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9 年 12 月 22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聖誕大餐

小時候,家境並不寬裕,吃西餐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每年到了聖誕節,最令人雀躍的事情,就是可以纏着父親「扭計」,央求吃上一趟聖誕大餐。

每逢臨近聖誕,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總會看到西餐廳在其玻璃窗上,貼上琳瑯滿目的聖誕大餐菜單。每次經過,都會停步駐足一會,細看餐單上的菜式,甚麼牛油餐包、大蝦咯嗲、火雞沙律、奶油粟米湯、吉列石斑、牛排/豬排、意粉、聖誕布甸、咖啡或茶,嘩!竟然有九道菜式,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當中盛載着小孩子對聖誕節的無限憧憬。

長大了,慢慢發現,這些所謂聖誕大餐,就如麥兜卡通裏那幾句經典對白:「常餐有咩嘢食?即是同特餐,同快餐,同午餐,同晚餐一樣囉!」與平常相比,無疑是多了幾道菜式,但只要隔天再來,你便會發現與除夕大餐、元旦大餐、甚至是再遲些時候的復活節大餐,根本沒有多大分別,充其量只是多了那幾片冰冷的火雞,而至為不幸,那卻是味如嚼蠟的東西。

那麼,究竟聖誕大餐傳統上是吃些聖誕甚麼的呢?

大文豪狄更斯曾經寫過一本經典名著《A Christmas Carol》(近日由占基利(Jim Carrey)擔綱的那套應節電影《魔幻聖誕頌》,便是改編自這本小說),故事中第二個精靈出現的那場聖誕盛宴,便成了西歐人聖誕大餐的經典場景,當中有如此的描述:

「裏面有火雞、鵝肉、野禽、家禽、野豬肉、切成圓片的肉、乳豬、串成圈圈的香腸、碎肉批、裏面有李子的香腸、桶裝牡蠣、烤得紅紅的栗子、淡紅色的蘋果、多汁的橘子、令人垂涎三尺的可口梨子、很大很漂亮的主顯節祝賀糕點、溫熱的水果雞尾酒。」

古時英國人在聖誕節是習慣吃鵝,甚至是豬的,到了十六世紀開始才慢慢轉為吃火雞,據說英皇亨利八世是在聖誕日吃火雞的始作俑者。

如果火雞是聖誕大餐的主角,那麼最佳配角一定是餐後的聖誕布甸。那是將麵粉、牛油、葡萄和其他果乾、以及果仁等攪拌在一起之後,再用布包起來吊在低溫的地方約一個月以上,再拿去蒸,吃時淋上奶油果醬等汁料,又或者更奢侈的版本,淋上白蘭地之後再點火上桌。

用今天的標準來說,這種聖誕布甸無疑太過粗糙,但要記得,那是一個吃得飽就十分高興之年代,對於平民而言,它無疑夠飽肚,與塞滿了餡料的烤鵝或烤火雞,都是豐裕的象徵。

有關聖誕布甸的起源,有說法是與凱爾特人的神話傳統有關,他們把收穫到的所有好東西都放到大鍋子裏煮,如在穀物中加入水果甚至是肉類,並且不斷攪拌,以祈求豐收。慢慢肉類不見了,變成前述的布甸。過程中需要動員家裏所有成員一起攪拌,並依照太陽的運行方向由東向西移動杓子,當中還有不少宗教繁文縟節。拿到餐桌前淋上白蘭地之後再點火,也不是為了好玩或噱頭,而是表現太陽熱力的宗教儀式。正如我之前在本專欄寫過(如去年12月31日),大部分的聖誕節活動其實與基督教無關,而是來自其他異教的習俗。聖誕布甸的故事,又是一例。

木頭蛋糕(yule log)也是另一聖誕特色點心。話說在幾個西歐民族,古時都有在森林裏砍下木柴再拖曳回家放進壁爐內燒,作為慶祝聖誕的習慣,慢慢居住環境改變,燒柴枝便變成了吃形態相近的蛋糕。以前木頭會燒幾天,於是這種木頭蛋糕也會吃幾天,在聖誕節前便一點一點的吃下去。

在狄更斯所描述的聖誕大餐裏,另一特色菜式便是碎肉批,但今天大都不再放碎肉餡,而改用葡萄乾及蘋果粒,再加進砂糖煮成糊狀作餡。以前這種批會根據耶穌誕生的傳說,做成馬槽的樣子,並且用麵團做成小人偶放在上面。

不過,也有一個說法是pie這個字源自喜鵲,後者的英文是magpie。這種鳥會將樹枝、碎片等很多東西七拼八湊來築烏巢。這道自中世紀便出現的菜式,集合所有現成的東西,毫不浪費地放進揉好的麵皮來烤,就是以喜鵲築巢來作比喻。

#本文參考自21世紀研究會所編《食物的世界地圖》。