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5 年 11 月 22 日

獨家專訪 鏞記婆媳 互揭3年恩怨

糾纏了長達六年、估計已花費逾億元訟費的鏞記兄弟爭產官司,上周終極審結,終審法院頒令在海外註冊的鏞記母公司清盤,但暫緩二十八日執行,變相給予雙方最後和解機會。

清盤危機倒數,一直公開數落二子甘琨禮不是、力撐長子甘健成奪回酒家話事權的甘老太,卻又突然掉轉槍頭,高調地站向敗訴的二子一方,令人大惑不解。消息透露,自從一二年甘健成猝然離世,甘老太與大媳婦關係出現變化,甚至爆出有人暗中改動鏞記創辦人甘穗煇的風水墓地,動機成疑。

甘家兩婆媳分別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親揭雙方在過去三年的恩與怨,以及回應種種是非傳言。八十五歲的甘老太坦言,唯一心願是保住鏞記的招牌;代替亡夫上陣打官司的梁瑞群則哭訴,從沒想過要鏞記消失,更沒貪過任何着數,只是想取回應得的東西。

鏞記創辦人甘穗煇生前有四名妻妾,共十一子七女,鏞記酒家則一直由三房麥少珍等協助經營。

甘老太麥少珍(左)心願是保住有七十四年歷史的鏞記招牌;大媳婦梁瑞群(上)亦表明不想鏞記消失。

「鏞記係我老公辛苦做番嚟,梗係唔想冇咗啦!最緊要保住個招牌,希望大家和好啲,有乜嘢事都拆掂佢,等啲孫做好佢,佢哋搵到食,我走都走得安樂。」甘老太向本刊訴說抑壓多時的心底話。

「呢個新抱(梁瑞群)本來係我哋街坊,我同佢阿姨係好朋友,以前一齊四圍去玩,後來見到佢,覺得呢個女仔幾好,就介紹畀大仔識,兩個就結咗婚。我真係由細睇住佢大,雖然依家少咗見面,但佢見到我都有打招呼。」甘老太說。

她斷斷續續地道出婆媳之間三年來的關係變化:「其實大家都唔想冇咗鏞記,佢都唔想冇咗o架…我唔明佢點解要咁做,我唔識勸佢,唔知點講…講咗又會畀人話我偏心…我唔知點樣做至啱?」

終審法院上周三裁定甘健成遺孀梁瑞群上訴得值,頒令鏞記母公司清盤。消息一出,已屆八十五歲的甘老太,心情即時跌落谷底,結果她非但沒有現身大媳婦三母子在「甘飯館」召開的記者會,更反過來在鏞記為輸掉官司的二子甘琨禮站台。

據悉,甘老太上周五在鏞記跟一班員工吃午飯時,突然感觸起來,並帶淚向數名老員工說,沒想過鏞記會弄至現時局面,覺得連累了大家,並當場向眾人致歉。

去年甘老太慶祝生日切蛋糕,大媳婦陪伴在側,可見當時二人關係融洽。

甘老太曾暈倒家中

一名老員工透露:「甘健成一二年肺癌復發一事,其實無乜人知,當他突然離世,對甘老太的打擊很大,亦很自然將問題歸咎於兄弟的官司,所以後來知道大媳婦梁瑞群要繼續打落去,甘老太好唔開心。」

去年十二月初,甘老太因為血糖過低,在家中暈倒被送入醫院,並要留院觀察三天。但她出院時,卻突然對大媳婦說:「你哋做乜困咗我喺呢度幾日?」婆媳之間的芥蒂因而加深。

該名老員工續說:「甘老太曾經透露,大媳婦的兒子經常向她展示一些寫滿英文的文件,然後要她簽名簽支票,但她完全看不懂,所以覺得很不安。適逢二仔甘琨禮一如以往,在她生日前送上禮物,甘老太大為感動,未幾就跟甘琨禮一家恢復往來,並一起去新界吃盤菜、返大陸玩等,平日又會返鏞記食飯,心情比之前好得多。」

甘老太年輕時活躍好動,除了游水、跳舞、打麻雀外,還不時駕駛配上靚牌的平治房車遊車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