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12 月 25 日

蔡衍明親述 亞視股爭 第三者介入 與查家擘面內情 ‧入主亞視四大問題 ‧旺旺王國傳奇(詳盡版)

亞視兩大股東查懋聲與蔡衍明內鬥持續升溫,暗中互相出招,已瀕臨決裂。上周六,亞視董事會通過再發行可換股債券(Convertible Bonds),意味蔡衍明持有的亞視股份有可能被攤薄。

據悉查家同時密密與新買家接洽,只要價錢合適,亞視隨時再易主亦說不定。蔡衍明想得到亞視的話事權,機會愈來愈渺茫。

旺旺老闆蔡衍明在台北接受本刊訪問,大爆與查家擘面內情,指自今年初投資亞視以來,已多次因太易信人而陷入困境,股權鬥爭更令他無面,傷透他的心。

蔡衍明罕有現身會見香港記者,安排飯局訴說感受,但堅持不肯單獨拍照,硬要拉着助手蔡致中(右二)擋駕,右一為亞視董事黃寶慧。

亞視股爭有第三者插手,據悉是查懋聲有意找新買家,傳聞內地傳奇大亨王征有興趣入主,身在台北的蔡衍明亦有所聞。他對本刊記者說,聽過王征到過亞視的廠房參觀,情況就如當初他入股亞視之前,曾到廠房視察環境一樣。

「我知道他有去過,但詳情就不清楚了。」他說,當初查懋聲游說他入股亞視,說自己打算退下來,他才答應,「他說自己年紀大,身體又不好,不想經營下去了,會百分百支持我去做,如果他不是這樣說,我會買嗎?」他笑言,或者查懋聲也對王征說同一番說話。

據悉,蔡衍明與王征是朋友,他本來不知道王征有興趣,但十一月十二日亞視開董事會會議時,將本來的開會地點名力集團總部突然轉到亞視在大埔的廠房,他後來才知,原來是方便查懋聲在同日帶王征視察廠房。王征雖是內地人,但他早年在香港經商,早就有香港身份證,這比起僅屬外資的蔡衍明,無疑更有優勢。

除了新買家參與股權爭鬥之外,上周六,亞視董事通過以二角八仙再發五千萬元CB,是蔡衍明入股以來第五次。蔡衍明陣營指,是否繼續認購,處於兩難局面。據悉董事局十名成員中,大部分投贊成票,得兩票的蔡家投了棄權票。

「我們入股亞視時簽過股東協議,指價錢如低於之前所定的價格($1.37),必需得到股東同意。現在認購,就等於同意這個違反協議的價錢,但不認購,就繼續被攤薄股份。」接近蔡衍明的消息人士說,他們正處於兩難,但仍有十四天考慮是否認購,「要再問律師,見招拆招。」

蔡衍明對自己淪為「人肉提款機」十分不滿,他在台北接受訪問時說:「入股大半年,沒想過有這麼多問題。」

有傳查懋聲近日再找新買家,積弱多年的亞視有機會再易主。

問題一:無限期合約無兌現

蔡衍明說,雙方四月簽訂了一份股權轉讓協議合約,查氏承諾會把Panfair 2.75%股份賣給蔡,及把他倆共同擁有的公司Antenna持有亞視的其中2%股份轉售給蔡,令蔡成為大股東。

但由於蔡不是香港永久居民,他不能擁有亞視超過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所以合約亦訂明,蔡有權找尋和選擇夥伴,與他合作搞亞視,「我們訂合約的原意是查氏不想要亞視,我任何時候都可以找一個香港人,找個合作夥伴來一起經營。」

「我不是香港人,不能講控制權,只想沒顧慮地去經營,和希望有權選擇合作的人選。我只是站在生意立場去經營,股份多一點少一點都無謂,反正都差不多五十了。」蔡衍明無奈地說。

然而,合約沒有訂定限期,本刊向律師黃國桐查詢,他認為這份「合約」只是意向書,缺乏法律效力。而查懋聲至今亦沒有把手上的股份轉讓給蔡,反而自行找新買家入股,已沒再在意「合夥人」的設立了。

蔡衍明為人低調,今年初入股以來只有一次出席過亞視的公開活動,圖為五月《亞洲電視賽馬日》活動。

前亞視行政總裁王維基(左)及前執行主席張永霖上任亞視高層不足一年,已先後辭職。

問題二:誤傳貸款條款搞分化

九月十四日,查懋聲親往台灣向蔡衍明表示亞視資金不足,要求蔡再注資,惟蔡剛於八月透過買CB注資五千萬元,認為錢花得太快,於是提出以三十厘利息借一千五百萬予亞視,利息以廣告時段分兩年歸還。

「見面時氣氛還是很好的,沒想到他回去之後就是另一個樣子,他發了封信給我們,說股東對這次借貸很不高興。」蔡衍明表示,查懋聲沒有向股東表明,利息是以廣告抵銷,因此令股東大感不滿。

