資本市場無咁旺,對黃生就無咩影響,公司當時無乜資產負債,又唔係好積極。嗰時中策同盈科拓展做咗一單「刁」,我哋提供融資,盈科當時嘅CEO有日打嚟話佢哋財政部嘅同事整到單「刁」好複雜,我就幫佢手解決咗個問題。無耐之後李生打嚟,話佢哋做緊數碼港想集資,我就建議佢喺資本市場融資。同佢傾完我就同黃生講,如果佢唔打算做咁多嘢,我想過去幫李生手,到今日我同黃生仲有偈傾。

陸:好嚟好去離開就最好。

鍾:喺九九年李生想買間公司,得信佳 (Tricom) 嗰時係第五、六個甄選,我係盈科拓展同得信佳兩邊嘅董事,無理由搵返自己啲公司,更加無諗過隻股票會升得咁勁,個市一潭死水,科技完全未開始。嗰時都有搵過幾間公司但傾唔成,李生開始心急,我話黃生有個好細、做電訊嘅公司,佢叫我快啲去傾。當年一隻殼都值一、兩億,我哋會注資入去做大股東,黃生揸住嘅股份就一定有升值潛力,我叫佢自己諗吓。佢話信李生又信我。得信佳係一間較細同簡單嘅公司,我又係兩邊嘅董事,單「刁」兩日就搞掂咗。後嚟隻股票勁升好多倍,黃生沽咗啲股份應該有唔少進賬。

陸:哈哈,同你傾過嗰幾間公司咪好揼心口囉?

鍾:呢個世界啲嘢無人能夠預知,買入後我搵咗間好大嘅美資行,幫手做批股,批三億港幣,被間行話我傻,話咁樣集唔到資,之後我就搵咗匯豐、百富勤做,你都知後嚟隻嘢被炒到市值仲大過長江。

陸:咁你係由得信佳開始幫李生手?

鍾:盈科當年得兩個部門,地產同創投基金,一向我都想做地產,唔想日後同李生會發生衝突,由頭到尾我只係做創投基金嘅主席,負責M&A(合併和收購)。

鍾楚義指不同年代有不同機會可以成功,視乎你能否把握。

陸:由得信佳到香港電訊,應該有好多好似你咁叻嘅人幫過李生手喎?

鍾:李生係一個好有魅力嘅人,好多人會死心塌地咁幫佢做嘢。我記得收購香港電訊嗰陣,個個有份參與嘅人,每日六點起身返公司開會,大家無話爭權奪利,合作無分你我。

陸:點解當初有收購香港電訊呢個概念?

鍾:收購香港電訊之前,我哋最少睇過三間想買嘅公司,無買到反而睇中咗香港電訊。話說有日創投基金班同事開會,有個後生仔睇到新加坡電訊想收購香港電訊,就話我哋都得喎,有人同老闆講咗,老闆就叫我去傾計,傾傾吓都覺得唔係咁癲咋喎,就係咁開始去搵銀行傾。我仲去埋英國同大東電報局傾呢單嘢,嗰時盈科邊有幾多人吖,總之我哋幾個分工合作去做。

陸:咁成單「刁」用咗幾耐時間?

鍾:由最初集資三億到後尾變成二千億,由最初開會傾吓有咩收購,到後尾老闆拍板話做,咁大嘅「刁」我哋用咗四年,當中過程好精彩,有驚有喜,簡直可以輯錄成書。

陸:雖然我無參與過你啲「刁」,都覺得你做得好開心喎。咁如果想今日入行做企業融資仲有無好機會?

鍾:每個年代都有機會,睇吓你點捕捉啫,o依家社交網絡媒體咁勁,如果你IT特別叻,今日呢個年代就有機會成為億萬富翁。我做IB (investment banker) 三十歲,第一單「刁」係向置地買世貿中心,十七億二千萬喺九十年代算係大數目,我當時就捕捉到嗰個機會,做上市公司嘅企業融資。接觸層面既高且廣,同最高層接觸可以知道好多資訊,後生仔要記住多啲露面去捕捉機會。(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