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5 年 11 月 07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天氣好 心情好 味道好

學生時代放學後從培正走到窩打老道近彌敦道口的信義中學旁邊,攀三百九十二級石級上京士柏氣象台前的泥石地踢波,有時誰大腳將波踢了落山,便要來回八百級。經常倒楣花不少時間做執波仔,辛苦但面不改容,加上曾玩體操、打排球和日常喜歡步行的底子,年輕時雖瘦,但能耐不錯哩。

還記得在大城石澗上矯若游龍的左躍右跳,彷彿有一身輕功。又記得在大圍租單車,沿吐露港公路踩入大埔,經汀角路車直闖大美督,再又推又踩捱上鹿頸,然後出沙頭角公路踩往粉嶺,托住部單車坐火車返大圍還車……那些年沒有電玩,與大自然玩個不亦樂乎便是最大樂事。疲累嗎?睡一覺第二天又重新做人。

若干年前開始有車代步之後,郊遊反而更多,但性質變了,徒步登山涉水走上大半天的,記憶中最近十多二十年只有幾次。汽車能開到哪處郊野,那就是所謂郊遊的目的地,活動範圍方員很小,而且有一個前提,大熱天時可免則免。與年紀無關,辛苦命本來不怕腳骨腰骨痠痛,只是長時間在辦公室工作,感官被空調寵壞了,愈來愈不喜歡汗流浹背大汗疊細汗。

這種耽於涼快的逸樂,說出來經常會被多條道理所圍攻,人各有志,我會石上飛之時,批評的人還不知出了世沒有。現在心態不同,是我自己的事,我行我素,干卿底事!不過,骨子裏始終深埋躍動的基因,只待時機發作。

重陽節那天,天朗氣清,正是郊遊的好時刻,車頭直指大帽山。彎急路斜的荃錦公路是車手的英雄地,我愛駛上這條路卻無意做英雄,迷上的是沿路風景。

春天公路兩旁在迷霧間隱現紫紅粉白的洋紫荊,差不多駛到錦田一帶,則是墜落遍地的紅棉。雖然位處海洋邊緣的香港,秋天沒有「無邊落木蕭蕭下」的景象,但入秋後的大欖大帽山錦田,有另一種閒適清爽感覺。說得肉麻一點,好像重拾當年懶附庸風雅的少男情懷。

看到雷公田村的路牌便想駛進去,卻被警員截住,原來重陽果然多人「登高」去,單程路車輛出入需要交通管制,有多少車駛出便讓多少輛車駛進去,避免迎頭車在中途狹路相逢難以相讓。

突然有一股衝動想泊好車子徒步走入去,到「農場鮮奶」的舊址吃東西,想當年步行入去好幾次,只為飲鮮奶。如今可重踏往日足跡,掙扎之際,輪到我開車入去。天意如此,不敢拂逆,不消五分鐘已駛到目的地。

幾十年人事幾翻新,「農場鮮奶」已不產牛奶,賣的是盒裝鮮奶, 至於燉奶和薑汁撞奶,只是聊備一格的招牌食品,說實話水準很普通,反而餐蛋一丁煮得不錯,連燒賣也好食過人。

是回味昔日情懷才覺得特別好吃?此時此地其實已沒甚麼情懷可言,好吃的原因,是天氣好心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