查在信中還表示,他不喜歡亞視的卡片加上旺旺公仔,「錢是我出的,但你仍然是老闆,甚麼都不高興,那我都不高興囉!」蔡稱。

問題三:低價發CB攤薄股權

雙方在四月七日簽訂合約後,查氏四月十七日在亞視董事會提出,日後將發行市值十億元的可換股債券,議案獲得通過,「當時我都不知道會有問題,所以我們的董事會代表都沒有投反對票。」蔡說。

之後,亞視先後三次發行每次總值五千萬元的CB,行使價為1.37元,只有蔡衍明一人認購。但直到十一月,當蔡要求查氏兌現四月的合約承諾時,亞視又突然發行五千萬股行使價只有0.28元的CB,「我買時就1.37元,之後又發0.28元,大家都來買,我能不抓狂嗎?那不是吃我嗎?」

「之前因為貸款的事只算是一點衝突,但這次發CB就是真正的發脾氣。我以誠相待,也不會把你假設成壞人,但反過來不一樣,我就覺得傷心,之後就變成生氣。」蔡衍明說。

被內地傳媒稱為「地產界另類先鋒」的王征,被傳有意入股亞視,並曾到亞視大埔廠房參觀。

問題四:一人承擔所有債務

對於有傳聞指蔡衍明曾承諾注資十億到亞視,蔡堅決否認,但他透露,原來董事會的秘書在六月曾要求他簽一份保證書,承諾日後亞視的營運資金及債務都由蔡衍明一人承擔,他認為不合理,所以沒有簽字。

「秘書解釋,指以前入股的大股東都有簽這些文件,劉長樂都有簽過,我說他是他,我是我,這是賣身呀。」蔡衍明說。

蔡衍明雖然多次說合約裏有問題,但他仍然對查懋聲表現得尊重,「我不是想吵架,只是把心裏感受說出來而已。」

他說自己是個「乾脆」的人,說過的話算數,台灣的老闆多是這樣。即使簽了約,只要老闆一句話,就可以把遺漏的問題解決,「自己太信人家,我心甘情願投資,怪誰?」蔡衍明說得無奈,「是否放棄亞視?甚麼都有可能,看老天怎樣安排吧。」

蔡衍明去年十一月入主中時媒體集團,一年內轉虧為盈,扭轉中時蝕足十年的局面。

蔡衍明 由米果大王到傳媒大亨

「我是個打品牌的人,是產品的idea man,旺旺是我打出來的,想東想西是我的強項。」蔡衍明對於一手創辦的米果王國,滿有信心但也很謙虛,「旺旺的生意算是還好吧,金錢對我來說不是不重要,但夠花好就了。」他說。

被譽為「米果大王」的蔡衍明,在今年《福布斯》台灣富豪榜中,以三十六億美元(約二百八十億港元),由去年的第九位躍升至第三位,身家暴漲十億美元(約七十八億港元)。

他以旺旺米果產品起家,每款產品都要經過他試味才能出街,「產品的名字和廣告標語都是我起的。」黑白配、旺旺QQ糖、小小酥等等深入民心廣告標語,蔡衍明一邊唸,一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

蔡衍明讀書不多,十九歲高中未畢業便接手管理父親的宜蘭食品廠,將本來從事外銷加工的食品廠轉型,以自創品牌「旺仔」進軍台灣本土市場,惟最初經驗不足,曾累積虧損達一億新台幣(約二千三百萬港元)。

至八三年,他與日本三大米果製造商之一岩塚製果簽訂技術合作協議,聯手攻入台灣米果市場,令旺旺米果成為民眾拜神祭品之選,攻下當地八成半市場。

去年三月,中國旺旺控股在香港上市,主席蔡衍明對公司前景充滿信心。

蔡衍明很重視緣份,總部正門沒有公司名,卻寫上「有緣相聚」四個大字。

蔡衍明手上戴着獨一無二的鑽石旺仔表,「以前人們喜歡比較手表是幾萬還是幾十萬,我就做一個人家沒有的。」

攻內地蝕頭賺尾

站穩台灣市場後,蔡衍明瞄準潛力更大的內地市場,八九年在內地為「旺旺」商標註冊,是台商中的第一人。九四年,他在湖南設廠生產旺旺米果,又舉辦全國展銷會以免費試食作招徠,一周內竟接獲一百個貨櫃的定單,豈料所有定單只為試食而來,幾百萬包米果囤積貨倉。他把心一橫賣大包,將存貨免費送到各地學校給學生試食,結果大受歡迎。

除了做生意膽大心細,蔡衍明的財技亦令人嘖嘖稱奇。○七年中,他斥資六十多億,將新加坡上市、估值約二百四十億的旺旺控股私有化,其後再透過連串資產重組,將旺旺旗下的酒店、醫院、地產、物流、投資等業務剝離,袋入私人腰包,去年三月僅以內地食品業務在本港上市,估值反而勁升至三百九十八億。在不足兩年內,低買高賣兼有大量資產落袋,盡顯他的高超財技。

蔡衍明在商場上長袖善舞,很懂得人情世故,他經常強調「緣份」。旺旺總部大門口上寫着「有緣相聚」四個字,接待處後又是一個比門口還要大的「緣」字。

「我很信緣,我跟亞視也很有緣,我們同是五七年出生,旺旺第一個香港的廣告,也是在亞視播出的。」

旺旺商標八九年已在內地註冊,並在上海設立總部,大堂掛着蔡衍明兒時小狗玩伴Happy的畫像。

我是員工的員工

他也很有人情味,十分重視員工,「老闆是員工的員工,人家說我養這麼多人,其實是他們養我,是他們幫我打拼,員工絕對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他強調,入股亞視後從未試過裁員,而他去年買入的台灣中時集團,一年內便轉虧為盈,今年低薪員工更獲發放一個月花紅,月入五萬新台幣以上的,則有最少有半個月花紅。

蔡衍明做生意很有名,但甚少向外提及家庭事,有報道指,他生命中有七個老婆,為他誕下十名子女,在台灣富豪圈被戲稱為「富豪韋小寶」。本刊追問傳聞,蔡衍明只巧妙地反問記者:「老婆的定義是甚麼?」但承認共育十名子女。

近年蔡積極安排子女到旺旺旗下企業實習,廿八歲的長子蔡紹中在加拿大國際學校(新加坡)高中畢業後,十八歲已加入旺旺,是他重點栽培的接班人,早前亦被派入亞視董事局,替父親打理這盤生意。另有三名子女留在上海協助打理食品生意。

「街頭看一年,勝過讀三年書!」是蔡衍明經常掛在嘴邊的營商哲學,他不鼓勵子女唸大學的做法引來很多爭論,但他認為自己也是孩子的老師,「外面的老師你到八十歲都找得到,但我這個老師不是永遠都有。」

有事業便有面子

「孩子讀那麼多書,我就怕他們太自傲,有點自卑感也好,對人會客氣一點。」但他對孩子總有期盼,「我告訴他們有事業的話,人家會尊重你,出門都有地位;沒有事業就只能做個快樂的有錢人,做甚麼就自己去選擇。」

「面子」兩個字經常出現在蔡衍明口中,他坦言自己是中國人,和其他中國人一樣愛面子。旺旺集團在台灣和上海都有酒店,他笑言酒店並不太賺錢,卻很有面子,「我請你到我酒店食飯,來我這裏住,很有面子。」

他曾先後兩次打算進軍台灣傳媒界,早前曾傳出他想買入台視,更被視為黑馬,但最終買不到,「感覺有點失落。」蔡說,之後到東森電視台傳出賣盤,他連MOU都已經簽了,但最終因為東森一方取消買賣而告吹,「之後有傳我想買八大電視台,又說我買不到,好像我次次都買不到,成為一個大笑話。」

然而,最近兩年,他先後買入台灣中時媒體集團及亞視,向傳媒大亨之路進發,「我不是要控制媒體明天罵甚麼人,只是從經濟利益去看,我的興趣是在娛樂媒體,演員廿年前每年賺一兩萬,現在可以是幾億元,這方面的經濟效益你看有多大。」

亞視的《香港亂噏》大受歡迎,其實節目形式是仿效中天節目《全民最大黨》,連攝影棚設計都有九成相似。

旺旺八月初創辦《旺報》(右),內容以內地新聞為主,因為蔡衍明認為台灣和大陸是不能分割的,希望台灣人更了解大陸。

蔡衍明不鼓勵子女唸大學,怕他們變得自傲,長子蔡紹中(右)高中畢業後便加入旺旺,成為他重點栽培接班人。

#蔡衍明持有的49%,屬無投票權的B股,但可享整間公司經濟利益,包括認購可換股債券;查家持有的51%則是具投票權的A股。

王征:內地傳奇大亨

內地傳媒稱呼四十多歲的王征做「地產界另類先鋒」,他的發迹亦充滿傳奇。二十八歲時應上海市「實物批租政策」,以上海市南京路黃金地段一塊八點七萬平方米土地賺取一點七億人民幣,一夜成名。

王征當年是上海市優秀大學生,專修俄語,不過畢業後卻選擇到香港經商。根據內地《人民政協報》報道,一年多已賺到二百萬元。

王征曾兩度在本港投資物業,九七年樓市高峰期,他先後掃入五個天水圍嘉湖山莊單位,除一個淪為銀主盤外,其餘單位在幾個月內共賺一百三十多萬元。二千年他轉戰紅磡海逸豪園,一口氣掃入四個單位,但今次卻損手,○三、○四年沽貨共蝕四百八十多萬元。

「旺旺」的由來

旺旺的由來一向眾說紛紜,大多認為是來自蔡衍明兒時養的小狗Happy的「汪汪」叫聲。蔡衍明親向本刊解釋,其實旺旺是來自「one」(一)這個英文字,「我想客人一個一個不停地吃我的產品,所以就用了one這個字的發音囉,最初叫『旺仔』,則因為產品都是小小一塊的。」

至於有傳他經常到敬奉狗隻的十八王公廟為Happy祈福,但蔡衍明指他七九年到訪該廟,只因為朋友說那裏很靈,反而是旺旺於八三年正式出品後,該廟才因而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